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官,是中共體制內最低一級官員。但在大陸民間,卻成為「鄉匪村霸」的代名詞。村官侵吞、霸佔集體財產、土地、扶貧款項等以權謀私的案例,在全國各地均有發生。近日,在陝西神木又一村莊曝光,該村本應用於扶貧的集體企業,股東姓名竟然與當地村官全部相同。

據搜狐網報道,陝西省神木市沙峁鎮石角塔村,是當地一貧困村,留守村裏的老弱病殘,至今仍住在搖搖欲墜的古窯洞裏。

20多年前,時任國務院能源基地規劃辦公室副主任的李智盛,在神木縣張家溝徵用土地12畝,成立了村辦集體企業——石角塔煤礦,用於扶貧。然而,如今的煤礦被民營老闆收購,村子僅分到22%的股份。

據報道,原本這兩成的煤礦股份,屬於石角塔集體所有,收益用於救助貧困村民。但現任村支書李軍發現,村子實際分文未得。

為了弄清真相,李軍2015年3月上任後,從陝西省國土資源廳找到了村上煤礦的股東名單,令他震驚的是,名單上竟然有12位股東與當地大小官員同名同姓。原來,在前任村官的操控下,這22%的集體股份,已經被官員們瓜分。

於是,貧困的石角塔村,出現了兩種截然不同的畫面。一面是憑著煤礦股份致富的村官,到城裏買豪宅,開豪車;另一面是祖祖輩輩種玉米、啃地皮,住窯洞的窮苦村民。

報道披露,為了討回公道,奪回集體財產,村民們多次去礦上維權,卻猶如飛蛾撲火,被警察抓走拘留。無奈之下,現任村支書向當地紀委實名舉報,但調查進度極為緩慢,村民們不得不將最後的希望,寄託於媒體,希望事件曝光後,可以得到外界重視。

然而,記者檢索發現,類似石角塔村這樣的村官侵佔集體財產,欺壓百姓的案例,在大陸各地農村已然成常態。

2018年1月22日媒體曝光,山西大同口泉鄉村民,因舉報村委會非法轉讓耕地面積,圈佔百姓耕地,先後遭幾十名黑社會人士毆打重傷、凶器威脅、跟蹤。甚至鄉長親自帶人綁架舉報人,鄉政府被指與黑社會勾結。

2017年11月,山西太原村官被舉報佔10億賣地款,500村民示威遭鎮壓。

同年8月,黑龍江紀委通報,黑龍江哈爾濱一村官,將村視為「自己所支配的土地」,肆意侵佔公款,涉案金額達2億多。

2月,陝西寶雞村支書趙寶榮,因長期霸佔人妻被網絡曝光,此後大陸媒體挖出該村支書曾在2014年因發放危房補助違規,被當地紀委通報處分。

據中紀委監察部網站去年12月底發佈的月報顯示,在點名通報的52起侵害民眾利益腐敗案中,「侵吞拆遷補償款」、「違規套取工程資金」、「套取國家糧食直補款」等動用群眾補償款的問題超過總數的一半;涉及扶貧領域的違規問題12起,問題來自於全國27個省市自治區,其中農村佔70%。

官方報告還顯示,僅5年來,被紀檢監察機關查處的中共村官就多達27.8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