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建政後對宗教的鎮壓,隨著1966年文革的爆發,在「破四舊」運動中達到了登峰造極。「破四舊」指的是破除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當時,寺院、道觀、佛像和名勝古蹟、字畫、古玩都成為了紅衛兵們的主要破壞對象。

以佛像為例,北京頤和園萬壽山頂有一千尊琉璃浮雕佛像,經「破四舊」,竟然都五官不全,無一完好。山西代縣建1,600年前的北魏太延年間的天台寺,以塑像、壁畫珍貴而聞名,紅衛兵們前去將塑像、壁畫一掃而空。

再如陝西周至縣境內,有一座樓觀台,是兩千五百年前老子講經授學並留下傳世之作《道德經》的地方。以他當年講經的「說經台」為中心,方圓十里之內,散佈著五十多處古蹟,包括唐高祖李淵為他修建的至今已有一千三百多年歷史的「宗聖宮」。

然而,在文革期間,不僅樓觀台等古蹟被破壞,道士們也全都被迫離開。按教規,道士出家後永不得刮鬍子、剃頭,現在則被迫剃頭、脫下道服,成了人民公社社員,有的還成了當地農家的上門女婿。

此外,世界佛教第一至寶、佛祖釋迦牟尼在世時親自開光的三聖像之一——八歲等身像被搗毀;孔子的墳墓被剷平,孔廟中的泥胎塑像被搗毀……無數寺廟被搗毀,無數佛像被摧殘,無數出家人被迫還俗。

曾經遍地是廟宇道觀的中華大地,在經歷過文革浩劫後,早已是滿目瘡痍。本篇說的是其中的代表、中國第一座古剎白馬寺的文革劫難。

白馬寺的起源

「明月欠古寺,林外登高樓。南風開長廊,夏日涼如秋。」這首唐代王昌齡所作的詩歌中描摹的古寺正是坐落在河南省洛陽老城以東12公里處的白馬寺。它是佛教傳入中國後興建的第一座寺院,因此又被稱作佛教「祖庭」和「釋源」。

關於白馬寺建造的背後還有著一個神奇的故事。據史書記載,東漢永平年間的一個夜晚,漢明帝劉莊夢見一個金色神人,身上放著光芒,飛進了皇宮殿庭,令人心悅。次日,明帝召集大臣詢問夢中之事,有大臣傅毅回奏道:「周昭王二十四年四月初八,山川震動,江河氾濫,晚上西方天空現出五色光華。太史蘇推測:這當是一位大聖人在西天誕生。這位聖人降臨人間是為了救苦救難,他的義理,一千年後就能傳入我國。現在時間已經差不多千年,臣聽說西域有位神人,其名曰『佛』,陛下大概夢到的就是佛。」

為了了解「佛」的情況,明帝派12人前往西域尋佛求法。這12人歷盡艱險,來到了西域的大月氏國。那裏佛法盛傳,寺院眾多。一行人於是收集了一些佛經和佛像,並邀請天竺高僧攝摩騰、竺法蘭去中原講法。

在永平十年(公元67年),他們一行回到了洛陽。明帝十分高興,特意召見了兩位僧人,然後請他們在外交官署鴻臚寺住下,翻譯帶回的佛經。

第二年,明帝又下詔在洛陽雍門外修建了一座僧院。「寺」本義是官署,因攝摩騰、竺法蘭初來時住在官署,又是外賓,為示禮待,就仍稱新居為寺。此後,中國佛教建築就相沿稱「寺」。

此外,因永平取經時,是一匹白馬馱回佛經、佛像的,為了紀念白馬的功勞,就將僧院命名為「白馬寺」。

在如今白馬寺的門口立有兩匹石馬雕塑,這兩匹青石圓雕馬,原為宋代右衛將軍、駙馬都尉魏咸信墓前之物,後挪至此。

輝煌白馬寺

攝摩騰、竺法蘭二位高僧在白馬寺內譯經傳法,二人共同譯出了最早的漢文佛經《四十二章經》。攝摩騰圓寂後,竺法蘭又繼續譯出了一些經卷。所譯的經卷,都珍藏在大殿內,供僧徒們膜拜。

北魏時期,洛陽諸寺中,白馬寺的香火最為隆盛。據傳,當時的僧徒們正在對這些佛經膜拜時,經卷突然發出了五彩光芒,將大殿照的通亮。更令人稱奇的是,光焰中還現出了佛的形象。

唐武則天時,白馬寺盛極一時,僧人有千餘。安史之亂和會昌滅佛時,白馬寺遭到了較大破壞,呈現的是「斷碑殘剎見遺蹤」。宋太宗時重修白馬寺,明嘉靖時和清康熙時亦進行了修葺。

中共造假矇騙西哈努克

民國時期,白馬寺逐漸蕭條,但寺內的大量遼代泥塑、元代夾紵乾漆造像如三世佛、二天將、十八羅漢等依舊保存完好。

1966年5月文革爆發,「破四舊」運動隨之掀起,白馬寺附近的白馬寺生產大隊的黨支部書記帶領農民革命,將遼代十八羅漢泥塑、兩千年前印度高僧帶來的貝葉經、稀世珍寶玉馬在內的佛像、經卷破壞,寺廟也差點被燒掉。

1972年,到中國避難的柬埔寨西哈努克親王希望去白馬寺參觀,為了不讓其看到白馬寺破損的樣子,掩蓋文革的野蠻和罪惡,時任中共總理周恩來下令將北京故宮的貝葉經、京郊香山碧雲寺的清代十八羅漢、北京故宮慈寧宮康壽宮裏的佛像羅漢等諸多文物運到了白馬寺,並允許這些文物永久保存在白馬寺。

這也就是為何現今的白馬寺多明清文物的原因。

結語

直至1983年,白馬寺才恢復了其本來的宗教用途,但曾經被焚燬的塑像、真跡等已根本無法挽回,而白馬寺的遭遇不過是全國千千萬萬個寺廟、道觀中的縮影而已。

中共之所以如此不遺餘力地迫害宗教、打擊傳統信仰和文化,其根本目的就是讓世人相信信奉「無神論」的中共,從而維持其政權。

不過,隨著中共罪惡的不斷被揭露,中共的政權也正走在瓦解的道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