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法新社近日報道,由於中共對信貸放任自流,促使大批中國年輕人借債買車、買房,加上房價飛漲等因素,導致中國年輕人日益陷入債務深淵。這些家庭債務的飆升又推高中國整體債務,令外界擔憂一場嚴重的危機或即將來臨。

信貸放任自流 年輕人負債買車買房

據法新社發自北京的報道,當吳琪(音譯,Wu Qi)和丈夫以他們的馬自達3,換取一輛更昂貴的奔馳轎車時,他們申請了20萬元人民幣(約合29,000美元)的銀行貸款,來支付所欠車款。

他們在幾分鐘內就得到了貸款。

快速而容易地獲得信貸,促使很多中國年輕人負債買車買房,而這些是他們本身買不起的。

而且因利率很低,趁此機會借錢買車,在消費者尤其是千禧一代中,也變得日益盛行。

39歲的吳琪說:「這很容易——汽車公司鼓勵你借錢,享受車。」她補充說,他們夫婦倆也在北京買了一套三居室,正在償還100萬元的房貸。

這些債務連同政府和企業借款,令人擔憂一場危機正在迫近,並促使信用評級機構穆迪上周近三十年來首次下調中國主權信用評級。

家庭債務飆升 推高中國整體債務

自中共領導人2008年底打開信貸水龍頭以來,中國家庭借貸飆升,並將中國整體債務推升至GDP的260%以上,而2008年金融危機前,這一百分比為140%。

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增長日益放緩,已引起外界擔憂,多年的風險貸款可能導致一場比美國次貸崩潰更嚴重的災難。

「這樣的債務水平儘管在高評級國家也常見,但傾向於在人均收入比中國高很多、擁有更深層金融市場和更強制度的國家出現。」穆迪說。

龍洲經訊(GaveKal Dragonomics)經濟學家陳龍表示,家庭債務已成為中國信貸增長的主要驅動力,自2011年以來,每年平均擴張19%。

如果繼續以這種速度增長,家庭債務到2020年將達到約66萬億元——是當前水平的兩倍以上——可能是GDP的70%,而2013年則為30%。

「在其它國家,這樣的上升通常歷經了數十年。」陳先生說。

「銀行向家庭貸款快速上升,通常意味著放貸標準放寬,所以信貸不僅被擴展到信譽良好的客戶,也擴展到信譽較低的客戶。」

房價飛漲 買房者陷入更深的債務深淵

而在家庭債務中,房貸就佔了大部份。

由於銀行提供較低的存款利率、股市動盪以及嚴格的規定使人難以投資海外,中國人長期以來喜歡把他們的儲蓄用來買房。

但隨著房價飆升——常常是幾年內翻番,特別是在大城市,人們對房地產泡沫的擔憂已經加劇。

儘管政府定期收緊對買房的限制並提高最低首付款來穩定房市,但房價仍繼續上漲,迫使年輕的購房者陷入更深的債務深淵。

28歲的王雨晨(音譯,Wang Yuchen)去年8月從銀行借了300萬元,在北京買了一套475萬元的公寓。由於缺乏足夠的現金,王雨晨請求父母和朋友幫助付訂金。

「2012年,如果我買房的話,我可能用150萬元就買下了同一套公寓。」「現在我有點擔心,但我甚麼都做不了。去年我結婚了。結婚就必須有自己的房子,這是中國的傳統。」

北京處理債務的意願受質疑

面對關於債務的可怕警告,北京的決策者正採取行動收緊資產負債表、停止風險貸款和處理不良貸款。然而,鑒於北京嚴重依賴放任自流的信貸來推動經濟增長,其「清理門戶」的意願引起外界質疑。

「我們將看到它如何能擺脫相同的『眼下先顧增長,問題留待日後』的陷阱。所有其它指令性經濟過去都曾滑入這樣的陷阱。」荷蘭合作銀行(Rabobank)高級策略師艾弗里(Michael Every)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