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學教授鄭也夫近日呼籲,中共應退出歷史舞台。原北大畢業生王軍濤對大紀元記者說,中共不會「淡出歷史舞台」,它的死像會很難看;原北大教授夏業良認為,中共退出歷史舞台,不會有甚麼「過渡期」。

北大教授鄭也夫近日發文呼籲,中國共產黨應避免暴力、社會動盪的方式,和平地「淡出歷史舞台」。他還在文章最後說:「我們今天還沒走到將一切責任都推給政治家的時候。因為今天的書生還沒有盡責。如果他們都忠實於自己的良知,都勇於講出自己的看法,中國不會是今天的樣子。」

王軍濤:多數知識份子不喜歡中共

對此,大紀元記者採訪了兩名旅居美國的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北大前經濟學教授夏業良。

王軍濤說,作為知識份子來說,對這個世界是有責任的。「像也夫先生站出來的這樣的人太少了,我希望很多知識份子能夠像也夫先生這樣去想問題」,但僅僅用呼籲的方式是沒辦法結束共產黨的專制統治,還要行動起來才行,還應組織民眾去對抗暴政。

在當今中共嚴控輿論,翻牆都要罰款、傳喚的情況下,像鄭也夫這樣公開提出共產黨退出歷史舞台的知識份子可謂是鳳毛麟角。

王軍濤說,其實,中國大多數知識份子都不喜歡共產黨。他們雖然不願意去把它講出來,但是在私底下講得很多,「我們私底下聊天的時候,我幾乎找不到甚麼知識份子說共產黨好話的」。包括一些五毛這種知識份子,他們也不喜歡共產黨、不喜歡中國現狀。

王軍濤:中共的死像會很難看

幾乎與鄭也夫教授同時,大陸100多名公共知識份子在新年前夕也連署發表感言,質疑中共過去40年的改革是「假改革」,認為中共的「改革已死」等。王軍濤說,這說明中國知識份子對大是大非還是明白的,而且他們也都希望中國能有一個變化,中國能夠憲政民主制度。

王軍濤表示,現在很多老百姓都希望中共早日垮台,但中共不會「淡出中國歷史舞台」。「中共政權要結束的話一定是一個非常難看的樣子死去,它的死像會很難看。因為它做的罪行太多了。能夠淡出都是屬於那些基本上沒做甚麼壞事或者在它還在執政的時候把這個壞事都彌補了。」

夏業良:中共統治搖搖欲墜

北大前經濟學教授夏業良對大紀元記者說,體制內學者現在越來越失望,看不到中共改革的可能性、看不到改良的這種可能,所以他們也是越來越多地發出自己的聲音,但中共當局基本上不會聽得進去的,中共正朝著反人類、反文明的道路在瘋狂地奔跑,正往懸崖下面跑。

夏教授也談到了目前外界談論的中國社會「逢九必亂」的問題。他說:「亂不亂,我現在還不知道,但是逢九會出大事。」

他還列舉了過去「逢九出大事」的多起例子:1949年中共竊取政權;1959年大陸開始了為期三年的大飢殣,廬山會議中共打倒了彭德懷等;1969年中蘇之間發生「珍寶島戰役」;1989年中共大屠殺六四學生及民眾;1999年中共鎮壓法輪功團體等。

夏教授認為,現在是2019年,大家希望中國能發生更大的變化,說不定中共的統治就會搖搖欲墜。他希望中國人能齊心協力朝這個方向去努力,希望2019年成為中國制度變革的一個開端。

對於鄭也夫教授等人說的中國社會會出現平穩的「過渡期」的問題,夏教授並不認同。他說,制度變革就是過去講政治體制改革,從過去的一黨專制過渡到民主機制可以用「過渡時期」,而中共一貫堅持一黨獨裁,所以沒有甚麼「過渡時期」的問題。

他說,現在要嘛就是一場變革,無論是暴力革命還是非暴力革命,變革之後如果要建立一個新的政權,那當然需要一段時間的磨合,但那屬於「磨合期」不是「過渡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