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司不了了之,很長一段時間,楊大智被仇恨充斥著,他經常一個人坐著發呆,想復仇,只想復仇。 

後來楊大智就瘋狂賺錢了。做金融,搞大額借貸,一年他就換了車,幾萬塊錢就軲轆成幾百萬。如今,一提楊大智,圈裏誰都知道他,一個腦袋頂別人三個腦袋,能做大生意。在外人看來,他到哪兒都吃的開,開一輛豪華寬大的越野車,夠風光。 

雖然對社會上的不公他已經不再關心了,但聽到高俊峰被判處死刑的時候,楊大智還是很難受,他還答應過幫助高俊峰的妻兒呢。 

林茹帶著兒子一起生活。一天早上,四歲的兒子醒來,說自己做了一個夢,夢見爸爸了。 

爸爸開著很大的車,可累可累了,找不到家。」   

聰聰的癲癇病越來越重了,一有大的響動牠就抽風、吐白沫。 

關叔給李梅介紹了一個天壇附近的狗醫生,李梅去開了一大堆中藥,還特意給聰聰買了一個熬藥的砂鍋。 

每天給狗餵藥就成了妻子的大事兒。其實妻子自己一個人就可以給聰聰餵,但只要在家的時候,張良總是扶著聰聰的腿,幫妻子餵藥。 

聰聰知道藥苦,一般先習慣性的反抗一下,不配合,但只要稍微用點勁兒,牠就不再蹬腿了,牠也沒多大力氣反抗了。張良一手抓牠的前腿,一手抓它的後腿,然後李梅捏開它的嘴,麻利的用針管把藥打進去。 

一邊打藥,李梅一邊哄牠: 「乖,一會兒就好,一會兒就喝甜的了,乖啊。」 

餵完藥,李梅又給牠餵了糖水。 餵好後趕緊把聰聰放到地上,張良說,多可憐呀,天天圈在家裏,張良想起自己關小號的日子了。 

妻子說,「那是你想的,牠可不一定覺得外面好。」 

想想也是,現在聰聰一走路就摔跤,顫巍巍的站不住,上下台階都得要人抱了,牠是越來越老了。 

餵完藥,妻子回到房間看電視去了,《非誠勿擾》。 

隨後傳來妻子的笑聲:「老說優越,有多少錢呀,見了女人話都不會說!」原來說的是《非誠勿擾》裏的一個宅男,自己總有優越感,結果事實證明他是一個妄想狂。 

張良也回到了自己的書房,他正研究電腦的加密系統呢。

七、求救信出現了  

2009年,從馬三家解教回來的時候,老樸的腰也因扛麻包損傷了,一頭黑髮全都白了。他精神恍惚,很長一段時間,別人和他說話,過一會兒他才能反應過來對方說的是甚麼。 

2012年12月,學會用翻牆軟件不久,老樸在網上看到,馬三家求救信在美國被發現了!淚流滿面,他激動啊,差一點兒喊出聲來:成功了,終於成功了! 

四年前在八大隊,張良給了他求救信的底稿,他一個字母一個字母的照抄了兩封,後來藏到了包裝箱裏。當時,他只知道信的大概意思,不懂裏面英文的具體含義,現在在網上,看到這封信被翻譯過來,老樸才明白自己當年抄的是甚麼。這麼大的反響,這麼重要的意義,老樸為自己能參與其中感到自豪。 

抑制不住激動的情緒,老樸想跟帖,想把他的激動表達出來。他在大紀元網友評論中寫道: 「那都是真的,我就是當事人之一。」 (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