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

「織為雲外秋雁行,染作江南春水色。」

白居易在詩中描繪了江南「綠如藍」的春水,連織成「雲外秋雁行」的繚綾(一種精美的絲織品)也要「染作江南春水色」。可見「綠如藍」的色澤如何深入人心。 

在漢代前,精緻華美、價格昂貴的絲綢屬於皇宮貴族。宋、元以後,絲綢錦繡走向平民生活,也只是在節慶或婚嫁等特殊日子閃耀著。 

隨風飄動的印花布構成了一道美麗的風景線。(Fotolia)
隨風飄動的印花布構成了一道美麗的風景線。(Fotolia)

而真正撐起日常勞作一片天與江南山水呼應搭配的則是藍印花布。

藍印花布是傳統的鏤空版白漿防染印花,又稱靛藍花布,俗稱「藥斑布」、「澆花布」。源於秦、漢,興盛於唐、宋,廣泛普及於明、清之際,距今已有1,300多年的歷史。

廣義的藍印花布包括紮染、蠟染、夾染和灰染,雖然防染的方法不同,但成品都是藍白相間的花布,統稱為藍印花布。其共同點是材料為布(或手織布),染料為植物藍靛,製作過程為手工操作。

蠟染布面的「冰紋」是現代機械印染所難以模擬的自然紋理。(網絡圖片)
蠟染布面的「冰紋」是現代機械印染所難以模擬的自然紋理。(網絡圖片)

狹義的藍印花布指的是以植物藍草為染料,用黃豆粉和石灰粉為染漿,刻紙為版,濾漿漏印的灰染藍白花布。

平民色彩

古代服飾色彩是有等級劃分的,黃色象徵著帝王天子,「紫」在隋、唐後成為了貴族專用的顏色,「紅」用於婚嫁喜慶等熱鬧場合,「白」是披麻戴孝的喪禮之色。「綠」在漢民族色彩史中曾屬於賤色,為從事低賤行業者所用。而「藍」則是中國庶民的色彩,安全、不犯忌的布衣藍,尤其是棉質藍印花布,在中國民間持久地流傳,使用最廣。穿上舒服自在又美觀大方,並且耐磨耐髒,物美價廉,非常平民化。

以靛藍的深淺控制,按照宋應星的說法,可染出翠藍、天藍、月白、草白等四色。不同層次藍的微妙變化,再配上相應的花紋圖樣,呈現出千姿百態的魅力。在四川、雲南、貴州、湖南、山東、江浙等盛產藍草的地區,均有品相上佳的藍印花布傳世。

工藝與傳承

藍印花布是以油紙刻成花版,蒙在白布上,用黃豆粉、糯米粉、石灰和水調製成防止白布被染色的防染粉漿,然後刮印在覆蓋了鏤空花版的白布上,再用靛藍染色,最後刮去粉漿後,在白布上形成藍白相間圖案的一種傳統布料。

須經挑選坯布、脫脂、裱紙、畫樣、刻花版、上油、刮漿、氧化透風、染色、刮白、固色、清洗、晾晒等十多道工序,對溫度、濕度、時間的要求很高。

每一個步驟都是和自然對話、妥協、合作的過程。剛染的布由黃漸綠,充分接觸空氣,一點點氧化,最終才變成藍色。每次染的藍色都不一樣,靛藍也是有生命的,精心呵護照顧它,狀態好時會發出甜香,顏色會更美。

藍印花布分為藍地白花和白地藍花兩種形式。藍地白花布只需用一塊花版印花,白地藍花布要用花版和蓋版套印,工藝較複雜,用的防染漿又多。白底藍花比藍底白花要貴2、 3倍。

家族世代傳承和小業主作坊是藍印花布長期以來主要的經營和傳承模式。很多火候的把握、祕訣的摸索,靠的就是父子、師徒相傳,在實踐中揣摩體會。

近百年來,急劇的政治社會變動、高度機械化的印染工業、令人眼花撩亂的各種化纖織品,對手工印染衝擊巨大,自20世紀50年代始日漸衰微,文革「破四舊」,染坊被砸或被迫染紅旗、刻標語。舉國上下一片紅,時興穿一碼的軍綠色。

80年代左右,傳統染色技藝面臨斷代失傳的危險,染織作坊無處可尋,隨著老一輩手藝人相繼離世,很多優秀的技藝和圖案紋樣也隨之消失。上千年歷史凝聚成的瑰寶,在幾十年內幾乎消亡殆盡。

西南邊陲的苗、瑤、白、侗、黎、彝、布依等少數民族仍保留著靛藍染色的古老技藝,其紮染、蠟染的民族服飾和工藝品別具一格。這些少數民族常年生活在潮濕炎熱的大山森林深處,一襲靛藍染色的衣服可能是他們抵禦疾病瘡毒的最好保健服。

雲南大理的白族紮染,染料來自蒼山上生長的寥藍、板藍根、艾蒿等天然植物。用得最多的是板藍根,用板藍根染出的布,青裏帶翠,凝重素雅,而且越洗越好看,聞起來有草藥的清香。但生產周期長,產量低,成本昂貴。偷工減料,粗糙簡化,精品就少。紮染技藝水平泥沙俱下,白族老一輩手藝人不禁扼腕,一致認為使用板藍根染料才是回歸傳統的正道。

環保健康

《本草綱目》曰:「靛乃藍與石灰作成,其氣味與藍稍有不同,而其止血拔毒殺蟲之功,似勝於藍。」各種藍草的葉、根、莖可以入藥,靛藍的粗製浮沫即中藥青黛,靛藍染料本身也是一味中藥。能抗菌消炎,清熱解毒,可用於防治流腦、流感及肝炎等傳染疾病。

用板藍根、藍靛染色的衣服,與人體肌膚相親,清涼透氣吸汗,消炎化瘀防蛀,非常舒服。隨著環保意識的提高,人們逐漸意識到化學染料對皮膚的傷害,用藍草染就的純棉藍印花布,以其獨特的保健功效倍受青睞。草木染取法自然,對環境無毒無害、無污染,使用過後色素分解,回歸自然,形成良性循環。

而現代印染企業的廢水排放量和污染物總量分別位居全國工業部門的第二位和第四位,是我國重點污染行業之一。有機污染物含量高、色度深、鹼性大,(廢水中的硫化氫毒性大,對水生生物殺傷力強。)不易降解,屬難處理的工業廢水。

電腦刻版、機器印染的「假藍印花布」大量廉價出售,濫竽充數,以假亂真,讓那些恪守天然植物成份和手工程序的工匠們生存更加舉步維艱。

幸虧老天爺早就做好了「記號」。仔細端詳,真正的手工,藍白絕不會涇渭分明,會有一些藕斷絲連的細微紋路,藍靛隨著裂縫滲透到坯布上。藍印花布會有獨特的漿紋,蠟染有龜裂的變化多樣的「冰紋」,紮染那煙霧般朦朧的色暈,都是任何現代機械印染所無法模擬、無一雷同的自然紋理,為圖案增加了一種妙趣天成的韻味。

傳統手工藝融入了工匠們的思想感情和民間文化內涵,那種純樸、粗獷和稚拙的美感,驅邪納福、崇尚圓滿、陰陽相濟的精氣神,是電腦刻版、流水線上大批量生產的「假冒」,永遠比不了的,那是機器無法代替的藝術的靈魂。

古樸素雅

完全沒有劣質衣料加化學染色的刺眼浮躁,藍印花布純淨柔和,有一種歲月漂洗後的清透靜美,千年文化沉澱的古樸素雅,既有家常的溫暖妥貼,又有鄉野的清新活力。耐洗、耐曬,耐穿、耐看,實用又美觀。

紋樣自帶吉兆福氣的藍印花布,純潔樸素、不卑不亢、平淡安然,散發著古韻的清芳。出得廳堂,入得廚房,摘下藍印花圍裙,一襲藍印花旗袍沏茶待客的主婦,是那麼得體優雅、閒適自如。

穿越沒有紅禍肆虐的舊時光,在一個緩慢悠長、無污染的時空裏,在粉牆黛瓦、小橋流水和竹林山坡中,村姑少婦們的斜襟藍印花衣裳,織婦、繡女、船娘、採茶女的藍印花頭巾和圍裙,給煙雨濛濛的江南更增添了清新的秀色和動人風韻。

「松鶴延年」圖案,寓意健康長壽,得享仙人之福。(網絡圖片)
「松鶴延年」圖案,寓意健康長壽,得享仙人之福。(網絡圖片)

那是民風淳樸的田園耕讀時代,溫良謙恭讓的禮儀之邦,瓷器、古琴、圍棋、山水畫、線裝書、油紙傘、茶道、墨寶、詩詞歌賦……謙謙君子溫潤如玉,律己修身。而與青花瓷有異曲同工之妙的藍印花布,則更襯托出女子的白皙皮膚和溫婉性格……

栩栩如生的牡丹圖案,寓意花開富貴。(網絡圖片)
栩栩如生的牡丹圖案,寓意花開富貴。(網絡圖片)

現代生活的匆忙節奏,人人淪成大機器傳送帶的一部份,疲於奔命;電腦手機佔用了太多的時間,人與人之間冷漠疏離。從上到下群體性價值觀的迷失和貪慾墮落,整個社會物慾橫流、浮躁不安、烏煙瘴氣,人們活得機械麻木,心靈乾枯,好累!!

雖然是小眾範圍的,但藍印花布的回歸也側面反映了人們的懷舊和鄉愁,那遺失的漸行漸遠的傳統和雋永詩意……

人們渴望古典精神的滋養,夢想著返樸歸真、雲淡風輕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