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指倒」、「六百帝」、「季挖挖」、「武爺」、「拆遷大佐」、「墳爺」、「房叔」、「錶哥」⋯⋯近些年大陸民眾借送官員綽號表達不滿,這些綽號既傳神地刻劃出這些官員的特點,也反映出民心向背。有媒體將這些綽號總結出三種類型。

日前,中紀委官網刊發了北京門頭溝原區長王洪鐘的案件。其中提到,王洪鐘為追求看得見的政績,大搞拆遷和市政工程。民眾對此頗為不滿和鄙視,送其綽號「王指倒」,意思為其「指哪兒哪兒倒」。

貪官綽號的三種類型

微信公號「觀海解局」近日發文表示,類似於「王指倒」這樣的綽號在近些年查處的貪官身上並不鮮見,「拆遷大佐」(沈培平)、「六百帝」(萬慶良)、「武爺」(武長順)等等不一而足,大致可分為三種綽號類型。

第一種是「大拆大建」型。近些年來,大陸各地95%的貪腐官員與城市拆遷改造和房地產開發有關,王洪鐘就是典型的例子。

此外,南京市原市長季建業在任上把整座城市變成了一個大工地,季也因此被市民送上了「季挖挖」、「推土機市長」和「砍樹市長」等綽號;四川省委原副書記李春城在擔任成都市市長、書記期間,因拆遷被市民稱為「李拆城」;雲南省原副省長沈培平,因大拆大建、學日本人語氣說話,被當地人戲稱為「拆遷大佐」。

第二種是「作秀」型。此類官員愛表演,假扮愛民、清廉、簡樸。

廣州市委原書記萬慶良是其中的一個典型。萬曾在接受採訪時聲稱:「我工作20多年還沒有買房,還住在珠江帝景130多平方米的宿舍裏,每月交房租600元⋯⋯」萬落馬前,坊間戲稱其為「六百帝」;天津市政協原副主席、公安局原局長武長順,坊間送綽號「武爺」,他「秀」的是「江湖義氣」。

第三種是「貪腐墮落」型。此類官員貪得無厭,獨攬大權,且肆無忌憚。

湖南省郴州市委原副書記、紀委書記曾錦春曾被當地人稱為「曾礦長」,指其兼任郴州煤礦整頓小組組長時大肆索賄;杭州市原副市長許邁永外號「許三多」──錢多、房多、女人多;湖北天門原市委書記張二江,人送綽號「五毒書記」──吃喝嫖賭,加上吹。

文章說,這些綽號雖然戲謔,但頗為傳神地概括了貪官們的所作所為,其背後是民心向背。在紀委辦案中,官員們的綽號是辦案人員的重點蒐集信息。

「房」字輩、「錶」字輩綽號

除了當地群眾,給貪官起綽號的還有其它地區的廣大民眾,這些綽號因詼諧幽默、恰到好處等特點傳播更加廣泛。在這方面,以「房」字輩為典型,比如房叔、房哥、房姐、房妹、房嫂。

例如,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產管理局原副局長張新,坐擁20多套房產、受賄1.24億元人民幣,被網民稱為「房叔」;

陝西神木縣農村商業銀行原副行長龔愛愛,在北京擁有44套房產,面積達9600多平方米,被稱為「房姐」;

90後的翟家慧一家4口人名下有29套房產,其父為鄭州市二七區房管局原局長翟振鋒,網民稱翟家慧為「房妹」;

合肥「房叔」方廣雲,利用合肥一居委會黨支部書記的身份,單獨或夥同他人騙取安置房共計18套,還違規出具安置證明等材料,致使他人非法獲取安置房45套。

黑龍江牡丹江西安區反貪局官員張秀亭及其妻子擁有17套房產,被稱為“東北「房哥」。廣州越秀城建集團退休官員李芸卿名下擁有24套房,被一些網友戲稱為「房嬸」。

除了這些「房」字輩外,還有因「錶」成名的。陝西省安監局原局長楊達才,在不同場合佩戴十幾塊名牌手錶的圖片在互聯網上被廣泛轉載,被網民稱為「錶哥」。

「錶哥」楊達才被免職後,陝西副省長李金柱跳了出來,李在發言時激動得把杯子都摔了,他吼道:「不能網路暴民一鬧騰,我們就亂了方寸。」李還說,「達才有多少塊名錶,只是生活小節。有多少塊名錶有什麼關係,我都有好幾塊,都是國外的親戚和子女回來時送的,不行嗎?」李金柱的言論引起網絡一片譁然,也因此獲綽號「錶叔」。

有陸媒評論說,貪官綽號的背後有三層意味,首先是權力的任性,其次是腐敗的身影,再次是民心的向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