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大陸環保部聯合多部委出台所謂秋冬季治理霧霾的「攻堅」方案,在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實施史上最嚴停工令。環保部也重拳出擊,派駐102個巡查小組督察。

專家認為此舉是為中共十九大與明年兩會維穩,環保問題都跟政治掛勾。這種運動式的環保作用不大,即使有作用,也因沒有法治保障也會出現不公,從而不能夠持續下去。陸媒也承認強力環保下部份官員從不作為到濫作用,一刀切關停企業,導致一些原材料的瘋漲,甚至斷貨。

據陸媒消息,環保部、發改委等十部委就聯合北京、天津、河北等6省(市)發佈了《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氣污染綜合治理攻堅方案》,稱採暖季期間,停止各類道路工程、水利工程等土石方作業和房屋拆遷施工等。對於重大民生工程和重點項目涉及土石方作業的,則需要報地級市當局同意,並實行嚴格監管。

《方案》提出十餘項主要任務,並明確具體目標——2017年10月至2018年3月,京津冀大氣污染傳輸通道城市PM2.5平均濃度同比下降15%以上。其中,北京市的目標為,PM2.5平均濃度同比下降25%,重污染天數同比下降20%。

環保部也會在北京、天津、河北京津冀周邊28個城市,派出102個巡查工作小組。其中北京、天津各安排了兩個巡查工作組。採取督查、交辦、巡查、約談、專項督察「五步法」,應對大氣污染治理。

環保問題與政治掛勾

大陸有「太湖環保衛士」之稱的民間環保專家吳立紅向大紀元記者表示:「10月份有十九大,一直到明年3月份兩會,聯繫起來看正好是2017年20至18年秋冬季,這次是不是也是政治上的維穩?現在環保問題都跟政治相掛勾的。」

他認為在中國搞環保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涉及到方方面面,環保法能不能執行下去要打問號的。「上面加大力度執行,下面還要考慮到這麼多人吃飯,所以環保問題跟經濟發展是一對孿生兄弟。如果能治好的話,30年來中國污染不會越來越無奈。」

北京前市長王安順當年還曾立下「軍令狀」,表示治理不好霧霾便「提頭來見」。吳立紅表示,王安順花了7600億沒有治理好霧霾,沒有追究責任反而調中央部門為官。新任市委書記的蔡奇號稱要鐵腕治污,與北京市長陳吉寧起草了這麽一個京津冀和周邊地區採取季節性的整頓,有沒有效應,他對此是打個疑問的。

非法治手段治理不可持續

長期致力於環境污染研究的知名作家鄭義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像北京閱兵或者甚麼重大活動的時候,都要讓一些污染企業停工或者半停工,或者受到種種嚴厲的限制。但起作用能有多大,需要觀察。即使起的作用很大,這也不能夠堅持下去,因為它不公平。

他進一步解釋:「治理污染背後有個原則就是要公平,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這種不用法律的形式,用行政命令的方式,讓某些工程停工、或者幾個省的工程停工,就會造成極大不公平,那停工的企業在經濟上會受到相當大的損失。而且會導致受損害的企業,包括共產黨的幹部在內,他們會用種種方法來抵制,而且很容易就可以買通環保官員進行某種欺騙。」

他還表示,治理污染也是一個長期持續的過程,光通過行政命令、通過搞運動的方式是不行的。用這種法外搞運動,跟用專案組來整治腐敗是一樣,腐敗是不可能被制止的。因為這裏不公平,這是不可能持久的。

京津冀治理霧霾先拿房地產泡沫開刀

這次治理大氣污染的方案主要是針對土石方作業和和房屋拆遷施工等。鄭義解釋:「霧霾裏頭也含有微塵,它的目的主要是限制微塵,污染非常小的顆粒。當然如果光是把水泥工地停了,但是還有另外一些重大污染源,比如說化工、鋼鐵排出來的廢氣照樣污染,而且他們是形成霧霾的很重要因素。所以京津冀的方案我覺得不會有很明顯的效果。」

他強調:「如果把所有污染企業都停工,當然就解決問題,但是大家還要吃飯還要生活,這是不可能。」

吳立紅表示,這個京津冀方案停一些建築行業、建築工地,對經濟影響不太大,而且本來大陸的房地產都是泡沫經濟。中國13億入口,前一陣社科院說造了65億人住的房子,好多地方都成了鬼樓、甚至鬼城。

吳立紅還表示,官方本來還忽悠稱霧霾跟老百姓燒灶和燃煙火爆竹有關,「我們從唐宋元明清就開始老百姓家家燒灶,都有放煙花爆竹的風俗,為甚麼那個時後沒有霧霾?說明政府在說謊。」

陸媒引用行業人士的話說,此次環保治理為了「藍天白雲」,與此同時,也可以淘汰落後產能,促進產業升級。

官員不作為到濫作為  一刀切關停企業導致原材料價格暴漲

最近大陸環保方面的強力整頓也帶了不少問題。大陸南嘉金融圈還以標題「央視:我讓你查環保!誰讓你亂關廠了?」,披露了環保一刀切帶來的亂像。由於上游企業的污染治理,廠家被關停整治。紙張、鋼鐵、石材等所有的原料市場,在環保一刀切的大刀下大幅提價,甚至根本就沒有貨。僅上游紙價最高漲幅每噸1500元人民幣。不僅原紙一紙難求,連紙板也拿錢買不到了。

報道還稱:「環保來了,小廠關了,大廠檢修,停產整頓⋯⋯人心惶惶,工廠偷生產,環保搞暗訪,大有『警察抓小偷』戲謔的劇情。」

9月18日,一家德國專門生產軸承的企業捨弗勒向上海市政府求助:「關鍵零部件因環保因素斷貨,將影響中國300多萬輛車生產。此次斷供的上海界龍金屬拉絲有限公司成立於1993年,地處浦東新區川沙地區,從事金屬拉絲,是捨弗勒唯一的滾針供應商,但於9月10日被浦東新區川沙鎮政府關停。」

9月4日,有網友披露,位於淄博市博山區南莊的淄博慶紅金屬工藝製品有限公司在「一刀切」環保整治運動中被關停,面對復產無望、銀行催貸、工人催債的絶望境地,總經理王慶紅不堪重負,於今天凌晨在門口大街上飲恨上吊自盡!大紀元次日致電該企業得到證實。

評論員楊禹表示,當前環保有一大變化,從監督企業到監督政府,查的是環境生態,但他查出來的問題是一些地方局部政治生態的問題。強力治理不等於一味關停企業。有些地方該治理的時候他不作為,到檢查組來的時候,他又亂作為。有些地區的官員他就像鐘擺一樣,在不作為和濫作為兩個極端之間來回搖擺。他認為這已經不是環保的問題,而是政治生態的問題了。

有化工企業的老闆哀嘆:「環保嚴查,本無可厚非,但在當前去產能、材料飛漲的情況下,運動式、『一刀切』式環保漸漸變味,一場聲勢浩大的『保衛藍天行動』變成了無數民企的哀嚎。我們害怕每個太陽升起的早晨,工廠外有警車 、執法車甚至便衣 ,甚至出動無人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