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推行城市化雜亂無序,無視資源與環境的承受力,付出的代價巨大。美媒刊文稱,當官方走投無路時,便把矛頭轉向那些最沒有能力反抗的「低端人口」。

《紐約時報》中文網1月17日刊文稱,北京郊區一棟公寓發生火災後,官員們開始在城鄉結合地區清理外來人口,居民被強力驅離,社區被夷為平地。這一系列暴力偏激的舉動,正是北京試圖彌補雜亂無章的城市化帶來的嚴重後果。

文章稱,在這場驅逐之前,大約有800萬名外來人口居住在北京。然而他們融入城市生活卻困難重重,面臨諸如戶口、社會福利、子女入學、住房等多方面的限制。外來人口的困境反映了中國的城市規劃危機。

大量外來人口湧到北京,並在這裏尋找到工作崗位和住處。北京的人口在1990年代之初是1100萬,如今已增加了一倍。北京的城市生活壓力、環境問題、水資源危機迫在眉睫。

當中共官員們意識到這些間接後果之前,嚴重後果已經形成。文章稱,當官方走投無路的時候,便把矛頭轉向那些最沒有能力反抗的人。近年來,中共當局除了出台種種歧視性政策,並開始清理「低端人口」。

此外,文章還指出,中共當初試圖讓北京同時成為一座蘇聯模式的工業城市,結果導致了通勤的艱難和嚴重的空氣污染,大片歷史街區遭到破壞。

文章援引來自陝西的張五毛(筆名)在一篇文章中說,北京對人們的吸引力正在迅速降低:富人逃往海外,窮人返回故鄉。

紐時文章所反映的中國城鎮化問題引發學者關注。有評論指出,中共建政後和城鎮化30年以來,盲目追求城鎮化率,無視資源與環境;官員為了政績片面追求人口規模和城市數量,無視城鄉差別;各地盲目「造城」、城市無序擴張,甚至「見城不見人」、「人城分離」;城市化代價很大,包括造成社會不平等,資源環境的污染和破壞,歷史文化的割裂和破壞,整體搬遷,千城一面。

中國社會科學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所副所長魏後凱近日發表論文中承認,中國城鎮規模結構嚴重失調,出現了明顯的兩極化現象。

文章稱,近年來,中國各大中城市又掀起了設立新區的熱潮。特別是在「土地財政」的驅動下,城市尤其是大城市更熱衷於依靠賣地來增加地方財政收入,「中國的城鎮化成為了大城市化」。從2006年到2012年,上海、北京、深圳等12個400萬人以上的特大城市城區人口規模平均增長了27.41%,遠高於全國城市13.29%的平均增速。然而,目前這些特大城市已經逼近承載能力的極限,甚至超過了承載能力。

文章指出,中國的大城市人口規模近年來都在急劇擴張同時,中小城市則處於相對萎縮之中,這種兩極化傾向誘發了一系列的深層次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