2018年大陸假疫苗事件,再次震驚國人。武漢生物爆出比長春長生更大的醜聞,卻在中共政府層層保護之下,像死水一樣沉寂。幾天之後,藥監局不鳴則已,一鳴驚人,說武漢生物不合格的情況屬於「偶發」。原因何在?因為武漢生物是中共國務院下屬直接管轄的機構。

7月22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喊話「嚴懲不貸、絕不姑息」,五大官方喉舌集體炮轟長生疫苗事件,但長生生物仍在吉林省政府各個部門的保護下,宣稱「未曾收到吉林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出具的立案調查通知書」。

直到第二天,身在國外訪問的習近平批示後,吉林的省委和當地相關部門才開始進行所謂的調查。所以,黨的核心不發話,下面不作為,哪怕人命關天,鬧得群情激憤;哪怕是總理批示,下面政府都可以不理!維持作惡,是各級政府的一貫原則。

與此同時,中共宣傳部門嚴控媒體報道、禁止獨立調查報道,掀起輿論關注的〈疫苗之王〉一文被刪除。中共各級政府嚴厲封殺網絡信息,大批中國網民改到美國駐華大使館官方微博上留言,「整個中國只有這裏能說話了」。

從疫苗事件可以清晰地看到,中共政權的存在,不是懲惡揚善,而是反其道而行之,保護邪惡,打擊公義。

孔子說:「政者,正也。子率以正,孰敢不正?」意思是說,「政就是正道。領導者帶頭走正路,誰敢不走正路呢?」所以,下面不正,責任在上頭。中國的亂象之源就是中國共產黨。

孔子還說:「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意思就是,「自身的行為端正,就是不發命令,下面的人也知道該怎麼做;自身的行為不端正,即使三令五申也沒有人聽從。」

在疫苗事件發酵的浪尖口,網民還赫然發現,2009年因三鹿奶粉事件受過處分的中央官員孫鹹澤一路高升,2012年升任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副局長,2014年6月開始直到2018年2月,一直兼任藥品安全總監。

而真正的受害者,除了自吞苦果,連討要真相的權利也被剝奪。在30萬三鹿毒奶粉受害兒童的家屬中,北京的郭利為女兒向廠商追責,被構陷「敲詐」,入獄5年。他在獄中拒絕認罪,2017年才獲改判無罪。翻案後前妻改嫁,女兒形同陌路。另一家長趙連海則因調查毒奶粉相關信息,為「結石寶寶之家」維權,於2010年被判刑2年。

宗宗件件,可以看出,中共武裝到牙齒的各級機構,保護的是權貴和政府的做惡行為。說它與民為敵,一點也不為過。

回顧一下歷史。《貞觀政要》記載了唐太宗開創千古盛世的治國之道。

貞觀元年,太宗說:「我看古代的帝王,凡以仁義治理國家的,都國運久遠。用嚴刑酷法統領人民的,雖然能挽救一時的弊端,但國家很快就會滅亡。」所以,太宗確認,「現在,我們要以誠信、仁義作為治理國家的方針,希望這有助於剷除近代的虛偽之風。」

到了第二年,就初見成效。《史書》記載太宗在貞觀二年對大臣們說:「我原來認為在離亂之後,民間的風俗習慣會很難改變,近來我發現百姓逐漸懂得了廉潔和羞恥,官員庶民都能遵守法紀,盜賊一天比一天少,我才知道民間沒有一成不變的風俗習慣,關鍵要看施政是治還是亂。所以,治理國家,必須用仁義來撫慰百姓,同時還要顯示出朝廷的威信,順應民心,廢除苛刻的法令,不做背離道義的事情,這樣社會自然會平定安靜。」

貞觀四年,大臣房玄齡上奏說:「最近,我檢查武器庫裏的鎧甲兵器,發現已遠遠超過隋朝了。」唐太宗說,這雖然是緊要的事情,但他要求大臣們把心思用到治國正道上,讓老百姓安居樂業,才是他真正要的鎧甲兵器。「隋煬帝滅亡,不是因為鎧甲兵器不足,正是由於他不修仁義,群臣、百姓才會怨恨叛離他。你們應該理解我的想法啊!」

盛世天朝遠矣。中共要學唐太宗的治國之道,無異於天方夜譚。但以史為鏡,可以照出中共的妖怪嘴臉。它還把中國古代的聖王、我們的老祖宗,都批判為「封建獨裁」,純粹倒打一耙,顛倒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