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哥德堡大學抗生素耐藥研究中心主任僑金.拉森教授的研究團隊近期發表對北京陰霾的研究,受到國際關注。

研究發現,北京陰霾中的一些基因能使細菌對抗生素產生極強的耐藥性,包括現今最強大的碳青黴烯類抗生素,甚至還曾引發中國國內的恐慌。

但拉森提醒人們不必太擔憂,因為現在還不能確定這些基因是否存在於活的細菌中,而只有一定數量的活細菌才能導致人類受感染。

反應過度

拉森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說:「我們的研究是為了弄清楚哪種環境可能造成細菌的潛在傳播。所以基本上分析的是DNA。」

「我們發現,在北京的空氣樣本中,有超過100種不同的抗生素耐藥性基因,這令人驚訝。這些基因來自細菌,而且能存在於大量不同類型的細菌中,不同的細菌也能彼此共享這些基因。所以很難說該基因到底來自哪種細菌。」

「另外,我們看到的只是空氣中細菌的DNA,它也可能來自死菌,而死菌是沒有危險的。而且我們還不知道這些細菌的存活時間。所以不能確定任何可能的風險。」

研究發現,這些基因能使細菌對碳青黴烯類抗生素有耐藥性。這是人類目前治療細菌感染的最後一道防線。

人類在約75年前發現抗生素的效用,自此開發出不同類型的抗生素。但隨著時間的推移,細菌也對不同抗生素產生抗藥性。而細菌耐藥性的發展速度比人類開發新型抗生素更快。

《紐約時報》和《時代周刊》都報道了有關研究結果。中國國內的一些報道稱在北京陰霾中發現超級耐藥細菌,一度引發恐慌。拉森說:「我們的論文只是關於空氣中的DNA鏈。他們反應過度,也解釋過度。」

濫用抗生素

拉森解釋說:「我們都知道細菌的傳播途徑,例如人與人的接觸、水或食物污染等。通常來講,僅呼吸空氣不會感染細菌,甚至呼吸到被污染的空氣也不會。

「但當在不同環境間有可移動的基因時,對細菌在空氣中傳播的可能性研究就變得更重要。因為在我們生存的環境中,經常發現耐藥性基因,這些基因也許是通過空氣來傳播。

「人類要感染病原菌才會生病,而且需要足夠大數量的活性致病細菌……(陰霾中的)這些細菌是否活性,能否致病,還沒有這方面的研究。為謹慎起見,在了解有多少活性細菌、是甚麼種類的細菌之前,不便談論其帶來的風險。」

談到細菌的耐藥性,拉森說:「人類對抗生素的濫用是全球性重大議題。人們在並不需要時也服用抗生素,從而使機體產生耐藥性。」

「我要說明的是,這裏有另一個領域,就是在畜牧業中使用抗生素。給動物使用抗生素,不是因為動物生病,而是用於加速動物生長。這一樣會帶來耐藥性問題。瑞典早在1986年、歐洲2006年就禁止使用抗生素來加速動物生長。我認為這是中國應著重考慮的問題。」

有害成份

此外,生產抗生素的製藥廠,廢水處理廠等周圍環境中也含有大量抗生素耐藥性細菌。拉森目前在歐洲的研究項目包括在這些環境下抗生素耐藥性的細菌傳播問題,希望能發現排污的安全限值,以及如何應對中國製藥業的風險。中國和印度是世界上生產抗生素最多的國家。

拉森表示,接下來會對陰霾中的細菌存活情況進行研究,目前已在進行討論。而且陰霾中的懸浮顆粒是否會給細菌提供繁殖及傳播環境,也是重要課題。目前研究中使用的是過濾後的北京陰霾空氣樣本。

拉森強調說:「如果我在中國,在北京的話,我會擔心陰霾的情況,因為會對健康有影響。但我不會對在空氣中發現的DNA太擔憂,我認為陰霾中的其它(有害)物質更需要去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