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朋友相聚總是少不了喝點酒。也難怪男人喝酒,現今陰盛陽衰,男人的豪氣,也只能在酒後藉著酒力,才可以略呈一二了。所以特羨慕古人的風采,「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當今男兒,有幾人還有這種氣魄呢?

我倒也寫過一首酒詩:「整隻烤羊上桌堆,成箱烈酒對瓶吹。平生唯愛杯中物,還將大醉三千回。」外人不知,自己再清楚不過,這也不過是酒後狂言罷了。老婆一聲令下,也是要乖乖罷飲的。

昨日讀蘇東坡《後赤壁賦》,中有一段「……二客從予……仰見明月,顧而樂之,行歌相答,已而嘆曰:『有客無酒,有酒無餚,月白風清,如此良夜何?』客曰:『今者薄暮,舉網得魚,巨口細鱗,狀如松江之鱸。顧安得酒乎?』歸而謀諸婦,婦曰:『我有斗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時之需。』」讀後看向夫人,不禁放聲大笑。

妻不明所以,眼如不要錢的衛生球,一連拋過來許多枚。解釋給她聽,妻說:「蘇東坡活了多大年紀?」

這點倒不知道,於是上網查了一下,64歲。

妻說:「看到了吧,這就是豪飲的下場。你還羨慕他,他若不是娶了如此老婆,好歹也可以活到73吧!」

頓時無語。原本心裏還備了一個「拔釵沽酒」的典故,這時忙伸脖嚥進了肚裏。

附:元稹詩作〈遣悲懷〉之一

謝公最小偏憐女,自嫁黔婁百事乖。顧我無衣搜藎篋,泥他沽酒拔金釵。

野蔬充膳甘長藿,落葉添薪仰古槐。今日俸錢過十萬,與君營奠復營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