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在南韓首爾的一個活動上引述媒體報道表示,天津第一中心醫院接收的南韓器官移植患者數量驚人,曾在「3年間共接待了來自20多個國家的患者,其中僅南韓患者達3千多名,其它國家患者約1千名。」

移植手術病床供不應求

麥塔斯和另外兩名調查員大衛.喬高、美國獨立新聞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在今年6月發佈的最新調查報告中,也對這方面的信息進行了披露。

調查發現,天津第一中心醫院(又名: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的護士長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為了滿足大量南韓病人的需求,該醫院已經把12層醫院大樓的4~7樓改為專門的移植患者病房;並且借用天津經濟開發區的國際心血管醫院的8樓,作為南韓患者的住院區;同時還將附近一家酒店的24及25樓,改為南韓患者等待器官移植的病房;即使如此,床位依然短缺。

從2002年開始,南韓前往中國大陸接受器官移植手術的患者人數急劇增加。北京一家器官移植中心的南韓患者負責人說:「在天津、北京、上海、杭州等大型醫院接受器官移植手術的南韓患者每月達到70~80人,如果把中小醫院加在一起,在大陸接受器官移植手術的南韓患者每年將達到1千人。」

從南韓首爾到中國天津,坐飛機僅需1個半小時。南韓《北韓日報》披露,2004年,天津第一中心醫院進行的507例肝臟移植手術中,南韓人佔37%左右;由於南韓患者眾多,醫院甚至聘用一些會說韓語的朝鮮族外科醫生和護士;其他醫生也能流利說出一些診治所須使用的南韓話。

捐贈人均詭異「腦損傷」

《鳳凰周刊》曾報道,天津第一中心醫院的移植外科部醫生成天忙碌穿梭於病房和手術室之間,有的醫生甚至連夜趕手術,一宿沒合眼。有患者家屬透露,該醫院一天之內最多做過24例肝臟和腎臟移植手術。而該醫院提供的器官捐贈人死因寫的都是「急性腦損傷」。面對《鳳凰周刊》記者的提問,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陽本人對此不置可否。

沈中陽還兼任中共武警總醫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長,該所於2003年成立,由武警總醫院和天津第一中心醫院共同組建。

據北方網報道,從2000年開始的兩年中,沈中陽團隊的肝移植總數從24例增長到209例;而從209例增至1,000例,只用了2003年一年時間。

中共武警和軍隊醫院系統不隸屬於中共衛生部,而是受軍委管轄。據官方資料記載,沈中陽移植團隊2004年完成肝移植總數居全球第一,腎移植總數居中國第一。

器官來源與中共軍方有關

儘管中共曾宣稱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做移植,但死刑犯數量遠低於中國大量的器官移植數量。根據大赦國際記錄,2000~2005年間中國死刑犯的處決數量平均每年1,616人。而死囚器官還受到「組織配型」、「冷缺血時間」、處決時間和地域等的限制,利用率估計不超過30%。

外界認為,天津第一中心醫院擁有充足的器官來源主要與沈中陽的軍方頭銜有關:憑此可以無阻攔地進入關押政治犯和良心犯的場所檢查或摘取器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