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正信的迫害成了強大羅馬帝國命運的轉折點。

漫步今日羅馬,諸多建築遺蹟仍讓人追想古帝國的輝煌:神廟、城牆、廣場、噴泉、凱旋門、浴場,當年無不精緻奢華,圓形競技場和馬戲場的規模更加令人歎止,然而羅馬帝國也以背離道德的文明著稱。從帝國一隅開傳的基督教,其信眾因不隨時俗而遭到恨惡,隨之而來的是長達三百多年的迫害;幾乎同時,從羅馬城開始,羅馬帝國全境至少爆發了四次大瘟疫,其覆亡給今人留下深刻的警示,從眾多傳世畫作中,我們仍可見到這場正邪大戰的生動見證。

羅馬帝國是迄今為止歷時最久、民族與文化最多樣化的帝國,人口曾達1.2億,兩倍於公元元年的漢朝;其疆土之遼闊,比印度孔雀帝國和中國漢帝國之和還大。然而對正信的迫害成了這個強大帝國命運的轉折點,在病毒的肆虐下,西羅馬帝國在5世紀就被蠻族輕鬆征服,第四次大瘟疫讓東羅馬帝國人口減少了2,500萬至5,000萬,從此走向衰落。

基督徒的受迫害,從基督復活後第50天的五旬節那天就開始了。據菲利普‧沙夫在《基督教會史》中的記載,此後羅馬帝國先後有10位皇帝對基督教發動了慘厲的迫害。

尼祿殘害基督徒與羅馬城瘟疫

最臭名昭著的是尼祿皇帝在公元64、65年間對基督教的迫害。尼祿統治期間的幾位羅馬史學家證實,公元64年7月18日夜,尼祿為建造新的羅馬城故意縱火,而後嫁禍於基督徒。在他指使下,不少針對基督徒的謠言流傳開來,他們被誣衊為殺嬰祭神並啖肉飲血、耽於狂飲和亂倫等,社會上的所有惡行都被歸罪於基督徒。

古羅馬史學家塔西佗在《編年史》中記載:「在皇帝的私人競技場上,一些基督徒被蒙上獸皮,讓狼狗活活咬死,另一些人被緊緊地捆在十字架上,點燃後作為黑夜中的火炬。身穿馭手服裝的皇帝和人群混在一起欣賞這一壯麗奇觀。」

《尼祿的火炬》(The Torches of Nero),1882年作,私人收藏。(維基百科)
《尼祿的火炬》(The Torches of Nero),1882年作,私人收藏。(維基百科)

四年後,尼祿本人被殺。公元65年,羅馬爆發嚴重瘟疫(後世學者認為可能是重症瘧疾),據載有3萬人喪生。

使徒保羅和彼得都殉道於尼祿當政時期。文藝復興時期畫家貝卡弗米的畫中,保羅穩居聖座,一手持劍,一手持聖書(《新約聖經》諸書約有一半為他所寫),至死捍衛正道;背景中他被尼祿士兵斷頭的一片血雨腥風,將聖者無懼亦無求的平靜襯托得格外有力。

圖密善皇帝強迫基督徒敬他為神

《啟示錄》的作者約翰透露自己因信仰被流放到拔摩島,這應發生在1世紀末期圖密善(81 – 96年在位)當政末期,圖密善是第一個要求人民把他當作「我們的主和上帝」來崇拜的君主。基督徒不願苟同,因此又遭迫害。據載,圖密善的姪女尤利亞、堂兄弟克勒蒙斯也因信仰分別被流放與殺害。約翰則在島上接獲異象,寫下了這部偉大預言。

希羅尼穆斯‧博斯(Hieronymus Bosch),《拔摩島上的聖約翰》,約1500年作,柏林國立博物館藏。(維基百科)
希羅尼穆斯‧博斯(Hieronymus Bosch),《拔摩島上的聖約翰》,約1500年作,柏林國立博物館藏。(維基百科)

圖拉真皇帝與第一次大瘟疫

圖拉真皇帝(98 – 117年在位)當政後,讓猛獸撕裂咬碎了安提阿第二任主教依納爵,也讓後者憑藉「我是神的禾穗!」等名句流芳百世。圖拉真與普林尼的對話也顯示他在小亞細亞的迫害越演越烈。

這三位皇帝身後的125年爆發了一次蝗災,緊接著是第一次全國性的大瘟疫(奧羅修斯大瘟疫),奪走了近百萬人的生命,後世學者認為這是天花最早流行的記錄。《聖徒傳》的作者兼歷史學家約翰‧傅克斯這樣寫道:

「因無人埋葬而在街道上開裂、腐爛的屍體——腹部腫脹,大張著的嘴裏如洪流般噴出陣陣膿水,眼睛通紅,手則朝上高舉。屍體重疊著屍體,在角落裏、街道上、庭院的門廊裏以及教堂裏腐爛……在海上的薄霧裏,有船隻因其罪惡船員,遭到上帝憤怒的襲擊而變成了漂浮在浪濤之上的墳墓。」

「四野滿是變白了的挺立著的穀物,根本無人收割貯藏,大群快要變成野生動物的綿羊、山羊、牛及豬,這些牲畜已然忘卻了曾經放牧他們的人類的聲音。在君士坦丁堡,死亡人數不可記數……屍體只好堆在街上,整個城市散發著惡臭。」

「每一個王國、每一塊領地、每一個地區及每一個強大的城市,其全部子民都無一遺漏地被瘟疫玩弄於股掌之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