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翠靈於2011年畢業於河內外貿大學時留影。(黎翠靈提供)
黎翠靈於2011年畢業於河內外貿大學時留影。(黎翠靈提供)

黎翠靈(Le Thi Thuy Linh)是一位聰明、漂亮的越南姑娘,她出生在一個知識份子家庭,從小就夢想著成為越南最年輕的博士,成為父母的驕傲。

立志要比兒子做得更好

黎家只有2個女兒,當父母還想生第3個孩子——盼望能有一個兒子時,翠靈竭力阻止,堅持認為父母不需要生第3個孩子,她要比兒子做得更好。

2011年翠靈從河內外貿大學畢業,並獲得獎學金,到法國巴黎經濟學院深造。當取得這樣的成就時,翠靈非常高興,她已經證實了自己。

2011年8月11日的晚上,她搭乘越南航空公司的航班離開了越南。當巨型客機在夜間衝進了煙霧瀰漫的空中,看著地面上的光影逐漸消失時,她感慨萬千,她默默的說:再見了,越南。她知道,在她的人生中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轉折點,她將開啟在法國的學習旅程。

留學巴黎的甘與苦

法國給她的第一印象是美麗的,和平的,也是浪漫的,就像她在小說中讀過的一樣。這裏的山水,天空中的白雲,以及地上的蒲公英和綠草地,都讓她感到非常親切。

她讀書的地方是一座美麗的法式風格大廈,每天都能在這樣優越的環境裏學習,她感到很幸運。這裏擁有自助餐廳、圖書館、游泳池和劇院等,她的學生生活非常豐富。她時常感到陶醉,因為對她來說,終於夢想成真了。

在法國的第一年是讀取碩士學位,學習任務還是挺重的,而且學校的要求也比較高。所有科目的第一門課程對她來說都有難度,沒辦法,她只好抓緊時間,經常在夜間學習到很晚。說實話,她很擔心自己跟不上,害怕留級,尤其在異國他鄉,有時候感覺很孤獨,學習壓力很大。到最後她真的陷入了困境,她的身體開始感到虛弱,有一階段背部疼得很厲害,甚至無法正常站立行走,走一步都要咳嗽半天……

然而,越是困難的時候不幸的事情越多。因為壓力太大,課程總是跟不上,失望、失敗的挫傷感也越來越嚴重。有一次,老師在課堂上批評了她,她的自尊心和虛榮心受到傷害,從而產生了牴觸情緒,脾氣變得暴躁。在同學的眼裏,她變成了一個傲慢、自私的人。

她總想證明自己,可越這樣結果就越糟糕。其實她自己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存在,她也想改變自己,尋找一種解脫的出路,可是沒有人能告訴她該怎麼做。

博士生的迷茫

在十分艱難的情況下,她終於堅持到取得碩士學位。她想繼續追求在經濟領域發展的職業生涯,很幸運,她又獲得了攻讀博士學位的機會。

在繼續的學習和研究中,她接觸到了更多的現實社會,她很驚訝,人類有那麼多的痛苦無法解決,比如貧窮、疾病等,索馬里的棄嬰,印度的貧民窟,以及世界各地的窮人所遭受到的歧視與悲慘生活無不在困擾著她。不僅如此,她發現即使上流社會的富人也同樣面臨著許多社會問題。她想幫助更多的人,可是她自己都不知道如何找到快樂,人生的意義究竟是甚麼?——她迷茫了。

為了尋找出路,她開始屢次光顧寺廟和修道院,像眾人一樣,祈禱、燒香,祈求佛陀賜予健康和快樂。有一天,在觀音菩薩像前她默默的傾訴了自己的心聲:「我想知道,我做了很多努力,為甚麼還不快樂?請幫幫我,讓我去愛所有的人!」

從《轉法輪》中獲得智慧

幾天後,有2位老同學向她介紹《轉法輪》,並說這是法輪功的主要指導書,書中詳細解釋了人類的命運、生命的意義以及宇宙的所有奧秘,希望她儘快閱讀。

她接受了同學的建議,認真閱讀了《轉法輪》,她說:「這本書真的打開了我的思想。『真、善、忍』的法理消除了我對生活的所有疑慮。我意識到,我所有的疲勞、苦難和失望都源於不正確的追求,因為我已經偏離了『真、善、忍』的宇宙法則。不是因為別人對我不好,而是因為我不知道如何做一個好人。因此,我決心按照『真、善、忍』的原則指導自己的行為。」

2015年7月,她正式開始修煉法輪功。

黎翠靈在打坐,煉法輪功的第五套功法。(黎翠靈提供)
黎翠靈在打坐,煉法輪功的第五套功法。(黎翠靈提供)

開始修煉後,她變得身輕氣爽,所有負面的情緒不知不覺間消失了,她說:「現在遇到問題或困難,我不再讓自己陷入矛盾之中,而是冷靜地向內找自己的不足,如果是我的問題,我就真誠的向對方道歉。我發現越溫和越有智慧,我看到了完全按照大法去做就有無法估量的內在力量。我找到了真正的快樂!」

她說:「修煉之後,在工作中我沒有了私心,而是抱著一個為了社會為了大眾的美好願望,當我的心平靜下來時,好的事情就會自然而然地發生。我成功完成了我的博士論文,在生下第一個孩子的前3天,我的論文評為優秀。後來,越南科學和全球專業人員協會(AVSE-G)委託我管理一個重要項目。」

她還深有體會的說:「我發現,無論我做甚麼事情,只要做到無私無我,就沒有痛苦和煩惱的感覺了。事實證明,這是從一切煩惱、堅持和絕望中解脫出來的唯一正確方式。」“我意識到,不僅是我自己,任何人、任何社會,只要認真踐行『真、善、忍』的原則,甚麼都會變好。確實,當人們真誠面對生活時,一切都會變得美好。」

(轉載自希望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