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於周四(12日)下令,要美國官員研究重新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當晚他發推說,協議要比奧巴馬磋商版本更好,才會重新加入。

特朗普為何此時考慮重返TPP;他提出的要求可行性又有多高呢?

據報道,內布拉斯加州參議員薩斯(Ben Sasse)表示,特朗普已指派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及國家經濟委員會主席庫德洛(Larry Kudlow),研究美國重新參與談判TPP,目地是令美國農產品銷售到更多海外市場。報道說,這是特朗普當天在白宮和中西部農業州份州長和國會議員見面後下的指示。

白宮副發言人華特斯(LindsayWalters)隨後表示,特朗普是遵守競選時的承諾,退出前總統奧巴馬政府談成的TPP,因為那版本內容對美國勞工與農民「不公平」。現要求經貿官員研究,是否可能談成更好協定。

特朗普對外重談有益於美民眾協定

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安德森管理學院教授、經濟學家俞偉雄接受《大紀元》採訪時分析,過去,美國簽了許多的自由貿易協定,每一次在簽之前都說:美國會得利。可是最後的結果,令很多的美國工人失去工作。「得利的是跨國企業美國華爾街的大公司。」

「特朗普在重新協商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還有美國跟南韓的自由貿易也重新在協商。他現在說,(考慮)願意重新進來(TPP),我覺得他是一致性、持續性的一個概念,符合他美國優先,以美國工人、創造就業機會為主的一個概念。」

TPP協議意義:制衡中共

美國華府中國專家石藏山表示,美國有一句俗語,如果你打不敗你的敵人,你就加入他。本來在一個秩序裏,雖然認為不滿,你可以修改、可以拖延或者可以控制他的方向,可以對這個秩序有很大的影響力。

「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如果沒有美國加入等於是少了三分之二,差不多一大半,所以意義也不太大,對成員國國家經濟意義上不大。」

「但是,政治上的意義很大。本來泛太平洋就是要對抗中共的;特朗普也是想對抗中共,可是他還從這裏面退出去。現在發現他的政策有衝突,所以,他這個表態其實是向外界表達一個訊息,就是美國可能要回到這個裏面去。」

由日本帶領11個成員國完成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又稱TPP11)談判,3月份在智利簽署;目前,仍是各國完成自身內部法律程序的階段,尚未生效。

據報道,日本外務大臣河野太郎表示,美國如果重返TPP,的確令人高興;但11國已經同意的條款,將很難重新談判。

TPP成員國樂見美國重返

石藏山分析,TPP本來就是美國主導的,所有主要組織裏面的國家,其實都特別希望美國能重返TPP。

「第二大國就是日本;具我所知,首相安倍晉三已經跟美國強烈要求好幾次,要求美國回去;意思是說很多條件可以繼續談。所以,我覺得這個跡象是,恐怕美國要重新考慮這個問題,時機也算成熟。」

另外,特朗普總統12日還提到,中美兩國最終可能以互不開徵新關稅收場,相信美國正走向解決貿易衝突且不會干擾經濟的路線。他把習近平在博鰲論壇的演說,解讀為中方暗示將對更多美國產品開放市場;將取消多項稅負及關稅。

不過,中共官方的說法則不同調。這令外界質疑,習近平的承諾能有多少實現的空間、會拖多長時間?是否中美貿易問題上的因素,促使特朗普考慮返回TPP呢?

重返TPP具戰略因素

石藏山分析,如果中美打貿易戰,美國最需要的是他的盟友一起做合作,而不是美國單獨對中共。

「事實也是這樣,就是不管美國採取甚麼行動,比如說世貿,針對知識產權採取行動,他一定是和別的國家一起,尤其是歐洲加上亞太的日本和澳大利亞(澳洲)採取協同的行動,這是最重要的。只有採取協同的行動,效果才會更大,這個是肯定的,所以他積極研究返回到泛太平洋這個組織裏面。」

俞偉雄教授分析,不確定特朗普真正的動機,但在中美之間貿易談判衝突最高點時,突然散播這個訊息,是有可能,因為時機上很巧;美國透露可能要重回TPP這個訊息,會給中共一個警訊。美國希望,過去中共進行的不公平、違反世界自由貿易組織的原則,能夠進行改變。

「跟現在中美之間貿易談判,可能都有一些關聯性。因為,TPP的組成潛在的跟中國(中共)在整個亞洲、東亞、整個世界,在經濟上很強勢的力道很有關係。」

俞偉雄進一步分析,美國主導的TPP是一個新的力量,來對抗中共在貿易上的霸權地位,圍堵中共;中共可能會害怕。TPP主要的目地就是減少中共所謂重商主義的推進。

「也許在中美之間貿易談判上,能夠釋出更多的善意來真正的改善過去的那些措施、智慧財產權(盜竊問題)等等。」

特朗普12日在會上提及,他正向中共施壓,要求中方公平對待美國農業界。報道還說,特朗普計劃下周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舉行會談,屆時兩國首腦或就美國重返TPP磋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