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稱一位住在美國紐約的婦女拍攝到的照片。一個小人出現在她放置舊衣服的紙箱旁。(網絡圖片)
據稱一位住在美國紐約的婦女拍攝到的照片。一個小人出現在她放置舊衣服的紙箱旁。(網絡圖片)

潮起潮落,歲月記載著歷史的滄桑。雖然我們已經習慣了現行教科書講述的歷史,然而,考古學的新發現陸續推出,帶來了許多無法解釋的現象。這使我們不得不放開眼界,去重新審視人類的歷史究竟是甚麼樣子的……

(接上期)

美國紐約州的小人

據美國《命運》雜誌(FATE: True Reports of the Strange and Unknown)2004年5月刊報道,1942年8月的一天,在紐約州鄉下度假的朗‧昆(Ron Quinn)與一不速之客不期而遇。雖事隔半個世紀,已入暮年的作者對這段童話般的往事依舊記憶猶新。

那年夏天,昆的父母帶著昆和哥哥與姨媽一家三個孩子驅車來到遠離城市的郊區避暑遊玩。昆的父親向朋友租了一個臨河的小木屋,他們準備在那裏住上幾個星期好好玩個痛快。

「我坐在可能離窗戶只有4呎的地方。過了一會兒我聽到了很輕的敲窗的聲音,好似有人在用指甲敲擊玻璃。我順著聲音的方向瞧去頓時嚇得動彈不得。外面窗台上站了一個只有12英吋左右高的裝束怪異的男人。

看到這兒大家可能會說:「哦,不過是一個孩子的想像而已。」但事實卻不是這樣的。

那個小傢伙並不像書上和電影中刻畫的傳統上西方人認識的elf(小精靈),gnome(小矮人),或者 leprechaun(愛爾蘭傳說中指點寶藏的矮妖精)。我非常害怕,因為我知道我所看到的是不可能存在的。我把目光移到別處,希望這個幻象會消失。

敲擊聲再一次響起,我又一次望了過去。那個小東西正衝著我笑,同時向我揮著手。聲音是從他的手杖輕輕擊打窗子發出的。

這麼多年過去了,我還能夠描述那個小人的每一個細節,因為他的模樣已經深深的印在我的記憶中了。他頭戴一頂古怪的深綠色的帽子,一把深灰色的絡腮鬍子覆蓋住了臉的下半部份。絲一般的捲髮從帽子底下一直拖到肩膀,並遮擋了他的耳朵。

小人的灰色短打顯得在上身部份特別緊,但是袖子非常寬大。他的褲子長度只過了膝蓋。一條黑色的皮帶圍著寬大的腰部但是卻沒有扣上。深褐色的靴子看上去很軟,但是靴子的腳趾部份並不像畫畫中小矮人那樣尖尖的向後翹。

與一般人類相比較,小人看似50幾歲。他的大眼睛是最引人注目的特徵。小人的表情充滿了友誼和慈愛。

我坐在那兒看著那小人,驚愕不止。雖然當年我只是一個10歲的男孩兒,但是大人們都說從邏輯思維來說,我比自己的真實的年齡大著幾歲。我知道在我眼前的一切是不可能存在的。

我理解那個年紀的孩子是充滿想像力的,有時可以看見一些不存在的東西。對於旅遊度假的激動心情,黑暗神秘的森林,還有幾天來的盡情玩耍,好像都有可能觸發類似的幻象。但是我看見的不管從哪一方面來講都是真實的,包括他身體做出的一舉一動,包括他被投射在窗台下的影子,所有該有的都有。

幾秒鐘後,小人作手勢讓我走近點。我從另一個窗子看見家人都在和小狗玩耍。我正想著打開窗戶喊大家都來看,但是不知怎的放棄了這個念頭。當我回頭再看那小傢伙時他又揮手讓我靠近點。這一次我照做了。我跪在窗子旁邊與這位不速之客只有一呎左右的距離。

小人老是衝著我笑,上下打量著我,好像從來沒有這麼近距離的看過一個人。當我第一次見到他時我感到害怕,而現在我對他卻是迷惑加友誼,摻著一點兒莫名的悲傷感。

我沒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他。我伸出手來慢慢打開窗子,正當我伸手去觸摸小人時,小人向後跨了一步,左右搖著頭繼續從每個角度打量著我。

小人又笑了一下,隨即跳下窗台,輕輕的落在下面的草地上。他跳躍著過了草坪,短暫地停了一下回頭看了看,然後消失在樹影中。

我蹦跑著找到家人並告訴他們我看到的,大家只是笑話我。其實如果我從別人那裏聽到同樣的故事我也會這樣笑話他的。媽媽笑著告訴我說你不是白日做夢就是想像力豐富。

那天以後大家天天把我的故事當作笑料。在走山路時有人會大喊:「看那!我看見一個小矮人跑過去了!」然後大家一起轟笑。

度假的最後一個星期我一直在尋找那個小人,但是卻再也沒看到。

父親是一個畫家,我也因此繼承了一點天份。於是我畫下了我見到的小人。

這麼多年過去了,我一直堅信我看到的一切是真實的。那麼我為甚麼這麼肯定呢?最有力的證據是小人在窗台下泥土中的腳印。當他向下跳的時候,一隻腳落在草地上,而另一隻腳卻落在了潮濕的泥土上,留下了一個完美的腳印。當然,家人都說是我為了讓他們相信而故意製作的。

雖然我所經歷的有可能並不存在,但是如果是那樣的話,為甚麼那短短的瞬間那樣深深的印在我的記憶中?我所經歷的一切要麼沒有發生,要麼發生了,沒有第三種可能。是幻想還是真實?是假還是真?還是讓我們聽一下哲人的一句名言吧:「天地之間,無奇不有。」

墨西哥小人種的發現

柏林大學的法蘭茲博士在調查墨西哥中部附近的洞窟時,挖掘出一些奇怪的東西。他最先發現地面有一個奇怪的圖案,便試著往地下挖。竟挖出了一些小小小小的生活用品,還有一些小小小小的裝飾品,看起來就像玩具一樣…… 挖到最後, 終於出現這些東西的主人,一個小人。這一具骸骨約12厘米高,重要的是,這絕對不是一個小孩子的屍體,因為骨骼的樣子已經是成人。科學家研究,證實年代約在5,000年前。

中國發現的小人種

據《求知世界》報17期羅桂生「兩個小黑人是何種生物?」一文中說:我家住在廣西灕江畔,離桂林不遠,記得40年代中期的一天中午,太陽高照。我端著飯碗邊吃邊玩,突然在屋後曬短褲的長凳上,看見從布下走出兩個「小黑人」,它們約一寸高,與人體比例相似。全身炭黑,似無穿衣,直立行走。它們走到凳子中央,朝我站著。我舉起筷子,它們一起高舉雙手。陽光把它們小手指照得清清楚楚。我害怕得很,隨手拾起一塊石頭就朝它們扔去,然後立即跑回屋叫大人出來看,但兩個 「小黑人」已無影無蹤了。」

中國古籍中關於小人的記載

清朝《閱微草堂筆記》

中國清朝乾、嘉時期「位高望重」的學者、官至禮部尚書的紀曉嵐,在其所著《閱微草堂筆記》一書中,有二則關於小人的記載。該書是綜述平生見聞而成。紀曉嵐曾以學問文章名重天下,曾主纂《四庫全書》,其記事具可信度。

第一則關於小人的記載編在該書卷三《灤陽消夏錄三》。書中描述了在烏魯木齊(今迪化縣),經常看到身高只有尺許的小人,男女老幼都有。每到紅榴樹開花時,這些小人便折下榴枝,編成小圈戴在頭上,成群結隊唱歌跳舞。他們的聲音細如鹿鳴,悠揚婉轉。

有的小人會偷偷走到朝廷駐軍的帳篷內偷竊食物,如不小心被抓到,就跪在地上哭泣。若把他們捆綁起來,就絕食而死。假如把他們放了,他們也不敢馬上跑開,先慢慢的走數尺遠,回過頭來看看。若有人追罵他們,馬上又跪在地上哭泣。否則便慢慢走遠,到了差不多追不上的距離時,就迅速遁入深山中。

清軍始終找不到這些小人的居處,也不知他們如何稱呼,因為小人喜歡戴紅榴,便稱之為「紅榴娃」。當時丘縣(今河南省輝縣)縣丞天錦,奉派巡視牧場,曾抓到一個小人,將他帶回去,仔細端詳,他們的鬍鬚和毛髮都和我們常人一樣,可見不是木魅或山魈之類的妖怪。

另一則小人的記載編在該書卷十八《姑妄聽之四》,是清軍守將吉木薩描述的。吉木薩說他曾追山雉追到深山中,看到懸崖上好像有人,便越過山澗前往查看,在離地四五丈的地方,看到一個臉上和手足長滿寸許長黑毛的人,身著紫色的毛披風,與其對坐烤肉的是一位面貌姣麗、蒙古人樣打扮的女子,這位女子沒有穿鞋,身著綠色的毛披風。旁邊有四五位黑毛人在服侍,他們僅有小孩兒大小,身無寸縷,看到人就嬉笑,說的話即不是蒙古話,也不是其它的方言,如鳥叫,完全聽不懂。

看此情形,他們並不像妖物,吉木薩就對他們行禮。忽然,從崖上扔下一物,一看是熟的騾肉半肘。就又行禮謝他們,二人皆搖手謂不用謝。那騾肉足供三四日食用。吉木薩後來與牧馬人一起重尋舊跡,卻找不到了。

第一則小人位於迪化縣深山中,不知這些紅榴娃迄今仍在否?第二則未道出小人出現地點,而且小人們全身長黑毛,和目前傳聞的雪人相似,只是雪人身材高大,是否為同類便不得知了。(待續) ◇ 

清代筆記《夜雨秋燈錄》

清代筆記《夜雨秋燈錄》樹孔中小人一文載:廣東澳門島,有姓仇名端貿易商人,經常去各國做買賣。一日,遇颱風,幸避一島灣,風息後,船老大因力憊看船,仇端登島散步。仇見島中枯樹甚多,大可十圍,樹多孔,孔中有小人居之,人長僅七八寸,有老幼男婦,膚色如栗子皮。每人身上系小腰刀,弓矢等物,大小與人相稱。見仇來看,齊聲說:「□渠三伊利!」仇此時要出恭,便解褲蹲地上,後吸煙繼續觀看。忽聽人聲嘈雜,見枯樹最高處,有小城高可及膝,皆黑石砌就。城門大啟,小人約千餘,聯臂而出,搖旗一呼,各樹孔中皆有小人出迎,拱聽號令。其中有年輕者,面目端正,束髮紫金冠做小人總指揮;口喃喃不知做何語。旋聞眾應曰:「希利」,執堅擁來。仇大驚,知為驅己,然藐其小,並不害怕。蹲如故。年輕者又喃喃多時,仇不應,即揮戈與戰。小箭、小槍、小刀、小戈矛,鑽剌兩股頗痛。惡之,戲以手中煙筒擊年輕者。一擊,遂翻落雞背上斃矣。眾抬屍回,城堅閉。其餘皆竄入樹孔中。仇也回船。

一個月左右,仇回廣東,訪其知者,說是僬僥國人。問洋人,說小人一人不敢獨行,恐為海鵠銜去。該小人知禮儀,懂廉恥,靈性與生活習性與現代人沒有甚麼區別,只是小而已。[12]

* 宋代編的《太平廣記》

宋代編的《太平廣記》第四百八十卷和第四百八十二卷都記述了一些關於小人的故事,說明小人曾經在地球上生存過。現簡略介紹這些小人的傳說。[14]

(一) 西北海鶴民國

西北海戌亥那地方,有個鶴民國,人身高三寸,但日行千里,步履迅急如飛,卻常被海鶴吞食。

他們當中也有君子和小人。如果是君子,天性聰慧機變靈巧,每每因為防備海鶴這種禍患,而經常用木頭刻成自身的樣子,有時數量達到數百,把它們放置在荒郊野外的水邊上。海鶴以為是鶴民,就吞了下去,結果被木人卡死,海鶴就這樣上當千百次,以後見到了真鶴民也不敢吞食了。

鶴民大多數都在山澗溪岸的旁邊,鑿洞建築城池,有的三十步到五十步長就是一座城,像這樣的城不止千萬。春天和夏天的時候,鶴民就吃路上的草籽,秋天和冬天就吃草根。到了夏天就裸露著身體,遇到冬天就用小草編衣服穿,也懂得養生之法。

(二) 墮雨兒

魏時,在河間的王子充家,下雨的時候,有八九個小孩隨著雨落到院子裏,高只有五六寸左右。小孩們自己說,家在海的東南方,因遇到大風雨,被刮到這裏。跟他們談話,覺得他們頗有知識,所說的事情都像史書上所敘述的那樣。

* 其它古籍裏關於小人的記載

(一) 《山海經》裏關於小人的記載[15]

《山海經--大荒東經》記載「有小人國,名靖人。」

《山海經--大荒南經》記載「有小人,名曰焦僥之國」。又寫道:「有小人,名曰菌人。」

《山海經--海外南經》記載「周饒國在東,其為人短小,冠帶。」

(二)《搜神記》裏關於小人的記載

《搜神記》卷十二記載:「王莽建國四年,池陽有小人景,長一尺餘,或乘車,或步行,操持萬物,大小各自相稱,三日乃止。」並同時記載有一種小人叫「慶忌」,寫道:「慶忌」者,其狀若人,其長四寸,衣黃衣,冠黃冠,戴黃蓋,乘小馬,好疾馳。

(三)《列子》裏關於小人的記載

《列子--湯問第五》記載「從中州以東四十萬里得憔僥國。人長一尺五寸。東北極有人名曰諍人,長九寸。」

(四)《史記》和《法苑珠林》中關於小人的記載

《史記・大宛列傳第六十三》括地誌云:「小人國在大秦南,人才三尺,其耕稼之時,懼鶴所食,大秦衛助之,即焦僥國,其人穴居也。」

《法苑珠林》一書,廣羅眾多的佛教經論和外典俗書,向來被視為佛教百科全書。《法苑珠林》卷八引外國圖云:「焦僥國人長尺六寸,迎風則偃,背風則伏,眉目具足,但野宿。一說,焦僥長三尺,其國草木夏死而冬生,去九疑三萬里。」

這裏將小人說成「長三尺」,但又說「懼鶴所食」互相矛盾,因三尺雖短,也應不用怕任何鳥類吞吃,其它書中所載焦僥國人都只有數寸高,可能因為《史記》和《法苑珠林》的作者要寫一部權威性的書籍,而數寸高之人實在太不可思議,因而寫成三尺。

(五)《山海經海經新釋卷一》裏關於小人的記載

《山海經海經新釋卷一》記載「齊桓公獵,得一鳴鵠,宰之,嗉中得一人,長三寸三分,著白圭之袍」。

(六)《南村輟耕錄》裏關於小人的記載

《南村輟耕錄》是元朝的陶宗儀所寫。其第十四卷中說:當時有個人在賣小人人臘(乾屍),他(陶宗儀)借?一瞧,見那小人身長只有六寸多一點,但一切特徵跟人無異,連小便都有。相傳這小人是幾年前外國貢獻的。這種外地?上的小人,《漢武故事》就說過:以前東郡有人送過一個七寸短人,還名叫「巨靈」。

(七)《新齊諧》裏關於小人的記載

《新齊諧》是袁枚(1716-1798)所寫,又名《子不語》。袁枚是清代詩人,乾隆進士,曾任江寧、溧水等地知縣,政績卓著。

《新齊諧》第九卷記載道「乾隆四年,山西蒲州修城,掘河灘土,得一棺,方扁如箱。啟之,中有九~?,一~?藏二人,各長尺許,老幼男婦如生,不知何怪。」

《子不語》夏太史說三事一則中載:高郵夏禮谷先生督學湖南,舟過洞庭。值大風浪,諸船數千,泊舟未歲。夏性急,欲趕到任日期,命舵工逆風而行,諸船隨之楊帆。至湖心,風愈大,天地昏黑,白浪如山。見水面二短人,長尺許,面目微黑,掠舟指擼,似巡邏者。諸船中人俱見之。風定日出,漸隱去也。

(八) 《別國洞冥記》中長三寸的勒畢國人

漢朝郭憲的《別國洞冥記》中載:勒畢國人長三寸,有翼、善言語戲笑。因名善語國,常群飛往日下自曝,身熱乃歸,飲丹露為漿,丹露者,日初出有露計如珠也。郭憲記述勒畢國人文字較少,但仍略窺一斑。

這麼多中國古籍裏都有關於小人的記載,足以證實小人曾在地球上生存。這些小人現在沒有了,可能是因為他們只有幾寸高不適合地球上的生存環境而被逐漸淘汰了。

結語

澳洲科學家對印尼小人種的發現引發了人們對一些印尼矮人傳說的回憶。根據美聯社的報道,年邁的諾裏‧酷亞(Nollie Kua) 也記起爺爺奶奶曾經告訴他的矮人故事。[16]

雖已記不起自己的實際歲數,但一談起矮人人種時,酷亞的眼睛便閃閃發亮。他說:「他們全身是毛,有很大的眼睛,使用的語言很奇怪。他們很貪心,搶奪了我們的穀物、果子、烈酒,還把盤子給吃掉!」這類矮人被當地人稱為Ebu Gogo,意思是「無所不吃的奶奶」。據說,人們最後一次是在300年前印尼弗洛裏斯島(Island of Flores) 見到Ebu Gogo。

原先,科學家們只把 Ebu Gogo 的故事當作傳說。然而最近的考古發現意味著科學家們要重新認識矮人的傳說。

《格列佛遊記》中最有趣的故事要算是格列佛在小人國和大人國旅遊了。在小人國,人、畜、植物等一切物件的尺寸都只有我們的 1/12 。而大人國則恰恰相反,所有物件的尺寸是我們的12倍。現在看來這些都不是天方夜譚。在馬可‧波羅1292年的亞洲遊記中,也曾經記載了小人的存在。

除了小人之外,近代的考古學發現也湧現出越來越多的巨人的證據。比如從南美洲的ICA石雕中看,巨人與恐龍生活在一起,而且巨人與恐龍的身高比例差不多少。在土耳其的山谷地區也發現了許多巨大的骨頭化石。[17]

由此看來,人類的真正文明歷史可能迄今還是一個迷。如果古希臘神話《奧德賽》中的巨人真的存在,這又意味著甚麼呢?事實上,近來有證據表明古希臘神話中的特洛伊城[18],以及聖經中記載的挪亞方舟可能都曾經是真實的存在。[19]

如果說考古學的發現已經讓人費解,那古籍中對於後世的預言,比如唐代《推背圖》、北宋《梅花詩》,及法國諾查丹瑪斯的《諸世紀》,經後來千百年的驗證極其準確。這更令人深思。[20]

對於這些目前難以解釋的歷史文明,只是否定或迴避是行不通的。因為不管承認與否,歷史都是真實的過程。而且那也關係到我們的未來。 ◇
——轉載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