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筆者這些在外國接受教育的青年,對中國的傳統節日和習俗的觀感,別說響往,甚至有一種厭惡。筆者討厭的節日,首推黃曆新年,然後是中秋。

討厭中秋是因為覺得這日子確是迷信得好不合理,現在還談《嫦娥奔月》的故事,簡直覺得這是在挑戰筆者的智商底線。所以,這年中秋,家裏委託筆者負責買雞給老家的祖母拜月光時,我便隨口回答,「那我到KFC買一桶雞回去吧!」說這話時正身處巴士,旁邊的六七個乘客都轉頭用一副目瞪口呆的神情望著我,那當然是開玩笑的。

如今,天文台指出颱風會在中秋襲港,那些煩人的家族飯局便會取消,心裏本應興奮,當下反而感到一絲失落。有感自己不玩燈籠,也希望見到孩兒拿著燈籠奔跑的身影;自己的心裏抱怨吃團年飯的時間妨礙自己休息或工作(筆者是工作狂,每天都帶工作回家做的),但也希望感受一家人團聚在一起的溫暖。

忽然想起十年前的中秋夜,筆者還在美國留學,我獨個兒站在圖書館門外,望著圓圓的月亮,忽然想起蘇軾的水調歌頭:「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天氣或會阻擋著大家欣賞月亮,但這些節日其實都只不過是讓家人團圓的藉口而已,及時行樂,珍惜與家人聚首一堂的時光吧。◇

張潤衡
現職心理培訓導師、P牌爸爸、博士研究生、專欄作家︙︙在此跟大家分享一下進擊之生命點滴,齊來增加正能量!www.cyh.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