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邦採納了韓信的謀劃,第一個目標就是打進關中,攻佔三秦。

二、還定三秦

如同韓信分析的一樣,項羽分封諸侯之後,天下各派勢力之間的矛盾開始顯現出來。最先發難的是齊國的田榮。田榮是齊地貴族的領軍人物,在項梁時期,他數度負項梁,所以項羽分封諸侯的時候沒有封他。田榮對此極度不滿,把項羽封的齊王趕走,自立為齊王,同時扶植彭越攻擊項羽的領地定陶。另一邊,陳餘對張耳被封為常山王、趙歇封為代王而自己沒封王十分不滿,於是和田榮結盟對付張耳和項羽。張耳兵敗投奔劉邦。陳餘把趙歇從代國接回立為趙王,自己則當了代王。

與此同時,遼東王韓廣也不滿足,想佔領燕王的領地,最後反被燕王消滅。

中原地區戰火瀰漫,動搖了項羽的霸主地位。項羽認為禍首是田榮,決定親自帶兵征討。

韓信認為時機已到,便在漢高帝元年八月率軍東征,發起了還定三秦之役。

關中和漢中被高大險峻的秦嶺山脈所隔斷,兩地之間只有幾條山間孔道相通也就是在山崖險處鑿孔架橋連閣而成,名為閣道,也叫棧道。每條長達數百里,十分險狹,行軍不便,運輸更是困難。其中褒斜谷棧道和陳倉道是最主要的兩條。褒斜道在劉邦入漢中之後就燒掉了,長達六百多里的棧道,修起來非一日之功可成。因此可用的只有陳倉道,但道口有章邯的重兵把守,要想在這裏突圍決非易事。

這些都難不倒韓信。他派樊噲、周勃率兵大張聲勢地修理被燒燬的褒斜道,擺出要從這出兵的架勢,章邯聞訊立即在道口派重兵防禦。此地「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佔住關口,就可高枕無憂。

韓信見章邯中計,便調兵遣將,西出勉縣轉折北上,沿故道進軍陳倉。故道又稱陳倉道,陳倉是當時屯積官糧之地,屬軍事重鎮。漢軍先入陳倉,等於繞到了三秦王軍隊的後面。章邯的大部份兵力都被調往咸陽,陳倉兵力空虛。漢軍不費吹灰之力便輕取了陳倉。章邯聞訊,急忙率軍趕來與韓信激戰。漢軍積憤已久,加上初戰告捷,自然士氣高昂,如猛虎下山。章邯倉促應戰,軍心不穩。兩軍對陣之時,樊噲、周勃也前來與韓信會師,三面夾攻。章邯兵敗自殺。司馬欣、董翳也先後投降。還定三秦,僅用了四個月時間。從此,關中成了劉邦打敗項羽、統一天下的基地。

評論曰:歷史上把韓信帶領漢軍從漢中進入關中的整個戰略過程概括為「明修棧道,暗渡陳倉」,這是韓信第一次亮相之作。現在這句成語成了「轉移對方注意力」的另一種說法。韓信首創的「明修棧道,暗渡陳倉」戰術一直深為後代兵家所重,也被收入了《三十六計》之中。

對於漢軍還定三秦的舉動,項羽一時無暇顧及,但他手下謀士們都認為劉邦才是最大的敵人,尤其是亞父范增更是力主先發兵擊漢。就在項羽舉棋不定時,張良不失時機地送來密信,說劉邦不過是想當關中王而已,會永遠臣服於項羽,隨信還附了一份田榮、彭越聯合反楚欲爭奪天下的「反書」。

項羽見信後信以為真,於是親率大軍北上,先擊散了彭越,又大敗田榮於城陽,重新冊立了田假為齊王。田榮的弟弟田橫在項羽離開後趕跑了田假,惱火的項羽又立即回軍來殺田橫。但田橫不和項羽打硬仗,而是打游擊戰。項羽欲戰難勝,欲退不忍,完完全全地陷入了齊國的泥潭之中。

劉邦則趁機鞏固和拓展了他的關中基業。文臣武將紛紛歸附,漢王的國都也由閉塞的南鄭遷至東通三晉的櫟陽,先後收服了河南王申陽、西魏王魏豹,和殷王司馬平,策反了韓襄王之孫韓王信,廢了韓王鄭昌。張耳被陳餘打敗後投向了劉邦,本來是在項羽帳下的陳平也投靠了劉邦。

三、救敗滎陽

現在劉邦的領地擴充了數倍,手裏的軍隊已從三萬擴張到數十萬。他覺得自己不需要韓信也可與項羽抗衡,同時也擔心韓信聲望過高於己不利,加上當時張良回到了劉邦的身邊,劉邦就下定決心解除韓信的兵權。對項羽發動直接進攻前夕,劉邦對軍隊做了調整,不動聲色地撤了韓信的大將軍職務,讓蕭何和韓信留守關中,消滅雍軍殘兵兼做後援,自己則親自掛帥帶著張良、陳平等率軍東進。

張良,字子房,和韓信、蕭何並稱漢初三傑,其祖父和父親都是南韓的丞相。秦始皇滅韓後,張良設謀博浪沙刺殺秦始皇未果,改名換姓逃至下邳,遇到了神秘的黃石公教他《太公兵法》,從此成為謀略家。張良在謀略上雖有過人之處,但不能像韓信那樣獨當一面,劉邦根本不擔心他對自己會有甚麼威脅,因此一直倚賴張良。

漢高祖二年(公元前205年)三月,劉邦大軍行至洛陽,在張良的謀劃下親自給被項羽殺害的義帝發喪,全軍素縞,哀臨三日;同時派出使臣奔赴各路諸侯,號令天下為義帝報仇,征討項羽,以此爭取民心,也為自己出軍找到了冠冕堂皇的理由。

在為義帝報仇的旗幟下,劉邦一個月之內聚集了五十六萬大軍,浩浩蕩蕩地開往楚國的國都彭城。這時項羽的大軍主力和項羽本人都陷於齊國的戰場上,後方空虛。劉邦一路走來,長驅兩千多里,幾乎沒有遇到任何抵抗,輕易攻取了彭城。

被勝利沖昏頭腦的劉邦認為攻下彭城就是佔據天下了,根本沒有把實力依舊的項羽放在心上,沒做任何必要的部署就忙著「聲色犬馬」去了。

項羽一直沒有把劉邦放在眼裏,直到彭城被漢軍攻下,想起當初在鴻門宴上因為自己一念之仁才得以活命的窩囊廢,居然大模大樣地跑到了他的宮中尋歡作樂,不由得怒火中燒,便點了三萬精兵回師南下。其他士兵則繼續同田橫作戰。

項羽用了一個晚上進軍到蕭縣,擊潰漢軍左翼,到中午就把彭城收復回來了。潰敗的漢軍退到谷水、泗水之濱,被楚軍殺死、擠落水中而死的有十萬餘人,其餘的漢軍向南面山區逃去,到睢水邊上前無去路,後有追兵,又被殺死落水十餘萬人。《史記‧項羽本紀》記載:「睢水為之不流。」

不到一日,劉邦五十六萬大軍就被項羽的三萬精兵打得落花流水,劉邦本人也被楚軍重重包圍住。在危急關頭突然間颳起了一陣大風,飛砂走石,天昏地暗,枯樹斷折,草屋揭頂,一時間楚兵不知所措,劉邦趁機突圍而逃。一同逃出的只有幾十騎人馬,劉邦和家人也失散了,父親太公和妻子呂雉被楚軍捉去當人質。劉邦逃命路上碰到了自己的一雙兒女,就是後來的孝惠帝劉盈和魯元公主。他為了自己輕裝逃命,幾次將兒女推下馬車,虧得夏侯嬰幾次把這兩個孩子拉到車上,劉盈和魯元才得以保住性命。

劉邦這一仗幾乎把平定三秦之後掙來的本錢全都賠光,五十六萬大軍所剩無幾。漢軍從彭城撤回滎陽,一度投降的諸侯王們又都倒向了項羽,形勢急轉直下。滎陽以東的大片地盤被楚軍佔領,如果項羽發起進攻,劉邦沒有任何屏障可以依託;原先能起牽制作用的田橫、陳餘正在同項羽講和,項羽開始把矛頭對準了他。劉邦不禁膽寒,無奈之中只好重新起用韓信。

韓信受命於危難之際,立刻大刀闊斧地向楚軍反撲,很快把滎陽以東的大部份地盤奪了回來。戰線由滎陽向東推進,一直到滎陽與彭城之間的二分之一處,漢軍在這些地方建立了堅實的防禦系統,使得楚漢相爭形勢由漢的極度劣勢進入相峙狀態。(待續)◇ 

韓信領漢軍從漢中進入關中,「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以智取勝。圖為長江三峽古棧道。(大紀元資料庫)
韓信領漢軍從漢中進入關中,「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以智取勝。圖為長江三峽古棧道。(大紀元資料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