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對議會漸失信心,民主因而受到威脅。」威爾殊演員John Rhys-Davis

立法會議員宣誓風波越演越烈,中共政權霸王硬上弓主動釋法,釋法後的條文更擁有荒謬絕倫的追溯權,合乎法律的宣誓一夜間變為非法,這就是中共領導人無時無刻掛在口邊的所謂法治。人大釋法後先有梁頌恒和遊蕙禎議員資格被褫奪,近日劉小麗、姚松炎、梁國雄、羅冠聰也遇上同一命運。被市民入稟挑戰議員資格的朱凱迪和鄭松泰的聆訊將於下周開庭,如他們劫數難逃,民主派議員的人數將會跌至低於總人數的三分之一,不但在直選議席失去優勢,更會失去否決如二十三條等重要條文的能力。屆時,保皇黨將可完全操控議會,他們大可利用補選前的空窗期,修改議事規則限制民主派議員的發言權,以及拉布等抗爭策略,民主派在議會的空間,勢必進一步收窄。

有社會人士倡議民主派議員以總辭的方式,向政府施加壓力,以及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作為抗爭的手段。無論這些人士是真心為香港的民主發展謀求出路,抑或另有目的,對香港局勢稍有認識的人,都可以確定這愚蠢的做法,差不多等同將香港的民主運動徹底埋葬。

中共政權及特區政府千方百計,以最野蠻的方式褫奪民主派議員的資格,就是希望削弱他們在議會的力量。假若民主派議員主動總辭,他們便可在不費一兵一卒的情況下,輕而易舉地將「搗亂者」送出議會,真是天大的賞心樂事。

立法會的主要功能是審議及表決政府提出的草案,一個以市民福祉為依歸的立法會,可以確保通過的法案不但合情合理,也能促進社會的繁榮與安定。香港立法會的組成方式嚴重扭曲,以至大多數市民支持的候選人卻未能進入議會。在這逆境下,民主派議員多年來盡了極大努力捍衛香港的自由、法治。

議會抗爭是香港民主運動一個重中之重的戰場,決不可輕言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