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就是家鄉味,走到哪裏,我都忘不了東北家鄉菜,做來做去都是在尋找兒時記憶,懷念的還是媽媽的味道。

心靈手巧的媽媽總能把簡單的食材變成人間美味,醋溜白菜、醬牛肉、炸茄盒、糖醋黃花魚、水晶豬皮凍、酸菜海蠣子燉凍豆腐、黃瓜肉絲拌大拉皮、黃豆海帶排骨湯……那浸滿濃濃親情和母愛的家常菜,就是最難忘的媽媽的味道。

家門口醃的是一大缸酸菜、一罈子雪裡蕻,露天小陽台成了天然大雪櫃,放著凍成坨的肉和魚、凍豆腐和饅頭等。

每當大掃除後的臘月二十八,媽媽就忙著做過年的食物了,家裏香氣氤氳,紅棗饅頭、豆包、花卷、年糕、拔絲地瓜、炸蘿蔔絲丸子、燻魚……爸爸買來我們愛吃的大白兔奶糖、酒心朱古力、柿餅、花生和瓜子。

過年一定要吃象徵好運和團圓的餃子(Getty Images)
過年一定要吃象徵好運和團圓的餃子(Getty Images)

那是婆婆還在世的80年代初,窗外雪花飄飄悠悠地下著,全家人圍坐著分工合作包餃子,其樂融融。婆婆均勻地掐著劑子,小妹妹捏麵人玩,大妹妹摁劑子,我擀餃子皮,麵糰在麵棍下旋轉如飛,圓溜溜的,周邊薄,中間厚,微微有個小肚腩。媽媽雙手合攏一捏一個小元寶。爸爸加速猛擀一陣子皮兒,看我能供應得上包餃子快手媽媽,就放下擀麵棒,到廚房鼓搗蒜泥醬料、燒水準備煮餃子去了。

家裏的君子蘭開了,燈籠般橙紅的花朵,挺拔似劍的碧綠葉片,美觀大方又喜慶。媽媽對我說,花開表示你能考上重點中學。守歲迎新的餃子比平常花樣多,有元寶形的、葵花形的,有三鮮餡、芹菜牛肉餡,還有香噴噴的鍋貼。

鞭炮聲如炒豆般此起彼伏,我和妹妹也把掛著一串小鞭的竹竿探出窗外,辟里啪啦地放飛了一群火蝴蝶。男孩子們更是讓二踢腳、閃光雷、鑽天猴等悍將頻頻出陣,尖銳呼嘯著,一躥老高,炸開轟響。十二點最為熱烈,四合樓院頓時如舞台般紅亮,爆竹聲震耳欲聾,朵朵小煙花在空中綻放。

大年初一天亮剛起床,就有來拜年的了。先是鄰居家的小夥伴,接著是父母廠子裏的朋友。西橋叔叔笑聲朗朗,拿我們三千金和他家的三個兒子打趣。比量著快到他肩膀的我,叫道:天哪,又高出一個頭來!出門拜年時,阿姨們會摸著媽媽給我做的碎花中式棉襖罩衫,掀開看裏面的手織毛衣圖案,嘖嘖讚歎:「你媽媽手真巧!」

回娘家

我婚後第一次包年三十的餃子,就得到奶奶的誇獎:「胖嘟嘟,喜盈盈,皮薄餡多,汁鮮味美,不油膩,還真是俺們山東人家的媳婦,實實在在的!」從和麵的勁道到調餡的味道,那可是得益於媽媽的真傳,一年年耳濡目染出來的經驗和手感啊!

成家不忘父母恩,大年初二回娘家,帶上精心挑選的成雙的禮物孝敬雙親。「一個女婿半個兒」,新女婿給岳父岳母拜年,「迎婿日」的氣氛頗為隆重,準備的飯菜也是最豐盛的,桌上八個盤子四個大湯碗,寓意是四平八穩。糖醋蓮藕片、全家福、清蒸鯧魚……其中有一樣是必不可少的,在東北,新婚的女兒攜丈夫回門時,娘家基本都是以小雞燉蘑菇招待。那是媽媽特地買的農家散養的小土雞搭配野生榛蘑、猴頭菇、加上粉條一同燉製而成,味醇香濃,鮮嫩無比,令人難忘。

山東青島講究新女婿上門要給丈人送一對新鮮的鱍魚,魚越長,表明女婿越能幹。好吃不如餃子,丈夫特別愛吃鱍魚餡餃子。婚後多年,他還是喜歡拎著藍瓦瓦閃爍銀光的鱍魚到我家,他比較鑒別了一大圈兒,認定丈母娘包的餃子最好吃。

做鱍魚餡兒最忌諱有腥氣,要挑出白色的魚筋,鱍魚肉不用剁,加入泡好的花椒水和高湯,用筷子朝一個方向攪成糊狀,這樣才能除腥並使魚餡彈牙多汁。再添加適量的五花肉糜,拌入切細的韭菜。總之要眼明手快,包得肚大、不漏湯才行。

媽媽的鱍魚水餃白白胖胖,晶瑩剔透,飽滿勻實得像出籠的小包子,煞是可愛。輕吹熱氣,一口咬下去,鮮美清嫩,細膩而有嚼勁兒,爽口留香,妙不可言。

「風吹著楊柳沙啦啦啦,小河裏水流嘩啦啦啦,誰家的媳婦她走呀走得忙呀,原來她要回娘家……左手一隻雞,右手一隻鴨,身上還背著一個胖娃娃,咿呀咿得兒餵……」那些年,我們是哼著《回娘家》小曲兒、抱著孩子、坐公交車回家的。

書到用時方恨少,而我是手忙腳亂地當了母親後,才發現生活中很多事情平時學得太少。每次回家,媽媽總能在飯菜上變著花樣給我們帶來驚喜。我又怎能錯過向媽媽討教的機會呢?「媽,這個怎麼做的?那個怎麼入的味兒?怎樣給15個月的寶寶斷奶?孩子不吃青菜怎麼辦?」生活小竅門啦等等,說不完的女人話題。臨走時,還大包小卷地帶走各種好吃的。能把簡單的食材做得那樣好,除了經驗技巧,更是因為媽媽付出了比我們多好幾倍的愛!

遠在異鄉好多年沒回娘家的我們,在這闔家歡樂之際,遙祝父母安康,狗年大吉,早日回家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