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將王齕攻克上黨。 (圖/ 新唐人)
秦將王齕攻克上黨。 (圖/ 新唐人)
趙括繼承了他父親馬服君的爵位。(圖/ 新唐人)
趙括繼承了他父親馬服君的爵位。(圖/ 新唐人)
相關文章

公元前270年,范雎面見秦王,確定了遠交近攻的戰略,以韓國和魏國為首要攻擊目標。這一年秦國進攻趙國的閼與,被趙國的馬服君趙奢打敗。公元前262年,秦國名將白起攻佔野王,將韓國的領土切割成南、北兩塊,野王北面的上黨郡十七座城岌岌可危。上黨守將馮亭將十七座城獻給了趙國。平原君趙勝,奉趙孝成王之命前往受地。此舉激怒了秦國,直接促成了秦、趙的戰略決戰,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長平之戰。

韓守將馮亭拒封候 秦將王齕攻克上黨

長平之戰是從公元前262年開始的,當時趙孝成王讓平原君去接受上黨十七座城時,還帶了一個封賞令,封上黨的守將馮亭為華陽君。馮亭流著眼淚說:「我不想同時做三件不義的事情:第一件不義的事,我幫助韓國守上黨郡,但是我不能以身殉國,跟這個城池共存亡;第二件不義的事,韓王曾經跟我講:『如果守不住,就把這十七座城獻給秦國。』我沒有聽韓王的話,把這十七座城獻給了趙國,這是違背了主命;第三件不義的事,如果我再接受華陽君的封賞,等於是賣地求榮,所以我不會接受這個封號。」他也給了平原君趙勝一個警告:「本來秦國認為上黨十七座城,已經是在秦國的囊中,馬上就可以打下來了,現在跑到趙國去了,等於是秦國人耕種而趙國人收穫,秦國人一定會非常憤怒,請趙國做好秦國進攻的戰略準備。」趙王沒有聽從馮亭的建議,犯了第一個錯誤,沒有派人去守上黨。

兩年後,公元前260年,秦國再一次進攻上黨。公元前261年,秦國沒有馬上進攻趙國,而是進攻了韓國一個叫緱氏的地方,在今天的河南偃師市東南,還進攻了趙國一個叫做藺的城市,在現在的山西省柳林縣。公元前260年,秦國派大將王齕進攻上黨,由於上黨沒有任何防守準備,很快就淪陷了,十七座城的百姓紛紛逃往趙國。趙國這時才派兵去援救上黨,領兵的將軍是廉頗。

廉頗這一次援助上黨,非常不順利,跟秦國有幾次遭遇戰,屢戰屢敗。於是,廉頗改變了戰略,不再跟秦國發生正面衝突,而是退到了長平,就是現在的山西省高平縣附近,在那個地方築起營壘,打算以消耗戰的方式拖垮秦國。秦軍從它的國家出兵遠征,後勤保障非常不利,而且秦、趙兩國的戰略決戰,投入的兵力非常多,當然每天消耗的糧食、草料、弓箭等等也會多,所以廉頗的想法是拖垮秦軍,那時秦國自然會退兵。

廉頗救上黨打消耗戰 秦相范雎施反間計

這時趙孝成王又犯了一個錯誤,就是在秦、趙兩國決戰的關鍵時候,他想跟秦國講和。當時朝廷上有兩種意見:一種意見是要派一個趙國非常有地位、身份的人到秦國去講和,說明趙國很重視跟秦國的關係,提出建議的是大臣樓昌,但是這建議受到上卿虞卿的堅決反對。虞卿說:「趙國如果想跟秦國講和,就不應該派人去秦國,而應該派人去魏國和楚國。如果魏國和楚國肯幫助我們的話,可以從秦國的後面去進攻秦國。這樣秦國北面跟趙國作戰,南面和楚國、魏國作戰,兩線作戰它是受不了的。在這種情況下,秦國肯定會答應跟趙國講和。」

結果趙孝成王犯了第二個錯誤,在外交上失誤,派了一個地位很高的、叫做鄭朱的人,到秦國去跟秦國議和。鄭朱到了秦國,秦國對鄭朱接待的規格非常高,感覺對趙國這個和議非常重視。趙孝成王問虞卿:「你看這個和議前景怎麼樣?」虞卿說:「趙國完蛋了!為甚麼?秦國對鄭朱非常客氣,唯恐天下不知道。秦國炒作這件事情就是要給諸侯各國一個明確的信號,就是趙國不想再跟秦國打了。當趙國表示不想跟秦國作戰時,別的國家也就不會考慮來救趙國了,這等於斷絕了諸侯援救趙國的念頭。」趙國上卿虞卿說:「現在各國派往秦國的使節,已經相繼要到達秦國了,他們是去祝賀秦國這一次戰爭的勝利。」

但是秦國確實遇到了廉頗頑強的抵抗,怎麼也打不進廉頗建起來的壁壘。這時應侯范雎提出一個策略,就是反間計。他派人在趙國到處散佈謠言,說:「秦國人不害怕廉頗,因為他屢戰屢敗。廉頗跟秦將王齕打好幾次,每戰必敗,所以廉頗這個老頭子是不能再用了。秦國怕誰呢?最怕那個血氣方剛的名將趙括。如果趙括領兵的話,秦軍不敢再打,肯定會捲鋪蓋回家了。」

趙王中秦反間計 擬用趙奢之子趙括

這消息傳到了趙王的耳朵裏,趙王就想用趙括去替代廉頗,這個決定遇到了很大阻力。第一個阻力就是來自趙括的父親馬服君趙奢。趙奢這時已經死了,但他生前就堅決反對趙括做將軍。馬服君趙奢是趙國的名將。公元前270年,秦國進攻韓國閼與的時候,很多人都不敢去跟秦國作戰,趙奢挺身而出,在閼與大破秦兵,威名震動天下。趙奢的兒子就是趙括。趙括小時候也很喜歡讀兵書,凡是他父親讀的兵書他都看,而且他還喜歡跟他父親討論怎麼樣行軍打仗,每次談論起來頭頭是道,趙奢都說不過他,行軍打仗在他那裏簡直是小菜一碟,像兒戲一樣。趙括的母親很高興,跟趙奢講:「你這兒子真是將門虎子,看樣子將來也可以做一個很好的將軍。」趙奢當時臉色都變了,說:「趙括是不能做將軍的,恰恰是因為他談起戰爭來非常地輕鬆,正是他不能做將軍的原因。」

戰爭是非常危險的,而且戰場上的情況瞬息萬變。作為一個將軍,肩負的不僅是一場戰爭的輸贏,而且是所有士兵的生命。一個錯誤的決策,就可能把幾十萬的士兵送入死地,這是一個多麼重大的責任。所以作為將軍應該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一樣,要非常謹慎小心,同時要廣泛徵求各方面的意見,即使這樣還生怕有不周到的地方。可是趙括談起用兵打仗,就像兒戲一樣,如果他當將軍,一定是個剛愎自用的人。趙括覺得戰爭很輕鬆,覺得自己很勇猛、很正確,肯定不會去徵求別人的意見,也聽不進任何別人的意見。所以如果趙括領兵的話,將來一定會葬送趙國的軍隊。

趙奢臨死時,又把趙括叫到他床前說:「我領兵打仗這麼多年,每天戰戰兢兢的,就是怕打敗仗。今天我已經躺在床上了,馬上就要死了,才敢鬆一口氣。你不是大將之才,千萬不要承擔這樣的責任,否則將來有一天,你會敗壞我趙家的門風,敗壞我趙家的名聲。」然後趙奢又把趙括的母親叫來,說:「將來有一天,如果趙王想任命趙括為將軍的話,你就把我這番話跟趙王講,一定不能夠讓趙括去做將軍。」他囑咐完後,才閉目嚥氣。

趙奢死後,趙王非常懷念趙奢,又由於趙奢立了很大的功勞,他就讓趙括繼承了他父親馬服君的爵位。

趙王聽信了謠言,準備任命趙括取代廉頗,此時趙奢早已去世,趙括的母親是否會聽從夫君的遺言,阻止趙括為將?她能說服趙王嗎?(購買《笑談風雲》DVD,請訪問http://shopping.ntd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