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香港七一大遊行都會吸引不少大陸遊客慕名前來,今年遊行沿途有不少陸客在旁觀看,甚至親身參與體驗。有青年陸客讚賞香港自由環境,不滿中共專政體制,並當場退出中共。

26歲的范先生與女友首次由深圳來港參與七一大遊行,他表示自己六四事件發生時尚未出生,但一直很關心政治,很想來香港體驗一下七一遊行的聲勢:「(遊行)在國內是沒有的,自己也是比較關注政治這方面,所以也想過來這邊,親身感受一下氣氛也好,因為在國內確實沒有這種權利。」

26歲的范先生與女友首次由深圳來港參與七一大遊行。(蔡雯文/大紀元)
26歲的范先生與女友首次由深圳來港參與七一大遊行。(蔡雯文/大紀元)

他又說香港市民聊天,覺得中港兩地確實不同,覺得香港很好,「香港的體制比較好,他們由從一個比較好的環境慢慢衰落,和我們相反。他們的環境雖然一直在緊縮,但也有一定的言論空間,相對國內的話,比國內好太多了。但還是很可惜,香港近幾年來的一些表現,近十年來。我作為內地人來說,感覺不盡人意,越來越像內地了,被同化了。很可惜。」

青年陸客即場退出中共

他常「翻牆」(突破網絡封鎖)去看大陸以外的事務,直言大陸與世隔絕,「國內還在慶祝七一建黨、共產黨萬歲。所以我出來也算是喘一口氣,受不了。」他響往民主自由,「主要是民主,像台灣的話都可以,不是有句話『哪裏有自由,哪裏就是我的國家』。」

范先生表示知道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活動,他和女友都當場以化名退出共青團團和少先隊隊。范先生也對場外派發的九評編輯部新書《共產黨的終極目的》資料感興趣,很想拿回去看。

翻牆突破封鎖陸客認同真善忍

第三次來港參加七一遊行的王先生也是來自深圳,今次帶著妻子一起來:「可以這樣講,在中國民主進程來講,香港是一個最後的子點。我們來這裏也是想感受一下。」他表示港人爭取民主自由的活動對大陸肯定有影響,「我相信隨著現在網絡這方面的發展,應該中國會有更多人知道。對大陸人的自由、爭取民主肯定有影響。」又說:「我們在大陸很多東西,主要是言論自由還是受到限制,到這裏來,我看到香港人想說甚麼說甚麼,這個是好的。」

王先生認為香港比較民主的社會,政府還是要尊重老百姓的聲音,才能獲得老百姓支持,但專制體制就不同:「如果他(官員)想往上爬的話,就是要巴結上面,他不重視老百姓的訴求。在香港,我看到有這麼多老百姓都可以很自由的發出自己的聲音。」他希望中國大陸也能早日有民主自由。

他透露自己也三退了:「曾經有台灣打電話過來講三退,也退了。」他也使用法輪功學員開發出來的翻牆軟件。他說,法輪功的真實消息在國內遭到封鎖,但他也知道東北的馬三家勞教所對法輪功迫害最嚴重。他對法輪功真、善、忍精神表示支持,「值得支持,真、善、忍是好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