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列根是「特氟龍總統」(Teflon president),那特朗普或許堪稱是「防彈總統」(bullet-proof president)。

(上接2018年7月31日C2版)

九、媒體老調重彈, 民眾厭煩

自特朗普上任起,左派媒體便鋪天蓋地刊登所謂「通俄門」報道,試圖通過巨量而密集的新聞報道,建構出不利於特朗普的公眾形像,藉此配合國會內部的左派議員發起總統彈劾案,逼迫特朗普下台。然而,「通俄門」調查1年多,卻始終查無實證。儘管左派媒體幾乎每天高喊「俄羅斯」、「通俄門」,但美國民眾已經看得乏味,甚至引起民眾對媒體產生質疑。

畢竟,在當今資訊科技高度發達的社會裏,任何人若真有跨國勾結、通敵、利益輸送等不法勾當,並不難被司法單位或情報機構查獲證據。何況,整個調查已經開展1年多,依然找不到任何「冒煙的槍」(強有力的證據)。

左派媒體也知道民眾對「通俄門」話題已經失去耐心,甚至心生質疑,因此媒體開始轉向挖掘其它與特朗普可能相關的八卦消息或瑣碎消息,或者從曾為特朗普工作的人下手,挖掘其負面消息,企圖藉此轉移焦點,轉移民眾對媒體的不滿及不耐。

但長期下來,許多人也觀察到,左派媒體似乎只能在「俄羅斯」與一、兩個八卦消息或者一、兩位前特朗普僱員上打轉而已。

是故,美國民眾逐漸看膩了這場「媒體馬戲團」戲碼,也逐漸明白到,媒體對特朗普的「通俄門」、「黑卷宗」等報道,很可能不是真的。而民眾對左派媒體的信任度,也一點一滴的流逝,漸漸的不再被媒體輕易帶動。

左派媒體與政客激進 反助特朗普

總結來說,至少有以上九大因素,讓特朗普深受民眾力挺,讓民眾對媒體感到疲乏,也使得左派媒體對特朗普發動的多次輿論戰幾乎無功而返。特朗普,彷彿是穿了防彈衣的總統。

甚至,媒體的瘋狂圍攻,反而幫助特朗普。

許多黨派立場不鮮明的「中間選民」,看到左派媒體與政客的不理性言論和激進攻擊後,反而心生反感,認為其背後必有某種政治動機與立場,因此轉而同情特朗普。

此外,左派媒體越猛烈攻擊特朗普,往往促使共和黨選民更加團結地支持特朗普。

泛左派媒體不捨晝夜地對一位愛國愛民、恢復傳統的國家元首進行兇猛攻擊、宛若惡虎,也讓更多過去在傳統美國社會成長的主流菁英、上層菁英感到反感,從而更願意支持特朗普——而這些上層菁英,不但任何民調都無法調查到他們,並且,他們對美國社會的影響力,也往往廣大得難以測量。

左派媒體、學者 脫離主流民意

猛烈圍攻1年半,媒體始終打不動特朗普,反而助長特朗普支持度節節高昇。這個現象也讓多位左派媒體人士、學者相繼進行反思。

但,遺憾的是,他們的反思討論,多數聚焦在左派慣用的政治手段與操作戰略上,流於微觀的權力鬥爭,而非真正將立場、高度拉回到民主政治的「民有、民治、民享」、「以民為本」的宏觀本位。

因此,他們百思不解,為何特朗普打不倒?為何左派政客與華府權謀政客,其言行舉措都已經經過精心設計、算計與包裝,卻依然得不到選民認同,甚至只要特朗普一句表態,就會被打得潰不成軍?

其實,左派媒體、政客與學者已經和社會上的主流民意脫軌,漸行漸遠而不覺。他們汲汲營營於政治權鬥,忘卻了傳統為何物,不知傳統價值的重要性,也無心傾聽、了解民眾所思、所苦、所欲、所盼,自然也就無法得知支持特朗普的民意為何如此強大。

年底的中期選舉即將登場,儘管目前民調顯示共和黨支持度略微落後,但在過去幾個月內,已經步步追上,甚至或有機會後來居上。

「他(特朗普)的支持度每上升一個百分點,就代表眾議院(共和黨)在中期選舉失去的席位會更少一些。」美國知名政論雜誌《國家評論》(National Reivew)總編輯勞利(Rich Lowry)分析,特朗普獲得越多的民意支持,將同步讓共和黨的年底選情獲得更多支持。

特朗普,這位「防彈總統」,不僅讓左派媒體的一切攻擊失效,他還將媒體的攻擊化為助力,幫助自己推升民意信任度,也幫助美國人民推升未來的幸福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