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一年一度的律師執業考核開始了,有網友晒出了「北京律師執業年度考核登記表(2018年度)」。與往年不同的是,這是原公安部常務副部長、新任司法部長傅政華履職第一年對律師的年度考核。從考核表格需要填寫的內容來看,明顯地帶有公安部門的風格和色彩。

根據登記表,律師們除了需要填寫基本的個人信息外,還要填寫「是否被公安機關或其它機關採取強制措施」、「是否受到刑事處罰(含故意犯罪或過失犯罪)」、「是否受到證券部門、稅務部門、社保稽查等部門的處罰」、「有否在法院、看守所周邊違規設立辦公室和分支機構」、「有否通過網絡、媒體發佈不當言論受到公安機關、司法行政機關和律師協會約談」等。難怪有律師表示:司法局幹了國保的活兒,這簡直就是訊問嘛!

事實上,以往訊問、抓捕律師的幕後主使之一正是任職公安部時的傅政華,著名的「709律師案」就是其中之一。美國國務院於4月21日發佈《2017人權國別報告》中提到,中共政府打壓維權律師,那些承擔敏感案件,例如捍衛異議人士、家庭教會活動家、法輪功學員或政府評論家等人權的律師,會被暫停或撤銷營業執照與法律許可,律師協會拒絕或延遲發出這些人的續聘許可。其中特別提及的維權律師王全璋,在2015年發生的709大抓捕後至今仍然失蹤。對此,傅政華的罪責難逃。

這樣的傅政華被轉任司法部後,也絕不會改弦更張。在3月其履新後,即召集律師集體學習憲法會議,並強調律師要堅持中共對律師工作的絕對領導,提高政治站位等。4月,山東省司法廳宣佈,26名律師將成為掛職官員,主要參與解決信訪、拆遷等工作。旅美維權律師、法律學者滕彪認為,這有可能是傅政華授意的招安新招,其將導致維權律師的空間被壓縮。

顯然,加強對律師、尤其是維權律師的控制、打壓,是傅政華就任司法部長後的重要思路,是以推出有公安色彩的律師考核登記表也就不足為奇了。這樣的傅政華也似乎仍走在其前兩任吳愛英、張軍迫害律師、迫害良善的非法之路上。

另據4月24日《新疆日報》報道,23日,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司法部部長傅政華一行與自治區黨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朱海侖和自治區相關部門就「全面依法治疆」舉行座談。報道顯示,傅政華已兼任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一職。

今年「兩會」後,中共當局即發佈了《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除了撤銷「中央綜治委」及其辦公室、中央「維穩領導小組」及其辦公室和中央「610辦」三大機構,同時將其職能併入中央政法委等,對外傳遞不一般的信號外,還公佈了新成立的五個委員會(小組),其中之一就是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

按照官方的說法,該委員會的成立是為了「加強中央對法治中國建設的集中統一領導」,「更好落實全面依法治國基本方略」,其作為中央決策議事協調機構,主要「負責頂層設計、總體布局、統籌協調、整體推進、督促落實」,簡單來說就是要研究依法治國方面的重大事項、重大問題,要在立法、執法、司法等方面加以推進。

可以肯定的說,不出意外的話,委員會主任還將是習近平,其組成人員至少應包括最高法、最高檢、中央政法委、司法部、公安部、國安部、宣傳部、國家信訪局等的主官。由於其辦公室設在司法部,所以傅政華任辦公室副主任並不出乎意料。

筆者曾在此前分析中指出,具有江派背景且一直所為與「依法治國」背道而馳的周強、張軍、郭聲琨、傅政華分別「當選」,其實是件很諷刺的事情,釋放出的也是危險的信號。具體到傅政華,其在2017年曾與巴拿馬前總統、俄羅斯總檢察長的兒子、烏茲別克的情報大佬等人權惡棍一起出現在人權團體向美國政府提交的惡人名單中。

由被稱「人權打手」的傅政華負責所謂「依法治國」,對外的影響是極其壞的。儘管有一種說法是北京高層在利用其「黑吃黑」,但其所為明顯是在給提倡「依法治國」的高層添堵,從而導致外界如此理解:其所為正是高層真實之意,即為了中共政權的穩定,全面壓制基本人權。

目前,不僅新疆人權急劇惡化,而且維權律師高智晟、王全璋、江天勇、余文生等也都被非法關押,至今沒有個說法。此外,各地仍在延續對法輪功的迫害,對異見人士的打壓。無疑,不直面這些問題,作為掌舵機構的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就只能是跛腳走路,所謂的「依法治國」也只能是水中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