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駐華大使館和領事館官方網站發佈了《中國(含西藏、香港和澳門) 2017年人權報告》,美國駐華大使館微博也進行了轉發。至今鏈接地址並未被屏蔽,引發網民議論。但絕大多數評論無法正常顯示。

這份報告是《2017人權國別報告》的一部份,最初是美國國務院於4月20日發佈英文版。該人權報告記錄了過去一年來全世界近200個國家和地區的人權和勞工狀況。

美國駐華大使館和領事館5月29日發佈的這份中國2017年人權報告中文版,長達7萬多字,通過大量事例詳細記錄了過去一年中中共當局對基本人權的全面壓制,包括數起由政府或其代理人操控的「肆意剝奪人命、非法殺人」事件;多起非法拘禁、強迫失蹤事件;人權捍衛者、少數族裔遭受的殘酷、非人道待遇和懲罰。

美國駐華大使館和領事館官網29日發佈了7萬多頁的《中國 2017年人權報告》。(網頁擷圖)
美國駐華大使館和領事館官網29日發佈了7萬多頁的《中國 2017年人權報告》。(網頁擷圖)

失蹤 酷刑

報告指出,多起報道稱當局拘押了一些人並將他們長期關押在不明地點。包括:自從去年8月人權律師高智晟下落不明;中國民主黨創始人秦永敏的妻子趙素利自從2015年1月被拘押至今下落不明,家人擔心趙已經死亡;律師王全璋依舊下落不明。

報告還指出,不計其數的前囚犯或被拘押者報告說,他們遭到毆打、電擊、強制數小時坐板凳邊、綁手腕吊起、強姦、剝奪睡眠、強制灌食、違背本人意願強迫服藥以及其它形式的身心虐待。相對於普通人,當局對政治與宗教異議人士實施更惡劣的虐待。

報告舉例,在「709」大抓捕中被拘押的律師、法律助理和活動人士遭受到不同形式的酷刑、虐待或有辱人格的對待。被羈押的博主吳淦的律師說,當局對吳實施嚴厲的酷刑,因為他拒絕合作。在當局1月釋放了律師李春富後,他出現了精神失常,被診斷為精神分裂症,而他以前從未出現過這個問題。

人權律師謝陽在其1月被釋放後發佈的一系列聲明中說,他在長沙長期被羈押期間曾反覆被捆綁、毆打和酷刑折磨。江天勇律師的家人也說,江在網上直播的審判中與當局的合作是他自己在羈押中遭受酷刑的結果。此外,被鎮壓的法輪功的學員比其它群體更為經常地報告系統化的酷刑。

當局還違背當事人意願把他們送入精神病院,包括不少活動人士和上訪人員。

拒絕給予公正、公開的審判

報告還說,許多在「709」大抓捕中被拘留的人士遭到超過一年時間的審前拘押,無法接觸他們的家人或律師。當局並拒絕給予公正、公開的審判。中共公安部門通過電視播放律師、國外和國內博客作者、記者和企業高管認罪的鏡頭,以便在刑事審理開始前將其定罪,或者將此當作解除拘留的籌碼。

此外,在許多政治敏感案件的審判中,法院在訴訟程序結束後便會立即下達有罪判決,幾乎沒有時間進行審議。法院對拒絕認罪的被告的判決往往比對認罪者的判決更為嚴厲。上訴程序極少能夠推翻判決,也沒有提供充分的複議途徑。權利受到侵害的被告無法獲得合理的賠償。

對於刑事案件的審判,尤其是對被認為是政治上「敏感」案件的審判,法庭更多的是通過官方微博帳號播放審判的部份內容。本年度中江天勇和謝陽案的審判是這樣處理的,以前還有周世峰、翟岩民和胡石根案也是如此。這些人都是因顛覆罪被審判。

報告也指出,政府暫停或吊銷那些接受敏感案件律師的營業或律師執照。敏感案件的當事人包括民主異議人士、家庭教會活動人士、法輪功學員或批評政府者。當局利用全國律師協會的年度執照審查程序來拒絕或延遲給專業律師頒發執照。

大規模監控侵犯

當局還監控私人之間的電話、短信、傳真、電子郵件、即時通訊和其它數碼通信。他們還拆開並審查國內和國際郵件。安全部門經常監視並進入民宅和辦公室搜查電腦、電話和傳真機。而公安部在全國設置了數以千萬計的攝像頭來監控普通民眾。

報告還指中共嚴控互聯網, 包括去年9月,政府發佈新規,將責任歸於聊天應用上聊天組群的組織者,以保證群聊裏不會分享不被允許的內容。按照這些新規定,比如說,微信組的創辦人如果沒有報告組裏有人分享了不允許的內容,就會被追責。

該報告發佈後,罕見未被屏蔽,目前仍可以打開,引發網民議論。但絕大多數評論無法正常顯示,目前後面的留言以中共五毛發佈的反美帖為主導。記者隨便搜索一名連續轉發多條攻擊美國信息的網名「Gackt-y」,其微博帳戶只曾轉發過一條某地公安的新聞帖,再無其它。

截止發稿可以看到微博網民「瀟湘夜雨孤舟眠」的留言:「不敢點讚,怕被『國寶』抓到小黑屋,毆打、電擊、強制數小時坐板凳邊、綁手腕吊起、強姦、剝奪睡眠、水刑,哪一樣都能把我嚇尿!!」

另據中國數字時代保留的評論,網民「默默點中國」發帖感謝美國總統:「感謝特朗普,人過中年的我第一次看到這個報告!」

微博網民「科幻世紀」稱讚:「這篇文章就很厲害了,讀起來像一掛鞭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