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的核武器計劃不能被簡單地看成是一個個體國家的行為,其背後實際上存在著很多流氓政府的影子。這些政府幫助北韓核武計劃融資及提供技術支持,與北韓形成了一個可恥的合作網絡。專家稱,這一網絡實際為中共政府所創建。

北韓正在與伊朗、敘利亞和巴基斯坦就核武器和化學武器計劃進行密切合作。俄羅斯等國家政府提供技術,幫助他們發展核武器。根據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北韓在去年6月所發射的中程彈道導彈,其設計就是基於蘇聯的SS-N-6導彈。

而中共支持了這些國家的總體核武計劃。國際評估與戰略中心(International Assessment and Strategy Center)的高級研究員費舍爾(Richard Fisher)說:「中共所做的就是創建了一個不道德的合作網絡。中共已經在不同程度上幫助了巴基斯坦、伊朗及北韓。」

北韓背後隱藏的核武器盟友

一份在2010年2月24日被泄漏的美國國務院文件披露,北韓在2005年向伊朗輸送了19枚彈道導彈,使得伊朗第一次有能力在西歐抗衡。

美國傳統基金會的資深研究員克林格納(Bruce Klingner)表示,一些流氓國家彼此就他們的核武器計劃進行密切合作。北韓只是該系統中的一個參與者。

克林格納還表示,分析人士經常低估北韓的核導彈項目,他們相信這個落後的國家沒有能力實現核武發展。然而,這一分析忽視了北韓與其他國家的共同研究項目。

克林格納舉例說,北韓與巴基斯坦之間存在長期的導彈合作關係。巴基斯坦已經有了核彈頭及能夠攜帶核彈頭的導彈。

克林格納表示,北韓的科學家為伊斯蘭堡的導彈項目提供了關鍵性協助。作為交換,巴基斯坦向北韓提供基於鈾的核武器專業知識、技術和部件。比如,在2004年3月被揭露的兩國之間一筆交易是,掌握鈾濃縮離心技術的巴基斯坦卡迪爾・汗(A.Q. Khan)向北韓提供了彈頭設計、離心機和核燃料等,而作為交換,北韓幫助巴基斯坦在Ghauri導彈上裝配核彈頭。

克林格納還說,彈頭設計可能與卡迪爾・汗提供給利比亞的是一樣的設計。這份設計包括詳細的分步說明,指導如何製造一枚中國設計的核彈頭。

克林格納還說,北韓也毫不猶豫的向敘利亞提供「核武器和化學武器技術」。北韓還和伊朗在核導彈項目上合作,同時也協助伊朗向恐怖組織提供武器。

資助北韓核項目 源頭指向中共

費舍爾表示,中共是北韓導彈項目的一個主要潛在資金來源。像北韓這樣一個貧瘠國家能夠有資金發展這麼複雜及廣泛的戰略武器計劃,絕對是一件蹊蹺的事情。

大陸時事評論員陳明慧說:「北韓的國際貿易80%靠中國大陸,它的能源、生活的補給100%靠中國,西方制裁效果不大,根源就在這裏,中共不斷的給它輸血。如果說要很好的解決北韓問題,中國是至關重要的。」

在北韓和伊朗之間的武器交易上,中共起著關鍵的作用。國家安全事務專家崔普勒(William Triplett)表示,當軍事設備在北韓和伊朗之間運輸時,從平壤飛出的飛機要想到達德黑蘭,中途必須先在中國的一個軍事機場停下。

崔普勒說,雖然北韓極其貧困,很多人在餓死,其發射到海裏的每枚火箭成本大約在3000萬美元。這麼昂貴,肯定是有人在幫助支付。崔普勒補充說,所有的渠道最終都和中共有關。

中共是伊朗、巴基斯坦和北韓所使用武器和技術的關鍵提供者。費舍爾表示,中共已經將巴基斯坦變成了一個核導彈國家,中共也將伊朗變成了一個核導彈國家,並從其不穩定中獲益,中共是中東地區的主要武器供應國。

前中共黨魁江澤民執政時期加強了與北韓的關係,而習近平與金正恩的關係相對緊張。習近平也向特朗普政府發出信號,他將會支持對北韓的嚴厲制裁。

陳明慧認為,中國才是解決朝核問題的關鍵,所以,特朗普才暫時沒有兌現自己要制裁中國的承諾。

在陳明慧看來,目前掌控給北韓輸血系統的主要是江澤民派系,儘管周永康已經落馬,但是劉雲山、張德江等人還操控著這套系統。

十九大臨近,習近平正全面清除江派勢力,預計對解決北韓問題也會有重大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