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大陸煤炭價格大幅上漲,這對火電企業、大工業用戶造成了很大影響。由於用電成本大幅上升,電力成本佔比高的工業企業面臨停產或減產的局面。煤價上漲雖給煤企帶來相對較好的利潤,卻削弱了工業經濟增長的原動力。 

火電企業成本倒掛

9月1日,神華寧煤集團將合同內煤價上調到4500大卡對應220元/噸(人民幣.下同),合同外煤價為4500大卡對應237元/噸。10月18日,該集團發函給火電企業稱,自11月1日起,區內電廠合同量以內動力煤價調整到283.5元/噸(4500大卡),合同量以外暫定300元/噸(4500大卡)。 

據悉,隨著煤價上漲,寧夏火電企業經營形勢急劇惡化,集團今年1至9月虧損15億元。長期以來寧夏上網電價全國最低,如果按照電煤價格漲至283.5元/噸計算,供電完全成本是0.269元/千瓦時,但目前上網標桿電價為0.2595元/千瓦時。 

中鋁寧夏能源集團馬蓮台電廠計劃經營部主任鮑文錄近日對《經濟參考報》表示,「我們電廠合同量以內的煤已經用完了,這意味著要用300元/噸的煤。今年1月份的煤價是200元/噸,足足漲了50%,現在發一度電就要虧一分錢。」 

寧夏電投西夏熱電有限公司總會計師張靜稱,「煤價上漲後,煤炭佔電廠發電成本的70%。今年前9個月電廠略有盈利,但是照現在的煤價行情,電廠今年虧損已成定局,預計全年虧損4,500萬元左右。」

壓力傳導至下游企業 

在煤炭企業給火電企業發函漲價後,電廠也給大工業用戶發函,要求終止今年11月、12月直接交易電量,大工業使用者無法再享受火電企業的電價讓利。 

寧夏和興冶金耐火材料公司副總經理顧文華稱,電廠和他們簽訂的9至12月直接交易電量是10,420萬千瓦時,每千瓦時電價便宜4分錢左右。現在電廠要求終止剩下的11月、12月直接交易電量4,115萬千瓦時,這意味著公司要多支付160萬元電費。 

顧還說,「這次煤價上漲一點徵兆都沒有,我們的利潤基本上就是電廠的讓利。現在電價漲了,我們的生產成本也在上漲,壓力繼續向下游用戶傳導。最近,我們不得不調高產品價格,每噸碳化矽漲300元,但有40%的用戶不接受,我們的市場沒有擴充。」 

據寧夏回族自治區經信委介紹,煤價上漲對下游企業的波及面較大,用電負荷可能下降。電力成本佔比40%以上的工業企業面臨停產或減產,用電成本上漲將使200餘戶工業企業失去市場競爭力。漲價增加了煤炭企業的利潤,但相應地削弱了工業經濟增長的原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