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中文廣告牌在加拿大卑詩省列治文市的街頭隨處可見。這是當地老居民、華裔黃先生(Ken Tin Lok Wong)的親身感受。從房地產廣告到商業廣告,無所不有。黃先生表示,華人社區內外對此都有爭議。

最近黃先生漫步在列治文的街頭找健身中心,路過列治文奧林匹克橢圓速滑館附近的一家新開的健身中心時,有感於所見的簡體中文廣告,於是聯繫了列治文本地新聞網,談了他的感受。

黃先生解釋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它們的政權認為,它們是正宗的中華民族文化,就這一方面來講,讓人憂心傳統的中國文化正在被邊緣化。」

列治文的市政紀錄顯示,在20世紀90年代後期,有關中文廣告牌的辯論曾經火過一陣。當時香港人湧入加拿大,像36歲的黃先生,就是那批移民中的一員。

過去五年來,隨著新一輪大陸移民的湧入,問題又來了。

華人社區間的文化差異

黃先生注意到的問題,不僅僅表現出華人與非華人之間存在分歧,即使華人社區之內也是如此。黃說:「我們是兩個迥異的社區。如果算上台灣人,是三個不同的社區。」

只有一點或根本沒有英文信息的中文廣告牌,無論是商店店面廣告,還是房地產廣告冊,以及印有廣告的服務車,它們是中文簡體還是中文繁體,對非華人來說,可能沒啥不同。但黃先生認為並非如此。他說,簡化漢字是在中共掌控的中國發明和使用的,它源於中共的政治文化,目前正在影響著列治文市。

黃先生擔心,新一波移民像當年的香港僑民一樣,不能夠融入加拿大社會。他提起20世紀90年代初的有關「怪物屋」(monster home)的辯論,而這一次,他看到中國大陸的移民們更加突出的表現,特別是在房地產業,無處不在的簡體中文廣告牌就是徵兆之一。

(編輯註:怪物屋monster home是對大屋的一個貶義指稱,其中包括高宅大院引來的抱怨,比如:遮擋了鄰居花園的陽光,窺視到鄰家的個人空間,遮擋了周圍的視線,破壞了原來的地貌,和周圍房屋設計不協調等。)

融入當地文化

黃說:「外國(中文)語言標牌,這絕對是在展示歸屬性。我們在這裏,我們希望我們的聲音被聽到。」

他補充道:「視而不見,不顧及其它種族的人,我認為,只是以一種消極的方式,對待(並避免)被同化的可能性。」

他表示,他並不想針對來自中國大陸的人。作為移民顧問,他目睹了投資移民對當地帶來的影響。他們往往通過免息貸款給加拿大政府,來買到加拿大公民的身份,然而,他們選擇做加拿大的永久居民,而非公民,這樣便於他們在加拿大和中國之間往來做生意。

「他們融入(加拿大)並不容易。」黃說。

他注意到,目前,就廣告牌是否必須呈現英文的法規(bylaw),市議會已經反覆辯論過。

儘管他強烈地感覺到,不論在加國還是國外,他自己的香港文化正在被共產主義勢力所蠶食,他認為有必要向新移民提供更多的教育,以確保加拿大的自由理念不被破壞。

他說:「這顯然是一把雙刃劍。加拿大是一個由移民組成的國家,我們需要堅持一些核心價值。除此之外,作為移民我們有保留我們的文化和遺產的基本權利,但那是在多元文化的基礎上。」

他認為,著手教育刻不容緩,時間在流逝,列治文市正在朝著封閉的「(華裔)聚集區」發展。

他說:「我的生活圈子在列治文。你真的是被局限在這裏。住得越久,我越看不清問題的所在。但是,我認為這個城市已經開始有問題了。」

許多華裔新居民的行為習慣讓他憂心。黃說:「下午茶時段你走進餐館,人滿滿的。」你不禁要問:「這些人來自哪裏?有人在工作嗎?錢來自哪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