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增網頁1

【大紀元記者關式明香港報道】去年12月中,有一班80後年輕人,反對政府提交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669億的巨額撥款申請,圍繞立法會3天的苦行五子,昨午在上水再接再厲,在五個選區展開4日3夜苦行,直至1月8日立法會最後審議高鐵撥款。經過上次「苦行」一役,感動一班50後前立法會議員和學者前來支持。包括張超雄,陳雲、蔡寶瓊等。

有菜園村子居民參與開步,苦行隊伍接著走入上水和大埔,有很多市民沿途駐足觀看。苦行隊伍呼籲市民能夠瞭解高鐵現方案的不足,並在1月8日一起BIG爆立法會。

大陸野蠻手段套入港


「苦行」五子之一的黃衍仁,今年24歲,空餘時會做劇場的配樂和平面設計工作。從中學時階段開始,參與社會運動有03年的7.1大遊行、反世貿示威行動、保衛皇后碼頭、闖民建聯搖滾音樂會抗議夏韶聲等等。他批評大陸的野蠻建設手段套入香港,覺得是需要做多些行動反映不滿。他說:「苦行的目的是針對去年尾在立法會審議高鐵撥款的一次行動,不單是集會的形式,呼喚多些市民關注事件,去表達需珍惜香港現有的成果、公帑和社區。」

經過上次在立法會門外的「苦行」行動後,參與的成員認為是有需要將行動擴大,使更多人知道高鐵撥款的問題,並呼籲政府廉政的重要。「現在有很多人仍未知道撥款的利害關係,我們這一代年青人是應付出承擔,表達社會出現的不公平事情,我們和民眾一起參與。」他強調,高鐵不單是交通的問題,是牽涉到社區現規劃和反映官商勾結等問題。

應實現公民權利理想

27歲的梁穎禮表示在「苦行」中,最想表達到保護種子同埋果實這個理念。他說:「每一步停低,每一次跪在地上,手上拿著米,就俾看見的人一個感覺,我哋應該思考下呢個地方的節奏是否適合我哋的生存。如果不適合的話,是否每個人都應該搵番自己,實現自己公民權利,手上捧著的米喻意呢個地方的未來、市民、或者公帑。」

有份參與策劃兩次「苦行」行動的Benny,一直有跟進菜園村被迫遷事件,作出支援行動。他批評現時香港的房屋政策是傾向財團,單一方向發展,無視小社區和平民的生活。「興建高鐵,政府沒有對市民交待好各方面的問題,沒有足夠的時間諮詢市民意見、資訊不公開等等。」他認為每一個公民應盡自己責任,是生活的一部份,每個人都想社會和生活更好,在一個管治完善的制度下去生活。所以參與社會行動,令社會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