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陣發起的七一大遊行,今年主題是「結束一黨專政拒絕香港沉淪」,下午3時由維園草坪出發,遊行隊伍於下午5時左右抵達終點政府總部東翼前地,隨後舉行集會,預計到晚上7時結束。

(王文君/大紀元)
(王文君/大紀元)

今次警方拒絕隊伍在銅鑼灣東角道出發,遊行隊頭先拉起巨型橫額,寫有「抗議荒謬起點安排」,其後改為拉起「結束一黨專政,拒絕香港淪陷」的大布幕。有政黨市民隨後在中央圖書館、東角道等位置沿途加入隊伍。

遊行隊伍行至希慎廣場對出的軒尼詩道,民陣召集人葉志衍宣讀大會宣言,宣佈現場才是遊行起點,呼籲市民在銅鑼灣加入隊伍。不少人在怡和街和登龍街加入隊伍。

(李逸/大紀元)
(李逸/大紀元)

拒絕共產黨搞亂香港

港人蘇先生今年68歲,表示年年都有出來參加七一,今年則是響應民陣「結束一黨專政,拒絕香港淪陷」的訴求上街。「因為共產黨很垃圾,講過的話不算數,說給香港民主也不給。」

他不滿香港目前越來越「一國一制」,共產黨的壞東西都被帶到香港來了,「官員的做事方式、貪污、豆腐渣工程,自己小圈子做事,導致樓價這麼高。」

(梁珍/大紀元)
(梁珍/大紀元)

他說,中共如果愛民如子,人心自然歸順,「但共產黨是愛銀如子,是金銀的銀。它自己的高級官員,家人、錢都到了外國。香港也是,特首的家人也是外國籍,林鄭月娥先生兒子也是外國籍,搞亂香港後拍拍屁股便走。」

市民憂議會失衡教育染紅

從事社會服務工作的蔡先生,特別帶兩歲的兒子上街遊行。今次促使他上街的原因,包括議會失去制衡政府的權力,以及教育遭染紅等,「其中一個是議會最近的DQ(撤銷立法會議員議席),(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的一些粗暴不跟程序的處理。教育上也有很多染紅,例如在一些新的教育指引、教材的內容都靜悄悄地改動了很多東西,都令我擔心下一代。」

(李逸/大紀元)
(李逸/大紀元)

他也擔憂香港越來越少獨立的傳媒機構,能全面報道事實,也看到主要的免費電視台報道片面,「影響到令市民得到很錯誤的認知,多少令到更多人更加偏激,無助香港民主發展。」

蔡先生的兒子雖然只有兩歲多,但他仍冒著酷熱天氣帶他上街參與遊行。希望他學習公義和規矩,「規矩不是亂『搬龍門』(改變遊戲規則),也不是為了靠攏哪一方而定,規矩是為了他的將來,正如香港的領導階層應該為香港的將來去爭取,而不是次次都為北京的一方考慮,根本都不是為了管治香港,而是為了打壓香港人。我覺得要教導小朋友要學習一個公義的規矩。」

(李逸/大紀元)
(李逸/大紀元)

來自教育界的梁先生今年30多歲,他希望香港盡快落實真正民主的進程,「因為現在譬如在立法會,很明顯已經被親北京的人士控制,無論是地區直選還是功能組別⋯⋯我們很多人士的訴求就是盡快推行全面的直選,令到真正比較民主的聲音能夠進入立法會,成為一個真正屬於香港人的立法機關」

梁先生表示,自從2003年五十萬人七一上街遊行後,發覺中共透過在香港的代理人,不斷滲透社會的各個範疇,「令到香港融入為中共一體的過程變得越來越快,這速度之快令香港人很難接受。」他強調,香港人不是不愛國家,「我們是不愛共產黨」。◇

(李逸/大紀元)
(李逸/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