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這長夏的南國,一年四季都是滿眼的翠綠;除了太平洋上那一片湛藍的海天,真是一切都看膩了。

我常把海濱的浪花當做一片亂雪,我常把海上的雲影看成是漂著的浮冰。

啊!還是讓我們到回憶中去找尋故鄉的冰雪,和重溫那些冰雪中流逝的美麗年華吧!

在冰雪連綿的故鄉冬日裏,那是一個充滿了詩情畫意的季節。每當一場初雪過後,大地變成一片銀潔,秋天所留下的那幅凋零蕭條的景象,已被白雪所掩蓋,就彷彿造物者把世界又刷新了一番。

這時,黑龍江和松花江都正在封凍,扶運著積雪的冰層,從兩岸慢慢向江心延伸,碧青的江水逐漸狹仄、狹仄,終於全被冰雪所封蓋。

在長白山上的雪地裹,還遺留著那些無人採摘的山果;紅紅的小果寶,千點萬點的裝飾在潔白的雪地上。在大與安嶺上,那些銀灰色的樺林,在雪光映襯下也更顯得高雅俊俏,還有那在冰雪中青翠的松柏,在藍天下陡峭的雪……啊!故鄉的冬天是美麗的,奇異的。

每年寒假,在黑龍江畔大草原中家鄉的牧場上,我都有著一連串破冰雪和歡笑點綴的日子;在那些發光的歲月裏,使我最難忘懷的就是日落日出的景色。

每當日落,就像在冰雪中泛起一場玫瑰色的夢,在大雪原上,滿天滿地的浸染著耀眼的霞光,就彷彿誰在亮晶晶的雪地上塗抹了一層艷紅的胭脂,有誰能不被這大地濃豔的晚裝所迷醉!我常愛趁著這稍縱即逝的絢爛的霞彩,和妹妹縱馬奔馳在黃昏的大雪原上。

冰雪中的黎明,更是一個奇美的景象。剛從夜幕下解脫的冰雪,呈現著一片可愛的微藍。在東方的地平線上,現出一團晶瑩無比的霓紅,就好像誰在天幕背後,引起了一把燎原的野火,這是宇宙間最美艷的一片詩境。

為了迎接這美麗的黎明,我常和妹妹起得很早,冒著黎明前的酷寒,悄悄走到牧野上去,替守夜的牧工添好營火,然後我們就站在那熊熊的火邊欣賞這夢樣的曙景,那光彩朦朧的美,那雲霞燦艷的醉,世界上還有甚麼能比這更令人賞心悅目!

在一些霧後的晴日裏,我們常帶著獵鎗,領著大群的牧狗,漫遊在那積雪淤屯的森林裹。踏著軟綿綿的雪地,透過那些結滿霜花的禿枝,仰望著晶藍的天空,心中真有無法形容的歡愉。

有時我們淘氣地學著山裹獵人祭神的習俗,把雪搏成一團團的,擺在樹榜上。(待續)◇

——節錄自《長白山夜話》/旗品文化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