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商人的特朗普,與中國打的交道也不少,中國市場的冷暖他早已知曉。最為典型的是他的品牌商標在中國遭遇挑戰,十數年官司纏身,輸了兩場,第三場官司在他贏得美國總統大選一個多星期後,神奇般地打贏了。這樣的親身經歷以及相關書籍的閱讀,使他對中國社會有著怎樣畸形的經濟模式一定不會陌生。

特朗普列出的第三類書籍是經濟類的,包括曾任道瓊指數中國總執行官的James McGregor的《十億消費者》(One Billion Customers),美國管理學教授Juan Antonio Fernandez 和商業期刊編輯Laurie Underwood的《中國首席執行官》(China CEO),曾為美國進口商工作的Paul Midler的《中國的不良製造》(Poorly Made in China),記者張彤禾的《工廠女孩》(Factory Girls)和FT駐中國首席記者James Kynge的《中國震撼世界》(China Shakes the World)。

●《十億消費者》的作者James McGregor,1990年任華爾街日報駐京負責人,後任道瓊指數中國總執行官,在北京住了十五年,是一個中國通。該書涉及了中國經濟改革的諸多方面,不乏重大事項,比如電信業改革、加入WTO、廈門遠華、中國市場化媒體的崛起等。

在書中的第六章關於市場化媒體的崛起的描述中,包括遭遇變故的《財經》雜誌與胡舒立的故事,作者跟新華社之間的爭鬥等。書中字裏行間將中共官員的無恥展現在讀者面前。

●《中國首席執行官》是一本指導跨國公司在華經商的經典書籍。作者通過他們對在中國工作的拜耳、通用汽車、飛利浦、微軟等二十家外商CEO與並且多家長期觀察中國經濟體系的資深顧問的訪談,為來到中國經商的外資企業提供實用秘訣,幫助進入中國的經理人更有效地管理企業。

●美國人Paul Midler2009年出版的《中國的不良製造——一個圈內人揭秘中國製造業遊戲的謀略和戰術》,揭露了中國工廠和加工製造業許多鮮為人知的內幕。

該書取材於中國廣東的製造業,Midler曾在中國為西方企業提供生產外包業務諮詢等專業服務。在《中國的不良製造》中,作者基於自己和西方客戶的經歷,介紹了中國加工廠商通過千奇百怪的手段,偷工減料、以次充好,以犧牲品質為代價牟利的情況。西方訂貨商在發現問題時往往也因為問題複雜、解決成本太高而寧願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書中還揭露出中國製造業的一個不合理現象,即少數享有良好國際聲譽的大企業,產品優質換來的是更嚴格的審核和規管。為了減少這種企業看來不公平的成本,它們會把生產業務外包給小型而較少受安全生產、勞保和環保條例等約束的企業。

Midler認為,中國的不良製造更多是指一些壞的決策和低劣的操守,而不是產品。

●《工廠女孩》是作者三年紮根廣東東莞,與工廠女孩近距離接觸、觀察後寫就的。通過她的描述,讀者深入洞悉了東莞城市和農村的生活細節,從枯燥的流水線,到濟濟一堂的夜校,從自由的城市到封閉的鄉村,從夜總會到傳銷點,從無情的人才市場到白熱化的生意場⋯⋯讀者感受到的是東莞的人才市場是何等的殘酷,這是一座不會同情、沒有原諒的城市。

●《中國震撼世界》的作者英國記者James Kynge也長期生活在中國,書中描寫了來自中國的商業力量席捲商業世界,引起世界對中國威脅的擔心,其中有一章名為《共產主義vs民主》。Kynge認為,中國無情的經濟增長,勢必增加地緣政治的危險,導致地緣政治的緊張。

他表示,結構和政治上的差異,將導致「競相降低標準」的局面,因為中國向發展中國家無條件投資的承諾,破壞了西方投資者更高一些的原則。在一定程度上,這是一黨制的共產主義體系與西方民主期望衝突的必然結果。這種共產主義體系把其市場的扭曲也對外「出口」了。

第四類是關於中國社會生活類的,包括攝影師Tom Carter的《中國人畫像》(CHINA: Portrait of a People),《紐約客》駐北京記者Peter Hessler的《尋路中國》 (Country Driving)和英國人Tim Clissold的自傳《中國通》(Mr. China)。

●《尋路中國》講述的是Hessler駕車漫遊中國大陸的所見所思,通過普通人的經歷來展現中國發生的變化。其中文版刪除了作者描寫的法輪功修煉者被殘酷迫害的情況,以及這樣的詞句:「緊要的,在於抗議的目標。如果人們是要求推翻共產黨,或者抗議土地使用法框架下的基本結構,那問題就嚴重了。」

● 2004年出版的《中國通》的作者Clissold曾和家人在中國生活了十七年,足跡幾乎遍及中國的每一個角落,他的書中,描述了自己這十七年所見的、所經歷的和所感的

第五類是文化歷史、宗教類的,包括Gavin Menzies的《1421》,流亡海外的中國家庭教會傳道人Brother Yun的《天上人》(The Heavenly Man)和奧地利登山家Heinrich Harrer的《西藏七年》(Seven Years in Tibet)

● 曾任英國皇家潛水艇司令的Gavin Menzies在2002年的新書《1421—中國發現世界》一書中提出了一個新假設,即中國人鄭和比哥倫布早72年「發現」新大陸。Menzies根據鄭和航海路線上發現的明代瓷器、石碑、中國地圖和星圖等資料提出如下新說:鄭和船隊早在1421年至1423年就已經將世界地圖的雛形繪製出來了;美洲大陸和澳大利亞大陸都是中國人發現的,而不是歐洲人;鄭和下西洋的副將洪保和周滿比麥哲倫早近一個世紀抵達南美最南端的麥哲倫海峽。

對於Menzies的新說,國內外學者有各種看法,有贊同的,有反對的,也有持中間看法的,但從其提供的論點看,確有證據表明鄭和船隊的部分人馬到達過美洲和澳洲。

●《天上人》是Brother Yun的傳記,該書被中國一些家庭教會領袖予以批判。《西藏七年》則講的是既是登山運動員也是納粹党衛軍的Harrer1944年至1951年在西藏七年生活的親身經歷。

第六類是教育類的,提及的只有美國華裔蔡美兒的《虎媽戰歌》(Battle Hymn of the Tiger Mother)。這本書在大陸應該是家喻戶曉,講的是中國「虎媽」如何嚴格教育兩個女兒的故事。該書出版後,引發了東西方教育優劣的爭論。

在我們看過特朗普關於中國的書單後,我們不得不重新審視以往對特朗普的印象:他真的對中國社會和中共一無所知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由此,特朗普對華的舉措和言論,就不能單純從「他是個商人」的角度解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