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8日,中共官方宣布,中共農業農村部黨組書記、部長唐仁健「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唐仁健作為現屆中央委員,獲官宣落馬,打破了二十大以來,秦剛、李尚福和李玉超等中央委員僅被免職而未宣布落馬的悶局。唐仁健在去年還曾以習近平特使身份出訪。

唐仁健落馬 涉「三農」或扶貧腐敗?

1962年生的唐仁健是重慶人,在中共農村農業系統的根基頗深。早在1983年8月,唐仁健大學畢業後就進入當時的農牧漁業部,日後從中央到地方,幾進幾出農業部門。他曾作為中財辦兼中央農辦的副主任、主任,後來又當上農業農村部部長。

這期間,唐仁健兩度空降到地方,當過廣西自治區的常務副主席、甘肅省長,但都只是兩三年。目前未知唐仁健出事原因,但其問題最可能是出在他任職農村農業系統期間。

中共多年來大搞「黨國機構改革」,中央農辦和中財辦分分合合,被指瞎折騰。比如,2018年習近平搞機構改革,農辦從財辦剝離,改設於農業農村部,部長韓長賦、唐仁健先後擔任農辦主任。但2023年,中央農辦又從農業農村部剝離,與中財辦合署辦公,農辦成了掛在中財辦的一塊招牌。

同樣,在習近平2021年宣布創造所謂脫貧「人間奇蹟」後,在國務院扶貧辦基礎上重組、單設了國家鄉村振興局。但2023年這次「改革」又將之併入農業農村部,成了一塊加掛的牌子。

中共的農村系統與扶貧事務相關,唐仁健曾兼任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副組長。而扶貧腐敗是中共官場眾所周知的腐敗特色之一。

「三農」號稱中共的頭等大事,每年的中央一號文件大多以農村農業問題為主題,但只是政治騷。今年2月,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員呂德文發表《經濟的另一面的草根調查》,揭露村級財政困難,新增債務普遍,有些村莊發不出薪水給村幹部,很多村幹部鬧辭職,等等。文章遭封殺。

中央每年劃出大量的「三農」項目資金,也給各級官員大量的貪腐機會。

胡春華和劉鶴的助手 習的特使

之前分管中央農辦、唐仁健的頂頭上司是副總理胡春華。團派的胡春華因不獲習信任,在二十大出局,只獲安置一個政協副主席職務。現在分管農業的副總理劉國中,並不是習的嫡系親信,這次農辦劃歸習親信何立峰掌管的中財辦,背後或有內部權力鬥爭的因素。

從官場交集看,唐仁健曾是胡春華和劉鶴(前中財辦主任)的助手。除了胡春華失勢,曾是習重要經濟助手的劉鶴,近期也多有負面傳聞。

作為農業農村部部長,2023年7月26日,唐仁健以習近平特使的身份在帕利基爾出席了密克羅尼西亞聯邦總統韋斯利・西米納的就職儀式。如今唐仁健落馬,是否習真的看走眼了?無論如何這是極大的諷刺。

二十屆中央委員會陸續崩角

唐仁健落馬還有一個看點,他是首名獲官宣落馬的二十屆中央委員。

習近平進入第三任期之後,表現在權力運用上更加肆無忌憚,毫無章法。在反腐方面,表面上仍是保持高壓,有一定的高官被宣布落馬。但更多的人是被失蹤。這一方面體現了中國無法治,另一方面是權力傲慢,但有些人可能是被悄悄放過,是為變相特赦。

翻查官方消息記錄,今年以來的五個月,經過中共正式官宣的落馬中管幹部有24人,與去年同期相當。包括中國農業銀行副行長樓文龍,司法部副部長劉志強,廣西自治區前副主席秦如培,等等。當中並無一名中央委員。

在中共二十大以來,坐實出事的中央委員就有幾人,包括前外長秦剛、前防長李尚福、火箭軍前司令李玉超,中央候補委員則有航太科工集團前董事長袁潔。捲入出事傳聞,被免職的火箭軍前政委徐忠波、戰略支援部隊前司令巨乾生,也是中央委員。

5月初被免職的中共衛健委主任馬曉偉,去年曾傳被從北京協和醫院高幹病房帶走。易會滿2月7日被免中共證監會前主席職務。網上曾傳「A股退市公司康得新股東朱永國實名舉報前證監會主席易會滿涉嫌瀆職犯罪」。

但這些人都只是被免去本職或人大、政協兼職,屬於秘密處理,像巨乾生和徐忠波、馬曉偉,看來還不算落馬。故此,在唐仁健落馬之前,自二十大以來,還沒有一名中央委員被正式宣布落馬。

這可能涉及習近平的面子和權威。因為中共二十大後,新華社稱,中央委員會和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的產生都由習近平親自把關的。也就是說,其成員都是習欽定的。如果這些人落馬,就是直接打習的臉了。

但是現在唐仁健落馬,等於是習極力摀住的中央人事大盤,終於按不住要公開崩開一角,並且可能有連鎖反應。

外界一直揣測7月開的三中全會是否會處理掉秦剛等人的中央委員職務。唐仁健被正式宣布落馬後,按正常來說,會在三中全會上被拿掉中央委員資格,到時,秦剛等人會否同步被開除出中央,就值得觀察。

大紀元首發

------------------

📰支持大紀元,購買日報: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InfoG:
https://bit.ly/EpochTimesHK_InfoG
✒️名家專欄:
https://bit.ly/EpochTimesHK_Column