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隧道的困惑

數年來,出現了至少數十宗失蹤後又再現的事件,當事人似乎出現時間錯位,但嚴謹調查後發現當事人並非精神異常。不少大膽開放的科學家不再迴避這個話題,而是進行深度的挖掘,並對此進行了研究分析,希望從物理性質、光學現象、時序體系和空間原理上對此作出解釋,但沒有一位學者能跳出「時空隧道」的困惑。

已有研究者推測,「幽靈船」與「幽靈飛機」失蹤於「時空陷阱」此端,而再現於「時空陷阱」彼端,乘員已滯留其間(少數人例外)。在這種「時空陷阱」中,時空流逝呈停止狀態。

在激烈的爭議中,學者們對「時空隧道」也提出了幾種其它理論假說:其一是「時間停止」說,對於地球上的物質世界,進入「時空隧道」後就意味著失蹤,而重新從中出來時又意味著神秘再現。

這表明「時空隧道」與地球不是一個時間體系,它的時光是相對靜止的,因而無論失蹤三年五載,或者幾十年數百載都如同一時一日, 抑或從失蹤到再現的時間為零。

其二是「時間可逆」說,即「時空隧道」中的時間是倒轉的。失蹤者進入這套時間體系裏,有可能回到遙遠的過去,然而當時間再次出現逆轉時,又把失蹤者帶回到失蹤的那一刻,結果就出現了神秘的再現。

其三是「時間關閉」說。「時空隧道」是客觀存在的物質性世界。它看不見也摸不著,對於人類生活的物質世界,它既關閉又不絕對關閉,有時也偶爾開放一次。這一開就造成神秘失蹤,後來又一放,失蹤者就再現了。

目前對於「時空隧道」的認識問題,仍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鐵達尼號2名失蹤者神秘再現

在眾多時空隧道的案例中,近年來當數鐵達尼號最為矚目。首先是美國的《太陽報》於1993年8月上旬公開了一則「史密斯船長再現2周年秘聞」的消息。接著,大報小報爭相對失蹤再現的異象奇聞作了大量報道。

鐵達尼號沉於1912年,然而70多年後,竟然有當年失蹤者再現。

1990年9月24日,「福斯哈根」(Fosshagen)號拖網船正在北大西洋航行,在離冰島西南約360公里處,船長卡爾-喬根‧哈斯(Carl-Jorgen Hus)突然發現附近一座反射著陽光的冰山上有一個人影,他立即舉起望遠鏡對準人影,發現冰山上有一位遇難的婦女用手勢向「福斯哈根」號發出求救訊號。

當船長和水手們將這位穿著本世紀初期的英式服裝、全身濕透的婦女救上船,並問她因何落海漂泊到冰山上等問題時,她竟然回答:「我是鐵達尼號上的一名乘客,叫文妮‧考斯(Winnie Coutts),今年29歲。剛才船沉沒時,被一陣巨浪推到冰山上。幸虧你們的船趕到救了我。」

考斯太太被送往醫院檢查時,發現她除了在精神上因落難而痛苦外,其它方面的健康狀況良好,絲毫沒有精神錯亂的跡象,血液和頭髮化驗也表現她確係30歲左右的年輕人。

海事機構還特地查找了鐵達尼號當時的乘客名單紀錄表,確認考斯太太登上了這艘豪華遊輪。難道她真的一直存在於所謂的「時空隧道」中?

1991年8月9日,歐洲的一個海洋科學考察小組租用的一艘海軍搜索船正在冰島西南387公里處考察時,意外地發現並救起了一名60多歲的男子。

當時,這名男子安閒地坐在一座冰山的邊緣,穿著乾淨平整的白星條制服,猛吸他的煙斗,潮濕的煙絲冒出濃烈的白煙,雙目眺望無際的大海,臉上顯示出一副早將生死置之度外的表情。

著名的海洋學家馬文‧艾德蘭博士(Malyin Iddleland)在回憶營救這位老人時說:老人說自己是鐵達尼號的船長史密斯(Edward John Smith),而且一口咬定時間是1912年4月15日,還幾次勸阻救助人員不要救他,船已被冰山撞沉了,氣浪把他拋到了冰山上,他希望與沉船共亡。

歐洲的一些新聞機構也透露說,史密斯船長獲救後被急速送到了奧斯陸,隨即又送進精神病醫院治療。

精神病心理學家扎勒‧哈蘭特(Jarle Haaland)對他進行了一系列的檢查後,認為他的生理和心理很正常。哈蘭特博士曾於1991年8月18日的一個簡短新聞會上表示,通過保存在航海紀錄中的指紋驗證,可以確認他的身份就是船長史密斯。歐美的有關海事機關認為,史密斯船長和考斯均屬於「穿越時光再現」的失蹤的人。

穿越時空祭奠孫臏墓

其實時空隧道之說在全世界都有流傳,在中國也有。下面這個就是發生在現代中國的。

上世紀90年代初,一個夏天,北京一位研究孫臏兵法的專家來到魯西南,市委宣傳部孫部長陪同她前去鄄城縣孫老家村祭奠孫臏先師。村幹部帶領老族長和十幾位輩份長的老人隨同客人步行前往墓地。專家在前,孫部長隨後,孫老家村的人緊跟在後,浩浩蕩蕩地出了西門。當年的孫老家村還沒有瀝青路面,村西盡是土路,坑坑窪窪,塵土飛揚。

然而走過一段羊腸小道後,路面竟然突然變了:平坦、寬闊,兩旁白楊古樹參天,樹蔭幾乎遮蓋了整個路面,好像進入了深山老林。走著走著,又進入了一片開闊之地,路兩旁豎立著石獅、石馬、石人、碑基樓等古代墓地石雕和建築物。十幾個人靜悄悄地走著,彷彿進入了一個神秘的地方。

老人們個個納悶:這是到了甚麼地方?從來不知道村西有這個地方。前面出現一個石牌坊,五顏六色,雕刻精細,一對麒麟威風凜凜。牌坊正上方刻著四個大字:孫臏墓地。專家停下來說道:「孫臏先生墓地到了,拿香燭、供品的到前面去擺設,其他人扑打一下身上的塵土、洗洗手洗洗臉,準備祭拜先祖。」

這時突然音樂響起,飄來了沁人肺腑的檀柏之香。穿過大牌坊,便見到一個正方形的大墓,5米見方,青磚砌成,琉璃瓦頂。正面中間是紅色大門,刻著6個古代大字:孫臏先生之墓。在專家指揮下,以祖傳最隆重的儀式祭奠了祖先。陰沉沉的天,涼涼的風,不禁讓人毛骨悚然。祭奠結束後,專家沒讓大家瞻仰陵地,立刻帶領大家原路返回村子。在村頭,專家和孫部長上了轎車,趕回魯西南賓館。

剛到賓館,孫部長就接到了鄄城孫老家村打來的電話,村幹部說:「這次專家來祭奠老祖宗,好像是一場夢,我現在還糊里糊塗的。老人們回村後,立即召集全村男女老少到村西祭拜老祖先。誰知出了村子後,路還是那條小土路,滿坡還是莊稼地,方圓三五里也找不到墓地。」

後來專家透露孫臏先生之墓確實就在村西,但在1千多年前兵荒馬亂時被破壞了。難道專家領著大家回到1千多年前祭奠一次孫臏?不過時空隧道既然能來到未來,那麼回到過去也不是甚麼難事。

中共當局為防止人們從無神論中覺醒,竭力掩蓋這次祭奠事件。但這件真實的故事在民間廣為流傳,特別在鄄城縣幾乎家喻戶曉。

著名的還有「百慕達三角」,許多經過的船隻、飛機及人員到那裏會「神秘失蹤」,以致於有大膽科學家認為那裏是通往某個「時空隧道」的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