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前,大陸劣質鋼材「地條鋼」就被要求「限期淘汰」,然而到了2016年,這種鋼材的產能被估算仍在1億噸左右。為甚麼這麼長時間此類劣質產品仍能行銷國內外?「地條鋼」的問題近期隨大陸媒體的頻繁炒作,再引起社會關注。

「地條鋼」統指以廢鋼鐵為原料,經過感應爐、中頻爐等冶煉的劣質、低質螺紋鋼、線材及不合格不銹鋼產品。「地條鋼」由於熔煉技術限制,其產品帶有明顯的氣泡、裂縫和小馬蜂窩,極易斷裂,若用於建築工程,會帶來極大的生命財產安全隱患。

6月18日,中共發改委發言人再次承諾各地排查發現的「地條鋼」產能已全部停產、斷水斷電,並全面取締「地條鋼」。早在2002年6月,中共發改委有過類似的承諾,當時將淘汰「地條鋼」的期限定在了2002年7月1日。

15年後的今天,僅江蘇一個省就有「地條鋼」企業63家,分佈在徐州、連雲港、淮安、宿遷、鹽城、泰州、鎮江、常州、無錫、蘇州等10個地區,合計產能1,233萬噸。2010年註冊成立的江蘇華達鋼鐵有限公司到2016年累計生產「地條鋼」17.5萬噸,銷售收入約6.4億元。

「地條鋼」這麼借道出口

「地條鋼」廠多用被淘汰的中頻爐或工頻爐冶煉,長江證券研報指出,中國中頻爐產能在1.1億~1.2億噸左右。今年初,中共工信部副部長徐樂江還承認,不少「地條鋼」借道合金鋼出口,並獲取政府退稅補貼。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對大紀元表示,中共採取出口退稅和資金補貼的方式,把類似「地條鋼」這樣的不合格鋼材,低價銷售到海外,不僅造成市場傾銷的惡性循環,而且會損害購買產品的消費者的利益。

他表示,「中共過去瘋狂進行基建,大量採購鐵礦石,造成很嚴重的鋼鐵產能過剩。現在又因中國經濟下滑,內銷不了,想辦法出口,甚至推出『一帶一路』低價傾銷出去。美國、歐洲對此很不滿意。」

據《21世紀經濟報道》4月10日報道,根據中共的退稅政策,螺紋鋼、普通線材等低附加值的鋼材出口被課以15%的關稅,不少鋼坯,甚至「地條鋼」也借摻加少量鉻後由普通鋼材變為合金鋼出口海外,不僅可獲得退稅13%,還同時省去了15%的稅。

中國國家一級建造師黃根寶告訴大紀元記者,大陸的鋼廠競爭很激烈,國內建築市場中的冒牌鋼鐵很多。這些沒有合格證的私營企業因為跟地方相關官員存在利益鏈的問題,為了賺取劣質鋼材中間的巨大利潤,在行賄後,讓品質不好的鋼材行銷國內,甚至一些官員們用造假手段購進劣質鋼材用於一些國家級工程。

再有,黃根寶認為,由於劣質鋼材的成本很低,相對來講市場價格也比較低,民眾在自建房子時可能會用上這些劣質貨,「他們不知道,不了解這個品質,那自蓋的房子就很危險。」

另外,旅德中國問題專家仲維光表示,中共在經濟發展的考慮中,是以政治、領導的意願為第一,至於是否產生社會問題、環境問題,它都不會去想,「做錯了,也不會去承認,害怕承認錯誤會傷害其政權」。

整治「地條鋼」 媒體小罵大幫忙

今年1月初,在中鋼協2017年理事(擴大)會議上,發改委再稱,要在今年6月30日前全面取締「地條鋼」。隨後,中國大陸多家媒體頻繁撰文批評「地條鋼」,在報道中,提到有「地條鋼」老闆透露地方政府跟這些生產劣質鋼鐵的企業有利益掛鉤。

謝田教授告訴大紀元記者,這是中共媒體一貫的做法,「小罵大幫忙,轉移視線,把最關鍵的部份去掉。不然這麼多年了,都被要求取締了,這種落後的工藝怎麼還存在?」謝田教授目前是國立台灣大學公共經濟研究中心訪問學者,也是中華民國外交部「台灣獎助金」獲獎學人。

「地條鋼」廠高耗能,污染嚴重。有數據顯示,煉製每噸「地條鋼」所消耗的電量高達700~800千瓦時。大陸媒體報道稱,整治「地條鋼」最簡單、最有效的措施,就是切斷電力供應。以前很多時候地方政府沒有真正拉閘斷電,沒讓其無法生產。

早在2002年要求「限期淘汰」的「地條鋼」,現今,除了江蘇有「地條鋼」,「四川省經過排查,也發現了1,500萬噸『地條鋼』產能,山東、河北、湖南、湖北、廣東、福建等地也都存在。」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院長李新創說。

謝田認為,地方政府為了GDP,官員為了保住烏紗帽,根本不會顧及對環境、對他人有沒有傷害,「要真正治理產能過剩,需要由市場來決定,淘汰那些官商勾結的不合格企業,而不是讓中共決定。」謝田表示,這個看似經濟方面的問題,實際上涉及法律和政治問題,中共的一黨專制統治又在左右市場的自由調節作用。

仲維光表示,中國的很多污染企業都是環境問題的根源,但是中共只會等到這種情形氾濫到要對它的政權有所威脅時,才會做出一些調整,如媒體宣傳,而這些調整只是為了其政治統治。

黃根寶說道:「現在在網路上出現這個問題,是因為掩蓋不下去了,但是他們的報道範圍是相當有限的。當老百姓不太注意時,這個事兒就過去了。」他也認為中國鋼鐵市場產能過剩是因為不符合市場運行規律,而要解決這一問題,不是用行政手段壓縮產能,而是讓鋼鐵廠相互博弈,讓市場自由競爭淘汰低效的產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