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在他的小說《1984》裏說過這麼一句話:誰掌握了過去,誰就掌握了未來;誰掌握了現在,誰就掌握了過去。甚麼意思呢?就是說極權「老大哥」可以信口胡說,隨意改動歷史,別人不能有任何質疑。

其實中共前軍委副主席林彪也說過類似的一句話,他說「槍桿子、筆桿子,奪取政權靠這兩桿子,鞏固政權也靠這兩桿子」。

中共筆桿子的宣傳,用美國之音的評論來說就是「國家級的忽悠」。中共始終把「人民」掛在嘴邊,甚麼「人民的利益」、「人民的名義」、「人民的溫飽」等等,但是中共絕不讓人民用選票來選舉自己中意的領導人,你如果執意要求還政於民,那就是「顛覆國家政權」。

前兩天中共把歷史教科書裏面毛澤東的「錯誤」給刪除了,把「文革」變成了「艱辛探索」。隨後又爆出深圳的一個博物館,在展板中把「大逃港」的歷史,改成了「秘密赴港就業現象」。

這個「大逃港」是怎麼回事呢?中共篡政後,發動了很多政治運動,造成的大饑荒餓死了很多人。在這個期間,有二千多萬民眾冒著生命危險,偷渡到香港。那個時候香港還是英國的殖民地。

深圳這個博物館的展板說,在1957年到1979年,這個期間有四次大規模的勞動力赴港就業風潮,人數超過10萬。它說是因為當時香港正處於經濟高速發展時期,缺乏勞動力,所以引發當地青年秘密赴港就業。

中共豢養的那些負責宣傳的御用文人就這麼能「整詞兒」,明明是鋌而走險的逃命,在這些人的筆下變成了「赴港就業」。

其實中共修改歷史、美化罪惡的各種忽悠早已不是新聞。它把一場徹底的「人禍」謊稱為「大饑荒」,中共軍隊的大逃亡描繪成「長征」和「北上抗日」,這早已經被無數專家和歷史學者給揭露出來了。但是中共的宣傳總能把壞事忽悠成好事,來個「喪事喜辦」,它有這個本事。

我們都知道「冰花男孩」王福滿前兩天被世界各大媒體紛紛報道,人們在心碎和震驚的同時,都在聚焦其中反映出的中國留守兒童的問題。但是呢,中共的宣傳機器在這個時候立刻開動了,來了一個「驚天大逆轉」,把王福滿的故事變成了一個中國人奮發圖強、積極向上的勵志故事。正如網友評論中所說的,「我們解決不了貧困,但是我們可以讚美貧困。」

「冰花男孩」說的是一個雲南山區魯甸的8歲小男孩王福滿,身穿單薄的衣服,在零下9度的嚴寒天氣裏,攀爬山路走到學校,頭髮上結滿了白白的冰花。王福滿的老師看到這個「超酷」的模樣,感到很好笑,就用手機拍了下來並傳到了網上。

這時候對中國真實情況不了解的人們,內心被震驚了。因為人們都看到了,中共政府是最有錢的政府,動不動就給外國援助、無息貸款等等,這個幾百億,那個幾百億,錢多得不得了,怎麼中國還有這樣的學童呢?

其實,像王福滿這樣的學童和留守兒童,在中國邊遠地區成千上萬,只是沒有被外界注意到,是王福滿滿頭冰霜的照片刺痛了人們,人們才開始把目光投向了那些可憐的孩子。

出於善心,人們紛紛給這個冰花男孩捐款,錢開始湧入了魯甸縣。但是,捐款達到30萬元人民幣的時候,王福滿只得到了500元。其它的錢哪去了呢?

這個消息被曝光後,大陸網民憤怒了。許多網友要求公開捐款明細帳目,確保錢款的來龍去脈公開透明;有的呼籲捐款直接送到受捐贈者手中,不要再通過所謂的官方途徑;更多網友對當局擅自截留社會捐款提出批評。

面對著風暴一樣的輿論壓力,你猜當局怎麼說?中共官方媒體在報道中,引用了魯甸縣教育局局長的話來辯解。他說當地政府感謝社會各界的愛心幫助,但是呢,如果把所有的捐贈全部都給了王福滿,會讓他形成一種「一夜暴富」的畸形心理,這不利於孩子的健康成長,也辜負了捐助者的初心。

詩人北島說過這麼一句話:「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手裏拿著「卑鄙通行證」的中共,甚麼事幹不出來呢?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