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15歲的自閉症少年雷文鋒之死被媒體曝光,揭開了廣東省韶關新豐縣練溪托養中心的恐怖黑幕:49天,練溪托養中心向當地殯儀館送去了20具屍體;6年內死亡近百人。

這個由看守所改建的托養中心從2010年開始營運至今,當地村民習慣稱其為收容所。其中的單個房間約15平方米,有半米高的水泥通鋪,十幾個人睡在上面。廁所也在房間裏面,因為沒有沖水系統,臭氣撲鼻,與原來的看守所幾乎沒有改變,只是被關押人員的死亡率成倍增加。

中共從1982年開始實施《城市流浪乞討人員收容遣送辦法》,1990年代初,國務院《關於收容遣送工作改革問題的意見》出台,收容對像被擴大到無合法證件、無固定住所、無穩定收入的所謂「三無人員」。

自此以後,遍佈中國各大中城市的收容所,就成為了「三無人員」的人間地獄。被警察抓獲的「三無人員」成為收容所敲詐和斂財的對像和工具,他們被辱罵、毆打、轉賣給黑磚窯和黑煤礦,被收容人員在收容所死亡事件不斷發生。

2003年3月發生的孫志剛在廣州收容站被毆打死亡事件,成為了收容遣送制度被終結的導火線。最終在2003年6月20日,時任總理溫家寶簽署國務院令,收容遣送制度被廢止。

顯然,這些年在全國城市裏出現的托養中心之類的民辦機構,是此前收容遣送制度的延續,唯一不同的是,其罪惡更加令人怵目驚心。

造成自閉症少年雷文鋒之死的韶關這家托養中心由承包者經營,在2010年接手並開始接收無家可歸者並從當地政府那裏收取款項。毫無例外地,該中心一直有政府官員的關係人參與經營,新豐縣民政局一主要領導安排其侄子李志成負責該中心的財政大權,2015年開始,該中心每年盈利就達到一、兩百萬元。

據新豐縣縣長馬志明稱,「該中心的條件顯然非常糟糕,其中包括飲食衛生不達標。」官方媒體在報道中稱「雷文峰死亡的一個原因,是吃、喝了不乾淨的食物和水。」

但是,從媒體已經披露的事實來看,造成雷文峰和其他被關押者死亡的原因是人為故意造成的,其本質就是典型的為減少營運成本而拿命換錢,這無異於赤裸裸地謀殺和謀財害命。

一個原本是完成社會救助功能的民辦機構,變成了可怕的「死亡集中營」,主要原因有二。一是中共的邪惡體制把政府機構變成了殘害民眾的機器,把政府官員變成了壓搾盤剝民眾財富的罪犯;二是中共徹底破壞了中國的傳統文化之後,用中共的黨文化讓中國人正在失去基本道德倫理底線,而敢於無惡不作。

其實,在中共治下的中國,任何一個的機構都可以成為民眾「死亡集中營」:精神病院可以成為折磨虐殺法輪功學員和訪民的恐怖之地;救死扶傷的醫院可以成為活摘民眾器官的殺戮場……

在中國各地,類似廣東韶關練溪托養中心這個中國現代的「死亡集中營」,還有多少個在繼續營運?還有多少像雷文峰這樣的受害者在默默地死去?

人的死亡有兩種,肉體的死亡和精神的死亡。如今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何嘗不是一個巨大的「死亡集中營」。每一個中國人,都在面臨著來自中共的死亡威脅:現實的和未來的,肉體的和精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