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圖澄

出生地:西域
身份: 高僧
年代:公元232年~348年,世壽117歲

少年時代在烏萇國(梵文 Uddiyana, Udyana)出家。烏萇國屬北印度古國,地理位置相當於今日巴基斯坦西北邊境省斯瓦特縣。晉懷帝永嘉四年(310年),79歲的佛圖澄到西晉首都洛陽,原準備在此建立寺院,但因為發生永嘉之亂,未能如願。兩年後,於公元312年,其弟子郭黑略引佛圖澄見石勒。佛圖澄深受石勒的信任,被尊為「大和尚」。「大和尚」的稱呼即由他而始。

他從天竺遠道而來,以超群見識、佛門妙術緣結後趙王土。他在宮廷、民間廣行神蹟;也在兵爭天下之時,「憫念蒼生」,阻止殺戮,因此成為敦煌壁畫的主角之一。這位世壽117歲的天竺高僧,就是佛圖澄。佛圖澄深受後趙君主石勒、石虎的尊崇。帝王對他的「厚待」使得佛教在中國歷史上首次上升為「國教」。

南北朝時期,五胡各路人馬兵爭天下,東征西討,致使很多佛門僧人遭難。在此風雲變幻之際,佛圖澄策杖而來,為教化暴君,上演了一幕幕神蹟:「引龍敕水」、「幽州滅火」、「聞鈴斷事」、「龍崗咒水」等,時代的傳奇伴隨他悲天憫人的情懷,銘記青史。

「以水洗腸」

《晉書‧藝術傳》記載,佛圖澄的腹旁有一孔,常以棉絮塞之。每次夜晚讀書時,都會拔掉棉絮,孔中射出的光茫能把禪室照得通亮。佛圖澄常在用齋後去河邊,從孔中引出五臟六腑進行清洗。

佛圖澄來到中土後,曾一度潛澤草野,靜觀世事變化。(274年~333年)石勒建國後尚文崇儒,對其下屬也頗為慷慨大度。但其為樹聲威,以固其位,曾大行殺戮。佛圖澄憫念蒼生,欲以佛法來度化石勒。於是他來到石勒軍中,到大將軍郭黑略處化緣。將軍與佛圖澄交談過後,發現其善解文義,見識超群,就拜其為師。

郭黑略每次隨石勒出征,都能事先知道勝負結果。一天石勒就好奇地問他:「我見你並無出眾之才、過人之謀,為何每次行軍你都會事先知道凶吉呢?」郭黑略說:「將軍天挺神武,神明相助,有一僧人智術非常,我已拜他為師。我所知道的事情,都是他跟我說的。」石勒聽說後就召見了佛圖澄。

石勒問他:「佛道有何靈驗?」佛圖澄見他還不懂佛法,就用道術點化他。澄用缽盛滿水,焚香祝咒,須臾缽中就長出光彩曜日的青蓮。石勒喜出望外,始知大千世界真有世外高人。佛圖澄憫念蒼生之苦,他勸諫石勒:「身為王者應以德行遍施宇內,就會有四靈示現祥瑞;而弊政會消減王道,致使異象災禍叢生。這是古往今來的常理,天與人都以此為明鑑。」石勒聽後心悅誠服。

佛圖澄以奇術濟世遍行王土,治療時人身體和精神上的痼疾。當時凡屬將要被殺之人,因為佛圖澄的勸諫,十有八九都會免於災禍。在烽煙四起的亂世之中,佛圖澄如一道希望的光芒般行走於世,引領蒼生敬神拜佛,走出兵荒馬亂的荊棘叢林。

「聞鈴斷事」

鮮卑段末波攻打石勒,石勒見其軍容盛大,心中甚是畏懼。無可奈何之際,他想起佛圖澄,急派人前去一問吉凶。澄曰:「昨天我聽到寺鈴鳴雲,今日會生擒段末波。」

當石勒再登城樓見鮮卑大軍,浩浩蕩蕩如神龍般見首不見尾,臉上又頓然失色:「鮮卑軍如此威武,我豈能生擒猛將?」便又派夔安拜見澄僧以詢對策。佛圖澄當時坐在禪床上,眼睛都沒睜開看一下,就對夔安說:「現已生擒段末波,你可回去。」果然,與此同時,城左方埋伏的將士捉住了段末波。不過澄僧勸石勒赦放敵將,遣還他們回國,以化解干戈。石勒遵從澄僧所言,盡釋敵軍。非常之世,亦有能開釋人心的教化之法。

後趙平定大亂後不久,又有石蔥將叛。佛圖澄告誡石勒:「今年蔥中有蟲,食必害人,可令百姓無食蔥也。」天機不可洩漏,佛圖澄以食物中的蔥做比喻,其實話中另有所指。石勒沒悟透高僧所言,當真就下令全國百姓今年之內不要吃蔥。待石蔥叛逃後,石勒才明白了澄之言。此後石勒篤信倚重佛圖澄,尊稱他為「大和尚」,凡難解之事必徵詢佛圖澄的建議,石勒才下決斷。

一次,佛圖澄派弟子法常北上襄國(今河北邢台),恰好另一弟子法佐從襄國返都,兩人相遇在梁基城下。夜晚時分,二人對談,一會兒就談到佛圖澄。法佐對師父的法術還有懷疑:「師父上次祝咒,引龍出水,是否暗中派人做了手腳?師父常到河邊清洗五臟六腑,他的腸子是真是假呢?怎麼能隨便拿出來呢?……」法常聽著他的質疑,默不做聲。若非道行高深之人,隨意拿出自己的臟腑清洗,豈有不亡之理?這是正史的記載,在東土神州,留下了讓人產生無限遐想的傳說。

法佐回到都城後,拜見佛圖澄。澄一見他進來,就笑著問:「昨晚你和法常談論我了吧?先人曾說過:『不曰敬乎?幽而不改;不曰慎乎?獨而不怠。』幽居獨處,恭謹為本,你不知道嗎?」澄一席之言,令法佐既驚愕又慚愧。此事傳出後,時人常道:「莫起噁心,大和尚知之。」凡佛圖澄所在之地,無人敢朝其方向甩鼻涕、吐痰或便溺。

石勒的愛子斌暴病身亡兩天,石勒泣嘆:「孤聞虢太子死,扁鵲能使其生還。大和尚為國中神者,今日何不仿傚?」佛圖澄入宮後,取楊枝沾水,灑而祝咒。須臾,澄握斌之手,聲言:「可起矣!」斌於是就醒過來了,坐在床上猶如大夢初醒。石勒看著眼前的奇蹟,乾脆決定以後把諸王子寄養在澄僧寺中。

石勒駕崩後,其侄兒石虎即位,更傾心倚重澄僧,稱他為「國之大寶」。每朝會之日,引澄上殿,太子諸公均起身迎接澄僧入座,方敢就座。在四處征伐之亂世中,朝野上下因為佛圖澄,既見佛門濟世胸懷,亦見僧人超脫世俗的神蹟。當時胡人還沒有聽說過佛法,只聽說佛圖澄極為神驗,都會遙遙向其禮拜,時人多不言而化。澄行神蹟,他以善巧方便推行佛法,普及義學和戒行。

佛圖寺後方,建在懸崖上的「天柱塔」,該塔由五塊略呈方形的熔岩疊成,下小上大險絕天工。(網絡圖片)
佛圖寺後方,建在懸崖上的「天柱塔」,該塔由五塊略呈方形的熔岩疊成,下小上大險絕天工。(網絡圖片)

「幽州滅火」

一次,佛圖澄與石虎坐在正廳對談,澄忽然驚道:「幽州起火了!」他順手拿起酒,向幽州方向潑去,一會兒他笑著說:「已經得救了!」石虎派人去幽州檢查,差官回來說:「那天大火從四門燒起來,西南有黑雲飄來,驟然降雨把大火澆滅了,不過奇怪雨中有股酒味兒。」在敦煌莫高窟初唐第323窟,以全景式連環畫描繪了佛圖澄的神蹟,其中就包括「幽州滅火」。

這位行走世間的天竺高僧,在烽火狼煙的亂世之中,拯救危苦,悲憫蒼生。他以佛法開啟眾生佛性於後趙王土,直言勸諫君王以減少殺戮,並以神蹟奇術引導君王,挫其戾氣。佛圖澄若無高德,又何以拯救黎民、潤澤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