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人大4月27日通過了「英雄烈士保護法」,對於侮辱、誹謗英雄烈士姓名、肖像、名譽者,追究法律責任。該法律於5月1日起實施。

民間研究歷史專家、網絡作家荊楚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越來越多的人在質疑、揭露中共所塑造的英雄人物,一個個真相被曝光,中共恐懼謊言被戳穿,手忙腳亂,這個法律是其心虛理虧、歇斯底里的體現。

他說:「在現代社會你對任何事情真相的揭露都是允許的,因為只有揭露了真相,這個社會才會變得越來越開明。而中共出台的這一套法,完全是惡法,是反文明、反自然法則的。它表明了共產黨這個竊國集團決心作惡,與人民為敵到底。」

他舉例說,穆正新先生寫的「成年不宜的黃繼光堵搶眼」,揭露了黃繼光堵槍眼的謊言。文章寫道:「這故事假得讓人無法辯護。作者硬要讓黃繼光的功夫超人類:槍彈穿身而過並無大礙。連中數彈才不過『搖晃了一下』」「這個故事粗暴侵犯人類基本常識,經不起哪怕是最輕微的推敲,在一般國家裏早被揭得無地自容了。」

雷鋒是另一個謊言。荊楚說:「雷鋒說他做好事不留名,卻有一個專業的攝影記者跟著,拍攝那些非常有表現力的照片。雷鋒一個月的津貼是6塊錢,他卻拿出了200塊捐款賑災,錢從那裏來?他拿一個扳手在汽車擋泥板底下,那個地方根本就沒有螺絲呀,硬拿個扳手幹甚麼?這些照片完全是騙人的擺拍。」

他表示,共產黨塑造的那些英雄人物都是經不起推敲的。「劉胡蘭還沒到14歲,就跟共產黨的一個連長同居,被蠱惑殺死了一個國民黨村長。她被殺後,又謊稱是英雄烈士。那完全是一個未成年少女,這就是喪盡天良。」

大陸網際網路自由觀察人士古河認為,這個法律的通過,是意識形態裏的一種大倒退。它也證明了中共人大其實就是一個標準的傀儡組織。

他對大紀元記者說:「是不是英雄人物,是一個社會範疇、文化範疇的東西,你不應該去堵人們的嘴。你賭人們的嘴就說明你樹立起來的這個英雄完全是造假的。從中共掌權以後,那麼多的英雄人物,在過去的十多年當中,被很多網民揭露出來那些所謂的英雄事蹟都是假的。」

他舉例說,「就說那個邱少雲吧,他被烈火燒了,能夠一動不動?實際上揭露出來當時他已經被砲彈炸死了。你把一個死人說成是活人在烈火的煎烤中一絲不動,可能嗎?對那麼多造假的東西他們閉口不談,視而不見。它其實就是要封人民群眾的口,繼續樹立偉光正的形象。」

他表示,任何一個人,只要是人就會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中共制定的這個法律就是不能批評錯誤,不能質疑陰暗面,做了就是違法。「如果這個法律能夠成立的話,今後對於共產黨員是不是也要立一個法,你批評共產黨黨員、幹部也是違法?是誹謗?那麼這個法再繼續制定下去,它還會有很多相應的法規出現。所以說它(英烈保護法)的作用是極其惡劣的。」

古河還介紹說,他曾看到環球時報的總編胡錫進的一個推文。「他擁護這個法,然後他在推文下面列舉幾個選項,就是你認為這幾個人哪個是英雄?黃繼光、邱少雲等最後他列出一個楊佳。結果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選擇了楊佳是英雄。這就是打他們的臉呢。」

他表示,這個法律是對人性、對文化、對社會的割裂,它的作用就是對中國社會和人民的愚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