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前總統列根時期的教育部長貝納特博士(Bill Bennett)13日在「價值取向選民峰會」(Values Voter Summit)上表示,本屆特朗普內閣比列根政府更保守。貝納特說,他是列根總統和特朗普總統的跟隨者,「列根是我們的燈塔,特朗普是我們的希望」。

貝納特說,從推動讓企業主導市場、減少政府監管、大幅調低稅率,為高院任命保守派大法官,到要求體育場上的美國運動員向美國國旗行致敬禮,特朗普的言辭、主張和做法,始終堅守原則,保持一致,絕不模糊,體現他一貫的保守態度與做法。貝納特說,特朗普內閣的保守程度甚至超過了前列根政府。

貝納特還舉例說,特朗普上任後為「我們帶來了許多新語彙」,準確地反映出美國所處的環境。例如特朗普說,美國正經歷前所未有的「假新聞」時代、他要為美國政治排除淤泥、要擊敗「火箭人」(金正恩)⋯⋯然而,最令人鼓舞的新語還是特朗普總統所說的「讓美國再次偉大」。

貝納特說,他在大學時代讀過一本書,對他影響至深,直到今日,書名叫「主」(The Lord)。書中提到,神時刻在關注地球上所發生的一切和人類經歷的苦痛。「當我看到特朗普總統及第一夫人梅拉尼亞訪問德州、佛州和波多黎各的颶風災民時,他們的言行體現出他們聽到民聲、了解民眾的困難,並盡全力幫助人們擺脫困境。」

貝納特還提到,他特別喜歡特朗普總統從不掩飾他特有的表達方式。例如他在訪問災民時,向他們投去一圈餐巾紙,因此被一些人批評。貝納特說:「各位要知道,他是來自紐約皇后區的總統。那裏的人習慣這樣做,喜歡拋給別人東西,以示與對方溝通,這只是特朗普親民的舉動。」

特朗普執政 國安、經濟和就業全面轉好

貝納特說,特朗普上任9個月來,政績可見。

他說:「當我和許多軍人站在特朗普總統和國防部長馬蒂斯身邊時,我們覺得很有安全感。

「CIA局長近日說,恐怖組織ISIS已經失去其在敘利亞和伊拉克的立足點。特朗普上任9個月來,打擊ISIS所取得的成果,超過前奧巴馬政府8年的總和。

「馬蒂斯將軍說:『我們要消除ISIS,我們正在更加接近這個目標。』在美國對ISIS的攻打節節取勝後,越來越多被ISIS非法囚禁的人,逃出魔窟,返回家園。」

貝納特說,保證國家和國民的安全是每個政府的第一要務,從這點上講,特朗普政府就是成功的政府。

當特朗普總統說,北約組織成員應履行責任,按時繳納軍費開支後,他們開始補交軍費。

特朗普總統還帶領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議》,這也是功勞一件。他明確警示北韓政權,紅線在哪裏,如果對方逾越,美國會讓其看到後果。

貝納特說,再看美國經濟,其增長率已經達到3%,對於這個數字,《經濟學者》曾感嘆說,「久違了」。同時,美國股市繼續保持歷史最高水平。

這些經濟成果的最大受益者是特朗普的支持者——小時計費工人、建築工人等藍領人士。特朗普政府取得的成績是對他們的回報。

周二(10日),最高法院大法官以8:1的投票結果,通過對特朗普旅遊禁令的支持。這是特朗普政府在法律上取得的重要成果。

列根總統是燈塔 特朗普政府是希望

貝納特說:「列根總統就是我們的燈塔,為我們提供參照。我曾在列根內閣任職,了解一個保守派政府的特點和形態。特朗普所任命的內閣及政府成員是我看到的最保守的一屆,比列根政府時期更保守。這是令人驚喜的事。」

貝納特表示,由特朗普任命的教育部長德沃斯,正在賦予家長們為孩子選擇教育的權利,讓他們能夠更多把握孩子的教育過程,而不是外界。德沃斯相信,為家長和學生在教育上提供更多選擇是重要的。

幾周前,德沃斯在哈佛大學演講時,被下面的個別學生說成是白人至上主義者。她對學生說:「你來到哈佛讀書,難道不是因為你可以自由擇校?難道你選擇在私立校哈佛讀書就等於你反對公立教育嗎?」貝納特說,德沃斯部長的反問很深刻。

此外,貝納特指出,民主黨利用族裔和身份問題做文章,使許多少數族裔的學生的學業受阻(如《平權法案》帶來的影響),「不知道那些挑戰德沃斯部長的學生是否了解這一點?」

繼續以教育問題舉例,貝納特說,一份調查數據顯示,調研者對加州的一些13、14歲的初中學生做採訪,他們的父母都不在美國出生。當問到他們:「你們認為自己是哪國人?」絕大多數孩子的回答是「美國人」。但3年過後,當這些孩子高中畢業後再次受訪時,他們中許多人不確信自己是美國人。

貝納特說,這組數據該讓美國人警醒了,「它提示我們要對美國教育作出改變」。多年來,美國公立校的教育傳統正在流失,使得美國這個曾經的「大熔爐」不再是過去的樣子。加上民主黨利用身份的話題炒作政治,給美國教育帶來更多風險,已經到了「我們」對此不得不改變的時候。

貝納特表示,對於美國人,重要的是特朗普及其內閣深刻了解「限制我們國家前進的問題,並努力解決它們,將美國帶回正軌,讓美國再次偉大」,為美國帶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