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一位年多無見的朋友,閒話家常,才知道他們兩夫妻去年到德國旅行,先生卻在旅途中風癱瘓。回到香港,經過一年的治療,手腳活動已漸漸恢復,但說話表達的能力仍在改善當中。難怪這段期間,太太只推說先生工作忙,沒有時間和大家見面,自己卻默默耕耘,不求憐憫,不求幫助,為生計為丈夫而努力苦幹。

兩夫妻家庭並不富裕,同是打工仔,失去其中一個經濟支柱,生活重擔便完全落在女方身上,而女性「厚德載物」的能耐,在此逆境中卻充份發揮。朋友既要努力工作維持生計,又要勞心勞力幫助丈夫復原,從早到晚都是身心虛耗的壓力,而在這突如其來的打擊,朋友重新審視自己,人生觀與看待事物的反應更有另一種體會。照常理,家人有病,人容易陷入經濟危機,對金錢的需求更多,但這位堅強女性,卻在先生中風初期便把收到的保險賠償金,將一半捐給慈善機構,為他回向修福。

她說:「我對事物的看法現已完全不同,以前喜歡購物及旅行,以為可以減壓,但其實壓力從未有減退。現在工作量超大,金錢壓力也更沈重,但我反而看得開放得下,覺得這一切都是歷煉自己的朋友,更可鬆容面對。其實大部份人對自己的痛苦都喜歡無限擴大,我現在開始懂得正視及解決它。」我問:「生活必然有經濟負擔,在這種處境,你還捐出最需要的金錢?」

朋友說:「我已預計4年的生活費,4年後,老公應可復原再工作,而最主要原因是我覺得人有能力時,就不應放棄自強,倚賴他人,我怕一開始接受他人幫忙,就會軟弱倚賴,所以親友的金錢支援,我完全拒絕。甚至我外嫁的女兒,她初初主動增加我的家用,但卻對我說要慳D用錢,甚至對我請長輩晚餐也有微言,我便對她說:你給多少家用與父母,父母都受得起,但你不要怨我,如果增加了家用對你做成負擔,你可以完全不給,我自己一定有能力及辦法生活,並且好好照顧我老公,你爸爸!」

與這朋友對話後,自己也有些啟悟,生活中的一切橫逆,也是你的老師和朋友,巧遇機緣接觸它,唯有盡力認識了解,本無可怨,一切只能堅強應對,善待他人,善待自己,無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