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曾在中國生活過多年的瑞典人權活動家彼得・達林(Peter Dahlin)來說,2016年1月的牢獄之災讓他永遠無法忘卻。在CNN於11月27日發表的採訪文章中,達林再次披露中共如何造假、逼他認罪的過程。

接受CNN採訪的除了達林外,還有中國人權律師隋牧青和陳泰和。CNN稱,這三個人雖然是來自中國不同的地區,他們彼此互不相識,但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他們都是因為倡導人權,在中共打壓不同政見者的行動中被抓的。

隋、陳和達林這三個人都表示,他們都曾被中共當局明確警告,不能對任何人說出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情。但他們還是決定將真相說出來,並希望以此揭露中共是如何讓異議者噤聲的。

剝奪睡眠再加上酷刑的威脅

達林曾在2009年與中國維權律師王全璋在香港共同創立「人權衛士緊急救援協會」,關注中國人權,並在北京營運非政府組織「中國緊急行動工作組」(Chinese Urgent Action Working Group)。該組織向中國律師提供法律援助和培訓。

CNN的文章稱,2015年發生的「709」維權律師大抓捕的第一波抓捕並未被波及到達林,外界猜測,可能是他的瑞典國籍給他提供了一些保護。然而在2016年1月初,有人警告達林說,(中共)當局可能跟上他了。

於是達林準備離開中國。正當他要離開公寓前往北京機場時,突然有20名警察出現在他所在的公寓內。他們拘捕了達林和他的女朋友,還將他的家洗劫一空,並拿走了電腦和各種文件。

達林表示,他被指控說,他策劃了2015年10月將王宇律師的兒子包卓軒「偷渡」到緬甸的事件。王宇律師在2015年的「709」首批大抓捕中被抓。

達林說,調查員早就意識到他與包卓軒的事情根本沒有關係,但仍然不放他走,並將注意力轉移到他營運的非政府組織「中國緊急行動工作組」。

中共指控 「中國緊急行動工作組」在中國建立法律援助站,資助和培訓無照「律師」和少數訪民,以此收集中國的各類負面情況,向境外提供「中國人權報告」。而「中國緊急行動工作組」則稱,他們只不過是為有需要的維權人士提供快速的協助。

CNN稱,隋、陳以及達林三人所描述的被關押的情境是一樣的。他們都說,有警衛會在他們被關押的地方時刻盯著他們,甚至是去洗手間的時候也不例外。

審訊的方式更是讓達林想起了一些電影中的邪惡鏡頭。他說:「他們會有很多人在夜裏衝進你的牢房,圍著你的床,試圖給你製造恐懼。」

隋牧青表示,他在被捕後,開始是拒絕回答審訊員的問題,於是「他們連續四天不讓我睡覺,到第五天,我感到自己已經快要死去」。

隋律師表示,剝奪睡眠再加上酷刑的威脅,最終使得他違背了自己最初的意願,不得不與中共當局合作。隋透露,審訊員威脅他說,要銬住他的手,把他吊在天花板上,並用手電筒直接照射他的眼睛。

把中國女友作為人質

中共不僅抓捕維權人士,還對他們的家人進行威脅。審訊人員對達林說,只要他的案子沒有解決,他們就會一直拘押他的中國女友。達林說:「她被當作人質,目的是向我施壓。」達林每天都向他們詢問女友的情況,但卻得到極少的回覆。在被關押了三個多星期後,達林被告知將會被釋放,但有一個前提條件,那就是要在央視的鏡頭前認罪。

為了使自己和女友儘快離開這個危險之地,達林最後同意了中共的要求。他說,他被帶到了一個房間內,在那裏中共中央電視台的攝影師和一名女記者正在等著他。然後他們遞給了達林一張紙,上面寫著女記者要問的問題,但同時也有給他準備好的答案。他只要照稿子念就行。

當時,中共在全國範圍內播放了達林的「認罪」視頻。達林在「認罪」時稱:「我沒有受到任何虐待」、「我違反了中國法律」、「我要深深致歉」等等。

中共各大官媒立即對達林的公開認罪進行了報道。官媒新華社說,彼得表示,自己在接受調查期間受到良好的對待,患病服藥問題也得到了很好的解決,還被允許與瑞典駐華使館人員會見,體現了「人道主義關懷」,感到很滿意。「對於自己的行為,彼得表示十分後悔。」接著文章引用了彼得在央視上做的公開認罪內容。

達林的認罪視頻被播放後,立即引來活動人士對中共的譴責。他們說,這是一種強迫公開認罪。

達林之前也曾告訴《紐約時報》說,他在「認罪」時稱自己沒受虐待,但實際上中共官員在夜間不斷用燈光照他,試圖剝奪他的睡眠。

隋牧青、陳泰和兩位律師也表示,他們被逼做了類似的「認罪」。這三位維權人士都對CNN說,他們當時別無選擇。

難以抹去的創傷

達林表示,央視在播放了他的「認罪」視頻的六天後,他被釋放,並被驅逐出境。同時他的女友也被釋放。達林目前在泰國,但在中國被拘捕的日子給他留下了很大的創傷。他表示,一開始的時候更嚴重,就連一點兒小聲都會讓他驚醒。他甚至在床邊準備了一把刀,如果再有中共當局的人衝進他的房間,他可進行自衛。

隋牧青在「認罪」後被釋放,他繼續在廣州做法律工作,但他的活動受到了限制。他說:「(中共)通過洗腦來維護一個和諧社會正變得越來越困難。剩下的唯一手段就是暴力。對於任何不順從的人來說,殘酷的鎮壓都在前進的途中等著。」

CNN稱,根據中國人權律師關注組織的統計,截至2017年10月,約有321名律師、維權人士及其家屬和員工在「709」的鎮壓行動中被捕。

報道稱,在中共治下,作為一名維權律師,從來不是一件輕鬆的事兒。

「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將「黑監獄」合法化

中共在2012年將「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納入《刑事訴訟法》。在打壓中,這項措施被中共用來作為一種新形式的拘留。

CNN稱,這實際上就是將中共長期使用的「黑監獄」的做法合法化。「黑監獄」實際上就是超出中共法律體系,對那些不能立即被指控犯罪的公民進行臨時拘捕。

中共當局在2009年曾否認過「黑監獄」的存在,但奇怪的是,中共官媒在2011年卻又報道了北京市公安局打壓「黑監獄」的活動。

雖然《刑事訴訟法》規定,居住監視不能超過六個月,除無法通知的以外,應當在執行監視居住後24小時以內,通知被監視居住人的家屬,並保證所有嫌疑人有權利找律師,並在其提出要求後的48小時內批准與律師的會面。

英文網站chinachange.org的撰稿人王亞秋女士在美國之音上發文說,「實際情況往往是,當局拒不告知家屬、律師當事人的監視居住的地址,所以經常會出現當事人的律師到一個又一個看守所、派出所、信訪局詢問無果的情況。」

CNN稱,還有批評者指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制度使得中共能夠任意拘留一個合法的人,並使得強迫失蹤正常化。今年早些時候,有11個國家呼籲中共停止這種行經,並調查對維權律師的酷刑。聯合國人權高級委員會也呼籲中共停止拘留人權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