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6月15日,湖北省宜昌市中法對周永康的兒子和妻子的案件,進行了公開宣判,與以前有些人的疑慮不同的是,有關方面並未因為這位前「政法王」的庭上配合與態度較好而放過他的家人,但從兒子周濱和妻子賈曉曄的判決結果看,似乎這裏依然有指控方與其談判交易的跡象,也就是說,假如他們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二審不會加刑,但他們卻都放棄,其原因成疑,可能有些罪行沒有徹查嚴究,他們自己心裏最明白,按道理應當會判得更重,或者面臨極刑,看來,不僅「刑不上常委」的慣例被打破,而且家人親友涉案也難逃法網,這一點令人對王歧山打「老虎」的舉動刮目相看。

官媒的報道說,法院認定,被告人周濱和其父周永康共同利用周永康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折合9804.66萬元(人民幣,下同),數額特別巨大,是周永康受賄共犯,其行為已構成受賄罪;周濱夥同他人,利用其父周永康職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請托人謀取不正當利益,收受請托人財物,共計折合1.24億餘元,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構成利用影響力受賄罪;被告人周濱身為單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違反國家規定,未經許可經營國家限制買賣的物品,擾亂市場秩序,情節嚴重,其行為還構成非法經營罪。

毫無疑問,這不是一個冤案,許多中共高官在位時,都通過其家人捲入受賄的醜聞,而他們自身則竭力裝扮成「清貧廉潔之士」,問題是,「一人得勢,雞犬昇天」的社會風氣,如何形成「無官不貪」的氛圍,應當從缺乏監督和制約,官員權力過於集中的政體裏尋找答案,而失勢後的官員也會「樹倒猢猻散」,家人親友也跟著遭殃,像周永康這樣幾乎「全家覆滅」,的確令人一讀三歎,曾幾何時,他還在重慶與薄熙來肩並著肩,滿面春風地勁揮小旗,好像前程似錦,前呼後擁的歡呼聲猶在耳邊,但一瞬間均成昨日黃花東流而去,從此,伴隨這個曾經鼎盛過的家族的是,漫漫的,淒涼的,無盡的長夜。

必須承認,王歧山抓捕周永康,由於體制的原因,帶有濃烈的官員內鬥的色彩,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之流,當年要盡力捧出的政治新星,決非習近平,也許他及其家人的貪腐較之其他同僚並不為過,如果政治上別站錯隊,可能政敵無暇顧及,但問題是,「政法王」的操控公檢法司大權的快感,曾使其一言九鼎,頭腦發熱,連胡溫都奈何不得,為了確保家族及同盟者的利益,他必得鋌而走險,可是,他獨掌的武警無法與正規軍抗衡,連同其它政治勢力絞在一起的因素,使其功虧一簣。總的來說,與他自己的心狠手辣相比,我倒覺得現在的對手對其還算是仁慈的,因為依照刑法規定的犯罪額度,他應當判10次死刑,那樣,張子善和劉青山才地下不會喊冤。

官媒的報道還說,法院同時認定,周濱具有自首、坦白、積極退贓、認罪悔罪等法定或酌定從輕處罰情節,遂以其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3年,並處罰金1.9億元;犯利用影響力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8年,並處罰金1.6億元;犯非法經營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並處罰金20萬元,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8年,並處罰金3.502億元;對其違法所得予以追繳,上繳國庫。

由此看來,不僅對周永康本人留下一條小命不殺,而且對兒子也網開一面。只要翻翻刑法的條文,就知道官方在抓捕他之後,就與其交代了政策,放是不可能放的,但也絕不會掉腦袋,所以,他可能配合警方,做了「污點證人」,這對制服周永康起到過震懾的作用,其實,也許兒子是第一次經歷這樣人生大起大落的挫敗,任憑警方驅使,而對周永康來講,則是小菜一碟,這種家人親友反目為「證」的做法,在他主管下的政法系統十分流行,警員們幾乎每天都在做,往往百戰百勝,他的政治對手用同樣的辦法逼其就範,一定使他哭笑不得。這大概就是他出庭時目光呆澀,一頭「棉花」的真實原因吧。

同樣的,他的妻子賈曉曄也大概類似,據湖北省宜昌市中級法院官方微博6月8日披露,近日,宜昌市中級法院依法對賈曉曄受賄、利用影響力受賄案一審公開宣判,認定被告人賈曉曄犯受賄罪、利用影響力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9年,並處罰金100萬元;對其受賄所得贓款贓物予以追繳,上繳國庫。可見,她與周的兒子周濱都是一個師傅教的,賈曉曄也當庭表示服從法庭判決,不上訴。該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看來,這一家人象商量好了似的,都是一審完事,利利索索地進勞改隊,著實有點詭異。

這裏的秘密應當從周永康的判決書裏細尋,我注意到他與其他一些高官不同,法庭在附加刑裏未說「沒收全部財產」,而是「沒收財產」,也就是說,可能與其達成雙方妥協的結果,給你老周留下一筆養老的錢,足夠餘生消費享受的,吃點海鮮山珍的,不在話下,類似的,對賈曉曄和周的兒子也大同小異,才罰了賈100萬的小錢,她當然樂壞了。因為依她的條件不可能受賄這麼少。他們服刑後,不僅可以自費點菜,而且利用金錢打通關係,就會把減刑的「小車」推得飛快,等人們的關注度逐步降低,就可以「假釋」、「保外」甚麼的,花樣多著呢。周永康及其家人深知,他們的入獄不會改變中國司法的制度性腐敗,「有錢能使鬼推磨」的風氣,有助於他們死裏逃生。關鍵是眼下要狡猾地活下來。

2016年6月16日於多倫多 姜維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