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外觀。為了欣賞隔壁家的山毛櫸特別設置的大窗戶。
房子外觀。為了欣賞隔壁家的山毛櫸特別設置的大窗戶。

加茂紀和子女士。
加茂紀和子女士。

KATA House是Manuel Tardits先生、加茂紀和子女士夫婦自行設計的家園。兩人相識於一同唸建築的學生時代。十五年前他們與兩位朋友合作,開設了建築設計事務所「蜜柑組」之後,大部份時間都是分別處理不同的個案,兩人很難有機會共同合作。

兩夫婦之前不斷從這個公寓搬到那個公寓,後來才考慮購地自建房屋,看了不動產中介公司推薦的地段後,兩人馬上被隔壁院子裏一棵高大的山毛櫸樹迷住。 「在這之前,Tardits一直猶豫不決到底要不要長住日本。」加茂女士並不是刻意要告訴我們這些話,而是忽然想起當時的情景。

TATA的設計過程

這一帶是維護自然景觀的指定區,建築物的形狀和高度等都受到限制。因此,得先設計一個正方形的空間以符合所需要求,然後再削去稜角讓內部的視線能夠整個擴展開來,於是就變成一個胖敦敦的多角形。外面塗成白色又奇形怪狀的房子,卻能讓大窗子和對向的窗子貫穿整個視線,讓屋子後面的風景都一覽無遺。走進地下的大門中,再順著螺旋式的動線往上爬,室內的佈置、周遭延攬進來的景觀,讓人眼前一亮。雖然沒有牆壁做隔間,室內空間還是很順暢的分出區塊,不管從哪一個角落都能望見窗外的風景,完全不會有狹窄的感覺。「我家小孩的朋友來玩時,都說房子好大喔。其實,根本就不大。」

「我擔心我們兩個若意見不合會搞到很難收拾,所以一開始就邀建築師朋友一起參與設計。如果他沒加入的話,我看這房子大概就沒辦法完成了吧。」加茂女士笑著說。最後決定,由加茂女士負責整體外形設計,其它細節和室內佈置、庭院設計等由Tardits先生負責,雙方在各自擅長的領域發揮作用。

相容並蓄 沉靜穩重

KATA House完成不久後,Tardits的雙親相繼辭世,彷彿是要讓Tardits下定決心長住日本似的。擺在起居室裏的一張由Eero Saarinen(二十世紀著名的美國建築師和設計師)所設計的桌子以及非洲的民間藝術品,都是Tardits從法國的老家帶過來的。最上層的水泥色地板和天花板上,到處都用白色線條畫了一些小小的圖案,那是夫婦倆拜託藝術家朋友在屋裏畫的「一些類似壁畫的東西」。「照這個速度的話大概五年吧,不過大家都戲謔恐怕要花上五十年才能完成。」飄洋過海而來的東西、還有用不知何時才能完成以龜速一直畫下去東西,形形色色的事物因緣而生,共存於一個空間的獨特氛圍,不但沒有任何的不協調,反而有一種容許各自存在的安心、信賴感。顯得沉靜穩重的「KATA House」,的確是一個堅固牢靠又溫柔的箱子。

「KATA House」在二六年竣工。位於東京都四田穀區,建地面積一百二十三平方米、總建築面積九十八平方米,在四方型的建地中規劃出一個八角型的空間。從玄關開始,工作空間、餐廳、客廳、起居室、以及頂樓的陽台等,所有的房間按順時針方向呈螺旋狀排列連貫在一起,可謂別具匠心。◇

二樓的夫婦寢室和兩個孩子的房間都用書櫃隔間。十八歲女兒的房間佈置得很有女孩味。
二樓的夫婦寢室和兩個孩子的房間都用書櫃隔間。十八歲女兒的房間佈置得很有女孩味。

一走進玄關,面前就是用柳安材打造的工作空間。
一走進玄關,面前就是用柳安材打造的工作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