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shutterstock)
泰山。(shutterstock)

李白與丹丘生在嵩山隱居修道,隨後來往於嵩山、安陸和江夏期間,李白結識了丹丘生從兄元演,很快便成為莫逆之交。 

開元二十三年(公元735年)他們一起前往隨州,拜訪了隱居名道司馬承禎之再傳弟子胡紫陽。對於他們同修之交,有詩為錄。他在〈冬夜於隨州紫陽先生餐霞樓送煙子元演隱仙城山序〉中說:

「吾與霞子元丹、煙子元演,氣激道谷,結神仙交。殊身同心,誓老雲海,不可奪也。歷可天下,周求名山,入神農之故鄉,得胡公之精術……」

李白還寫了〈元丹丘歌〉贈送給丹丘生:

元丹丘,愛神仙。

朝飲穎川之清流,

暮還嵩岑之紫煙。

三十六峰長周旋。

長周旋,躡星虹,

身騎飛龍耳生風,

橫河跨海與天通,

我知爾遊心無窮。

〈贈嵩山焦煉師並序〉

嵩丘有神人焦煉師者,不知何許婦人也。又云生於齊梁時。其年貌可稱五、六十。常胎息絕谷。居少室廬,遊行若飛,倏忽萬里。世或傳其入東海,登蓬萊,竟莫能測其往也。余訪道少室,盡登三十六峰。聞風有寄,灑翰遙贈。

二室凌青天,三花含紫煙。

中有蓬海客,宛疑麻姑仙。

道在喧莫染,跡高想已綿。

時餐金鵝蕊,屢讀青苔篇。

八極恣遊憩,九垓長周旋。

下瓢酌穎水,舞鶴來伊川。

還歸空山上,獨拂秋霞眠。

蘿月掛朝鏡,松風鳴夜弦。

潛光隱嵩岳,煉魄棲雲幄。

霓裳何飄搖,鳳吹轉綿邈。

願同西王母,下顧東方朔。

紫書儻可傳,銘骨誓相學。

天寶元年(公元742年),李白登泰山時,曾寫下〈遊泰山六首〉。

〈遊泰山六首〉(一作〈天寶元年四月從故御道上泰山〉)

(其一)

四月上泰山,石屏御道開。

六龍過萬壑,澗谷隨縈迴。

馬跡繞碧峰,於今滿青苔。

飛流灑絕巘,水急松聲哀。

北眺崿嶂奇,傾崖向東摧。

洞門閉石扇,地底興雲雷。

登高望蓬瀛,想像金銀臺。

天門一長嘯,萬里清風來。

玉女四五人,飄搖下九垓。

含笑引素手,遺我流霞杯。

稽首再拜之,自愧非仙才。

曠然小宇宙,棄世何悠哉。

(其二)

清曉騎白鹿,直上天門山。

山際逢羽人,方瞳好容顏。

捫蘿欲就語,卻掩青雲關。

遺我鳥跡書,飄然落岩間。

其字乃上古,讀之了不閒。

感此三嘆息,從師方未還。

(其三)

平明登日觀,舉手開雲關。

精神四飛揚,如出天地間。

黃河從西來,窈窕入遠山。

憑崖覽八極,目盡長空閒。

偶然值青童,綠髮雙雲鬟。

笑我晚學仙,蹉跎凋朱顏。

躊躇忽不見,浩蕩難追攀。

〈遊泰山其一〉說:「玉女四五人,飄搖下九垓。含笑引素手,遺我流霞杯。」天仙下凡,遺杯暗示李白根基好,有仙緣,當及時修煉。但詩人卻「稽首再拜之,自愧非仙才。」

在〈遊泰山其二〉裏,眾仙依然不捨不棄,追著李白還要給他天書,揭示天機。「山際逢羽人,方瞳好容顏。捫蘿欲就語,卻掩青雲關。遺我鳥跡書,飄然落岩間。」但這並未到此為止,暗示不成,眾神還要想盡辦法明邀李白修煉。

〈遊泰山其三〉則進一步描寫李白登高看日出,所到之處,彷彿舉手就可以打開雲關,頓時便覺精神飛揚,彷彿身體就縱立於天地之間。突然又看到一個青髮小道童,頭髮挽成雙雲鬟一樣,這道童更直截了當,笑著對他說:「怎麼這麼遲才來尋仙學道,歲月蹉跎,容顏已老也。」李白正在躊躇之時,道童忽然消失得無影無蹤,浩蕩天地之間竟然追也追不上了。

以上幾首詩將詩人對仙界之嚮往,及對修煉嚴肅虔誠態度和堅定修煉之心表露無遺;也透露了很多世外高人一直在跟蹤、注視李白,並不時明邀暗示,讓其趕快修煉。

李白天寶三年(公元744年)離開長安,隨後來到山東居住,這以後是他修道更為重要的時段。他結識了北海高尊師徒弟蓋寰,蓋寰為他造了「真籙」,這在道教修煉人來看是件不容小覷之大事。隨後李白又在高尊師親授下接受了「道籙」,在齊州(現濟南)道教寺院紫極宮正式加入道士行列。這位高尊師在給李白授完道籙後,便歸北海遊仙去了。李白為答謝他,還特地寫下詩歌〈奉餞高尊師如貴道士傳道籙畢歸北海〉相送。

據〈洞玄靈寶三洞奉道科戒營始〉記載,道籙傳授頗為嚴格,其中有十八個等級,各個不同等級傳授不同經籙,授予不同稱號,依次漸進,不得有誤,授了道籙,才算正式入道。

〈奉餞高尊師如貴道士傳道籙畢歸北海〉

道隱不可見,靈書藏洞天。

吾師四萬劫,歷世遞相傳。

別杖留青竹,行歌躡紫煙。

離心無遠近,長在玉京懸。

高如貴道士來歷、行蹤沒有很多史料記載,他為李白傳道籙後隨即歸北海仙遊而去。但從李白詩中「吾師四萬劫,歷世遞相傳」,可見其修行來歷絕非一般小道可比。

李白專心修煉,大有所成,這以後很多詩文中,李白已不是只想恆心修煉,而是已修煉到很高層次。用修煉人術語,其天目已能看到其它高層空間很多殊勝景況,並能和眾神溝通、交流,往來於不同空間。 

李白晚年曾在敬亭山、秋浦、清溪、大樓山等地修道。從〈秋送從侄耑遊廬山序〉一文可對他在敬亭山煉丹略知一二。

〈秋送從姪耑遊廬山序〉

余小時,大人令誦〈子虛賦〉,私心慕之。及長,南遊雲夢,覽七澤之壯觀。酒隱安陸,蹉跎十年。初,嘉興季父謫長沙西還,時余拜見,預飲林下。

端乃稚子,嬉遊在傍。今來有成,郁負秀氣。吾衰久矣,見爾慰心。申悲道舊,破涕為笑。方告我遠涉,西登香爐。長山橫蹙,九江卻轉。

瀑布天落,半與銀河爭流;騰虹奔電,激射萬壑,此宇宙之奇詭也。其上有方湖、石井,不可得而窺焉。羨君此行,撫鶴長嘯。恨丹液未就,白龍來遲。

使秦人著鞭,先往桃花之水。孤負夙願,慚未歸於名山。終期後來,攜手五岳。情以送遠,詩寧闕乎?

文中提到之所以不能陪姪子李耑遊廬山,就是因為爐中丹液還沒有煉成,不能放手,只好暫不奉陪。

二、仙家皇院任追隨

東晉以後,山水遊記體詩文開始受到關注,從唐朝開始,遊山水已擴大到對臺閣名勝、邊塞以及繁華名都大邑之遊歷。所以在唐詩中有很多優秀山水詩、邊塞詩。唐代很多文人在入仕以前都有長期遊歷經歷。這種遊歷除了遊賞名山大川、增聞廣見之需要,還有出於對佛、道之信仰而尋仙訪道的目的。李白在〈廬山謠寄盧侍御虛舟〉中云:「五岳尋仙不辭遠,一生好入名山遊。」他是遊歷詩人的典型代表。

唐代是儒、釋、道發展和弘揚之鼎盛時期,文化繁榮昌盛,產生一大批光耀千秋之偉大詩人。人們敬信神佛,很多人求仙訪道,修佛修道,唐代社會瀰漫著濃厚的神仙氣息,詩歌創作更是充滿仙風道味。唐代遊仙詩很多,有修道人所寫,亦有文人所寫。有些修道人本人就是文學家、詩人。如道士司馬承禎與詩人陳子昂、盧藏用、宋之問、王適、畢構、孟浩然、王維、賀知章等人,與李白一起被稱為仙宗十友。杜甫、白居易、孟浩然、劉禹錫、孟郊等唐代著名詩人也有很多關於遊仙內容的詩詞傳世。( 因篇幅所限,有刪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