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隔壁發出乒乒乓乓的撞擊聲,隨即又傳來人的慘叫聲,聽了讓人毛骨悚然。預審官與書記員停頓下來,互相看了一眼。又看看我,似乎在琢磨,是否應該讓我聽到這種聲音。聽到的好處是,讓我老實一點;但壞處是,恐怕我又要鑽他們法制的空子……

「把門關上。」眼神間拿不定主意的大黑熊,輕聲吩咐書記員。過了片刻,大黑熊對我說:「算你好運啦!要是在從前,再早個十年、二十年,你們這些政治犯,也要被打得死去活來。」大黑熊暗示:在隔壁受刑的,是刑事犯;你是政治犯,所以待遇不同。

我心下有數,因為天安門事件成為國際聚焦的大事件,中國政府備受國際壓力,雖然把民運領袖關起來,但是否動用酷刑,他們一時還有所顧忌。

預審,被稱為「提堂」,就是審問、審訊的意思。然而,本能的,審訊激起了反審訊。通過大黑熊的提示,我能推測對方已經知道了甚麼和不知道甚麼;也能揣度出,外面的人,誰揭發了甚麼,誰掩蓋了甚麼。這是一場心理戰,可以測試出審訊和被審訊兩方的智商高低。自以為是的大黑熊,智商並不高。

大黑熊的審問,反而讓我瞭解到當局的動向。此時,在外面,整個中國社會,尤其全國各大學,正按照中國政府的部署,開展「人人過關」運動。所謂「人人過關」,就是,不管你是否參加過民主運動,都必須寫一份材料,交代自己在民主運動中做了甚麼、看見周圍的人做了甚麼;如果參加過遊行示威,還被要求檢討自己的行為,向黨認錯。否則,是共產黨員的,會被開除黨職;是共青團員的,會被開除團籍;有工作的,會被開除公職;即將畢業的學生,要麼得不到工作分配,要麼分配不到好的工作。

於是,全國範圍內,包括學校、政府機關、國營企業等,許多人,都接受當局的脅迫,遵照當局的命令,紛紛寫下交代材料,承認自己的「錯誤」,並檢舉揭發他人。而僅僅在兩個月前,他們還都是民主運動的積極參與者,個個熱血沸騰、慷慨激昂!而如今……在那場「人人過關」的鬧劇中,中國社會百態,中國人的國民性,盡顯其中。

在揭發材料裏,我被指為煽動家、主謀,是整個廣州民運的導演,是一切事件的源頭——這或許沒錯。二十五歲的我,是廣州民運的「幕後黑手」,是共產黨在廣州的頭號敵人,這是當局對我的定性,我必須為之承擔責任。

鬧市中的鐵石籠子

一個鐵石籠子,幾乎密不透風,放在車水馬龍的鬧市中。鬧市上,人來人往;而籠子裏,也有人,是被關著的人。鬧市上的人們,各自營生、忙碌,對籠子裏的內容,渾然不覺,漠不關心。

這個鐵石籠子,就是廣州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又稱黃華看守所。它位於黃華路,一條不大的馬路,卻處於廣州市中心的深處。我被突然推進這個籠子裏,隨著身後一計轟隆的悶響,厚重的鐵門關上,瞬間與世隔絕。(18)◇

(選自陳破空《不受歡迎的中國人》/附錄:我的中國故事。香港開放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