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成吉思汗和王罕聯軍打敗了札木合,後分頭追擊敵軍,頸部受到重傷。待敵軍逃走後,成吉思汗忍著劇痛,親自去安撫招納慌亂中的百姓。

元太祖皇帝像(公有領域)
元太祖皇帝像(公有領域)

忽然,他看到一個紅衣女子坐在山丘上,失聲痛哭大叫著「鐵木真」的名字。成吉思汗很驚訝是何女子如此淒苦,於是驅馬急馳聞聲而去,問她「你是何人」,為何呼叫「鐵木真」。

紅衣女子說:「我是鎖兒罕失刺之女合答安,我叫鐵木真來救命。」

成吉思汗立刻下馬,緊緊抱住了他的救命恩人。

在安撫百姓後,當天軍隊紮營休息,成吉思汗對合答安丈夫的死表示同情,命她不必拘謹坐在自己身邊。

第二天早上,當合答安老父鎖兒罕失刺也來見成吉思汗時,這位身經百戰的驍勇大汗,眼裏含著熱淚抱住鎖兒罕失刺說:「昔日,你們父子為我去掉木枷,救我性命,為何現在才來?真不知我夜裏苦思,晝日牽懷?」

已經年邁的鎖兒罕失刺說:「因為心中有顧慮。我早已聽說大汗深得人心。如果我早來,泰赤烏部首領一定會殺我家室,奪我馬群和財物……所以只好等到今日才來投靠你。」

成吉思汗聽罷老人所言,連稱:「對!這才是明智之舉。」

公元1206年,成吉思汗建立蒙古帝國,在對開國功臣驍勇戰將封賞時,特別對這位老人致以尊敬和感謝:「汝之此功,朕未嘗片刻忘記。朕於夜之夢中,於白晝之心中,常思及汝鎖兒罕失刺的救命之恩。」

成吉思汗封這位沒有戰功的鎖兒罕失剌為千戶,並賜他一座牧場,永免賦稅。

◎開國元勳「四俊」之一:博兒朮

鐵木真騎著鎖兒罕失刺送的馬,順著人畜在草地上留下的蹤跡,一路向斡難河下游尋找,終於在豁兒出恢山附近與母親和兄弟們重逢。

鐵木真家中的全部財產就是那九匹馬。其中,有一匹雄駿異常的銀灰色駿馬,鐵木真非常喜歡。一天,鐵木真同父異母的弟弟別勒古台牽著劣馬去打獵,剩下的八匹馬在牧場吃草,被草原盜賊全部擄走。 

鐵木真兄弟幾人徒步猛追了一陣子,根本無法趕上,眼睜睜地看著馬匹被盜賊搶走。等別勒古台牽著劣馬回家後,鐵木真縱身躍上劣馬循蹤而去。鐵木真騎馬追了兩天三夜,在清晨看到一個擠馬奶的少年,詢問得知確有人趕著八匹馬從此經過,其中有一匹銀灰色的駿馬。

這個擠馬奶的少年叫博兒朮,是富主納忽伯顏的獨生子。他年紀雖小,為人卻非常熱情豪爽。他和鐵木真談了幾句,就被鐵木真身上流露的深沉大氣深深吸引。

博兒朮雕像(公有領域)
博兒朮雕像(公有領域)

他得知鐵木真的馬匹被人偷盜,於是慷慨地說:「你從困苦中來,讓我陪你一起,助你一臂之力。」

博兒朮牽出一匹白馬讓鐵木真騎,他自己跨上栗色快馬,追了兩天後,二人才合力將馬奪了回來。
失馬復得,鐵木真為了感謝博兒朮,想把馬匹分給他。

博兒朮是個非常慷慨的人,他說:「我念你所來困苦,所以幫你奪回財產,不是為了取利於你!我的父親置家豐厚,我又是獨子,足夠我享用不盡。我不會取你一絲一毫。」

由於博兒朮不告而別,他的父親納忽伯顏以為再也見不到兒子了,焦慮傷心,老淚縱橫。看到博兒朮忽然出現在自己面前,又喜極而泣。

納忽伯顏讓人烤熟一隻羔羊,送給鐵木真。他對博兒朮和鐵木真說:「你們二人,從今以後要彼此相顧,彼此永遠不以惡語相侵、相棄。」

後來,博兒朮加入鐵木真麾下,這位富家子弟和鐵木真兩人「共履艱危,義均同氣,征伐四出,無往弗從」。

鐵木真曾被克烈圍困,失去愛馬,博兒朮抱著鐵木真,一起逃到荒野。當時雨雪交加,兩人無法得知牙帳所在,夜晚鐵木真躺臥在草澤上。博兒朮和木華黎一同張開毛氈、皮裘掩蓋鐵木真,頂著雪雨,寸步不移地站到天亮。

闊亦田之戰中,成吉思汗頸部中箭跌下馬來,博兒朮將其帶到不爾罕山下,懇求長生天救濟成吉思汗。不料出現一群蒼狼,逕直將箭銜出,博兒朮將毒血吸出,鐵木真奇蹟般倖存下來。

博兒朮隨從成吉思汗統一蒙古諸部,無役不從,屢救他於危難,成吉思汗特賜他特權:「今封你位於眾人之上,九次犯罪不罰。」並叮囑他:「朕行是時,汝二人則盡其力,勉朕行善;朕行非時,汝二人則直言諫止,勸朕擇善而行之。」

這位被史書譽為「志意沉雄,善戰知兵」的博兒朮,最終成為成吉思汗開國元勳的「四俊」之一,每次君臣會面,談及政事,以至通宵達旦,「君臣之契,猶魚水也」,信守著「不以惡語相侵、相棄」的約定。

成吉思汗常說,博兒朮對於他「猶車之有轅,身之有臂」,希望二皇子察合台能多聽從他的教誨。
察合台出鎮西域之前,曾向博兒朮請教,博兒朮「教以人生經涉險阻,必獲善地,所過無輕捨止」。成吉思汗聽到後說:「朕之教汝,亦不逾是。」

在金戈鐵馬的戰場,忠貞的精神所展現出的沉雄剛毅,穿透千百光陰,迄今依然傾灑著輝光。當後人穿越史冊的字裏行間邂逅群星燦爛的王朝,靜靜想來,天之驕子的榮耀,永遠會留給那些忠勇的人。

◎戰將「飲露騎風」

鐵木真和孛兒帖結婚後,按照蒙古人的習俗,要向父親贈送珍貴的禮物。鐵木真父親也速該早逝,只有結義兄弟脫斡鄰勒君主健在,只是時日久遠,不知君主是否認他這個義子。鐵木真帶上他的兩個弟弟合撒兒和別勒古台,向克列亦惕部(遼、金時代蒙古高原的突厥部族)急馳而去。

鐵木真對脫斡鄰勒君主說:「昔日,您和我的父親結為安答(結義兄弟),如今您就像我的父親一樣。」

鐵木真拿出珍貴的黑貂皮襖獻給君主。君主見鐵木真言談舉止誠和寬厚,非常穩重,心裏高興接納這個義子,當即保證一定會幫助鐵木真重振也速該建起的王國。

君主莊重地立下契約:「離開你的屬民,我會為你招納回來;分散而居的牧民,我會為你召集起來。我會使你的屬民緊附於你,不離不散。」

通過契約,克列亦惕部君主確定了做安答之子的保護人,鐵木真也正式承認自己受到君主的保護,成為君主的附屬。

直到公元1203年,克列亦惕部都根據君主立下的誓約支持著鐵木真,使得後來的成吉思汗戰勝了蒙古的眾多部落,勢如中天。而鐵木真對君主的忠誠尊敬,也幫助脫斡鄰勒擊碎了各種叛亂和入侵。

鐵木真知恩圖報、體卹下屬,始終遵循著守信、守義的古樸風俗,氏族、部落、大小王國紛紛臣服於他。
《元史》載:「泰赤烏諸部多苦其主非法,見帝寬仁,時賜人以裘馬,心悅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