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博士馮軍旗關於中共河南縣級官場亂象的調查報告論文日前被大陸媒體及網絡翻炒。報告列舉中共縣級官場家族化等14大亂象。此前中共基層政權黑社會化已被廣泛披露。有分析指,中共黨組織自上而下已徹底潰爛;解散黨組織,從基層做起,不但可行,而且水到渠成。

2008年3月北大社會學博士馮軍旗開始在河南新野掛職擔任縣長助理,兩年後返回北大時,馮軍旗的兩個大箱子裝滿了訪談材料,在數百個訪談對象中,有包括縣委書記在內的161個黨政一把手。2010年8月,馮軍旗進入當代中國研究所工作,將近30萬字的論文初稿給了《南方周末》;但馮並不想讓這篇論文儘快見報。直到2011年,河南新野地方政府換屆後,馮才同意發表論文《中縣幹部》中關於政治家族的章節;原始論文中以「中縣」代替河南新野。

中共縣級官場家族化

馮軍旗在論文中披露,河南新野共有副科級以上幹部1013人,其中副科680人,正科280人,副處40人,正處5人。在這個副科以上幹部剛過一千的農業縣,具有血緣和婚姻關係的政治家族就有161家,其中,產生5個以上副科級以上的大家族21家,5個以下2人以上的小家族140家。政治家族子弟有向紀委,組織,公檢法,縣委辦等核心部門聚集的趨勢,同時向外部延伸。由血緣和姻緣編織的關係網絡能延伸到南陽,河南省會鄭州,甚至北京。

新野縣政治家族存在如下特點:

1.不少都是行業內或者系統內繁殖,具有一定的世襲性;

2.副處級以上的縣領導子女一般至少有一個副科,不少還是正科;

3.政治家族的大小和家族核心人物的權利和位置成正比;同時和後代數量也成正比,後代越多,家族內出的幹部也越多。

報告稱,政治家族最大的問題是形成了地方利益集團和勢力集團。政治家族的壟斷,令平民出身的幹部的不公平感與日俱增。

馮軍旗的論文部份內容2011年見報之前,新野副縣長高志科,市政公用事業管理局局長程文和曾當過六年財政局長的紡織集團副董事長高照陽、原新野縣組織部長李玉芬先後被「雙規」。

中共官場14種亂象

馮軍旗在報告中列舉縣級官場的14種亂象:

1.吃喝是官員非常重要的工作之一;

2.官員絕不會混同於老百姓,官的樣子是衣服裝扮起來的,是車子、房子等待遇抬舉起來的,是前呼後擁捧起來的;

3.官員的選拔任用與百姓無關,百姓喜歡沒有用,基層推舉也起不了多大用,起決定性作用的還是看上面有沒有人;

4.在年齡與崗位掛鉤的硬性標準之下,更改年齡已經成為官場公開的遊戲規則;

5.相比於年齡「槓槓」,黨員身份更是為官必不可少的基礎;

6.黨校是官員「文憑批發基地」;

7.有財權的官員提升快,管錢管物的位子,總是擁有著比別人更為優越的地位;

8.只有縣委書記算官,別的都不算官;如果縣長接任不了縣委書記,那他的仕途就算到頂了;

9.悖逆一把手是死路一條;

10.送禮是官場的一道獨特風景,每逢年節,縣領導們從收禮者搖身一變成了送禮者,去市里,去省會,甚至去北京;

11.官場是一張血緣與姻緣構築的族網;

12.反腐也遵守官僚共同體內默認的潛規則,進行有選擇、有區別的規避;領導保或不保成為辦案的大前提;

13.官員作風問題發生越來越多,但被查處的越來越少;官員玩女人已不算個事,2005年以來,沒有一名官員因為作風問題被查處;

14.明規則與潛規則並存,大家心照不宣,抨擊腐敗者為官場所不屑。

中共基層政權已黑社會化

早在2001年,大陸著名經濟學家楊帆指出,中共部份基層政權已經出現黑社會化,黑白兩道成為利益共同體,政客與黑社會勾結謀取暴利。大陸國情研究小組成員學者胡鞍剛統計,大陸改革開放後,這部份所有社會非合法收入高達六十萬億人民幣。

據大陸社科院的一份抽樣調查的結果顯示,目前45%以上的農村的村委會,是由黑惡勢力當選的。

山西省公安廳2015年10月26日對外通報,今年以來,山西各級公安機關共抓捕「黑惡勢力」疑犯869名。其中,拘捕涉案的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村支部書記、村主任共27人。

中共黨喉《人民日報》2015年10月27日的報道承認,村組幹部貪腐線索基本上一查一個準。山西太原市晉源區區委常委、紀委書記張彤說,「比較而言,村主任、村支書屬於高危崗位。」

港媒2013年7月《黨風整頓大背景揭秘》的文章中說,中共統治的下層(縣鎮兩級)不僅完成了黑社會化,而且這種黑化有向中層發展的趨勢。政治上的黑化還不同於社會層面的暴力組織化行為,而確指程序規則的私有化和黑幕化。比如,在湖南省民政廳出了「兩歲上學、十四歲參加工作」的女處長;再比如,在四川成都市出了身帶四個護照與攜巨款出逃的副區長,凡此等等。

習近平掌權後,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中辦主任令計劃、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國安部副部長馬建都已經落馬。這些曾經是中共各個重要部門或者軍隊的頭目紛紛落馬.顯示出中共這個黨組織自上而下已徹底潰爛。

解散中共黨組織 從基層做起

2004年11月,大紀元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一針見血地指出,中共黨組織像一個巨大的邪靈附體附在中國社會的每一個單元細胞上,以它細緻入微的吸血管道控制和操縱著整個社會。它用暴政掠奪和控制資源,又用所獲資源驕奢淫逸和控制社會。黨組織不創造任何財富,要靠人民養活,卻壟斷和支配人民的財富迫害人民。

《九評共產黨》問世之後掀起「退黨、退團、退隊」(三退)大潮,到目前,已有超過二億四千八百萬民眾發表了三退聲明。

2015年11月,大紀元發表系列評論《解散黨組織》指出,古今中外的歷史說明,沒有黨組織,中華民族更輝煌,中國社會更和諧;沒有黨組織,中國才會太平。解散黨組織,從基層做起,不但可行,而且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