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中共靠「謊言」加「暴力」發家和維持,但是在今日謊言不靈的情況下,只能靠暴力消滅「真話」來維持表面的穩定,效果卻適得其反。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在新書披露,他在部隊關押期間,看守他的武警士兵不信中共謊言宣傳而來向他了解六四真相。

高智晟在新書《2017年,起來中國》披露,曾經有21個月由北京武警總隊第三師第十七支隊第二大隊看管,囚禁在北京昌平區山區裏。

高智晟通過跟看守他的武警士兵接觸了解到了很多中共對部隊控制的驚人手段——消滅真話。

書中講到,高智晟接觸到的每個新兵幾乎都提到,剛到部隊時都有一次統一考試,開始時誰也不知道這個考試的目的是甚麼。考完後,就會有一批新兵被退回原籍。他們經過交流後才發現,被淘汰的新兵都是在答試卷時選擇了說真話、有正義感傾向者。

那些被退回去的新兵都感到一頭霧水,公開的原因是說他們有心理疾病或有激進傾向。其實,服役一年以上的老兵都知道,考試的目的就是淘汰說真話的人、有正義感的人。

即使僥倖沒有被淘汰,在後面的部隊生涯中,如果沒有學會足夠的狡猾,一不小心說了真話,就會將整個集體上下折騰成一個「丑聞」。

其中,看管高智晟的武警士兵夏智成善良、單純,因為講真話而給部隊「闖禍」,遭到毆打、體罰,整個關押點的武警都受到牽連。

一次,師裏突然來人組織了一次考試,考試前一名幹事官員慷慨陳詞,告訴士兵,這一次必須講真話,講了真話也不用怕,師裏會堅決保護講真話的人。結果,上當講了真話的人只有夏智成一個人。

現場判卷結果是那名鼓勵講真話的幹事官員又一番陳詞:

「哪位是夏智成?」他問。

夏智成一下站起來應答。

「好,有種小伙子,終於發現了一個。」

那幹事官員還把夏智成的答題部分念了一遍。

考試一結束,輪到夏智成上哨,他進了高智晟的監禁室,還等待著上級的表揚。不料,半個小時後有人進來替換他,悄悄告訴他,現在整個關押點的人都蹲在地上挨打,他出去就準備挨打。

半個小時後,夏智成又進來站哨,高智晟發現了夏智成眼裏的恐懼,那種恐懼令高智晟終身難忘。而這種士兵被毆打的事件經常發生,這讓高智晟內心無限地哀傷,因為他們還都是些孩子。

原來,夏智成一出去就被班長拉到空房子裏打了一頓。但這禍事並沒有因為夏智成的挨打而結束,只是剛剛開始。整個關押點的士兵都受罰下蹲半天、中午飯不能吃,而且還被列為嚴重事故上報大隊、支隊,最後全師通報。

高智晟說,這是中共部隊的邪惡責罰機制,叫「一人得病全體吃藥」,逼著所有的人都恨那個「犯錯誤」的人,逼著人人監視別人並即時告密。

高智晟在這21個月的被囚禁期間,還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關押點的新兵與他熟悉之後都會好奇地問他同一個問題,就是「六四」事件的真相。尤其,老兵即將復員的階段,在最後幾天都問這個問題。

原來,這些士兵在當兵前從來沒有聽說過,但是在中共的洗腦教育中反而讓士兵知道有這麼一回事,但是他們都不相信政府說學生殺死大批武警官兵。

在中共播放的洗腦教育光碟中,一個北京武警總隊隊長聲淚俱下地說,他帶了一萬多名官兵進去,出來時僅有800人「倖免於難」,說學生對官兵的仇恨和屠殺的慘絕人寰是人類歷史上空前絕後的。

然而,士兵們卻有另外的一套思考:「一群訓練有素的軍人還死了那麼多,那學生死得應該更多。」「沒有說有學生死亡?」「不管學生死多少,也應該讓我們知道呀。」

一些上網技術好的人,因此上網了解到六四屠城真相。知道真相的士兵說:「賊喊捉賊是共產黨的強項。」

高智晟認為,這是最能說明中共洗腦教育失敗的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